第二十二章 女神像

    这尊女神像是坐姿,高只有一尺多,木质,头戴某种我叫不上名字的花冠,身穿战袍并有飘带,手掐法诀,面如满月,凤眼细长,神态祥和肃穆。

    我对古物不内行,只是平时听师父说了一些理论,这尊神像饱满圆润,线条流畅,应该是明朝木雕风格,包浆厚重明亮,幽光沉静,没有几百年岁月的沉淀不可能形成,是旧物无疑。

    只是在打开保险柜时圣洁气息很强烈,之后就变得若有若无,如果不是我感知力很强,是不可能感应到的。尽管如此也是极为稀奇的现象,我见过不少神像,包括正规寺院里的巨大玉佛,但从来没有哪个神像能发出这样明显的气息。

    我忍不住问:“林先生,请问你这尊神像是从哪里请来的,是哪位神仙?”

    “啊?”林先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尊神像是这处产业旧主人留下来的,应该是我们福州的女神,本名陈靖姑,也称临水夫人、陈奶夫人、顺天圣母等。”

    我恍然大悟,其实很早我就听老林说过福州有两大女神,极有灵验。一位就是临水夫人陈靖姑,出生于福州台江下渡,后来嫁到古田临水,被视为闽东与闽江流域第一保护神;另一位是湄洲岛的妈祖,也称天妃、天后、天上圣母,为中国沿海和海上保护神。

    师父也曾对我说过,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观音菩萨之类的大神很忙,根本顾不上小事,即使在供奉他们的大寺庙中也罕有亲临,倒是一些本土的神灵,护佑的地方小,反而更有灵验。这就好比在小地方,求省长不如求村长,县官不如现管,万万不能轻视本土民俗保护神。

    “这尊神像肯定有些来历,是开过光的通灵圣物,放在保险柜里,邪术邪法就偷不走你保险柜里面的东西,所以有人制造事端想逼你搬家。现在可以还放在保险柜里,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就要供起来,早晚点上香烛,一般的鬼怪根本不敢靠近你家。”

    林先生大喜,合掌恭敬地拜了几下,接着小心地拿出一块玉递到了我面前。

    这块玉与我身上带着的坤卦玉符大小、形状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就是颜色和卦像,坤卦玉符是土黄色,这块略带暗青色,上面的图案是坎卦。我还没有接到手中,就感应到了有灵力波动,等到拿在手中,清凛的纯净灵力立即透体而入,感觉灵力比坤卦玉符还要明显。再翻到背面,也有一组宝符文,与坤卦玉符不同。

    “这一块是真品!”我很肯定地对林先生说,“借我临摹一下背面的图案可以吗?”

    林先生满口答应,我立即打开带来的包袱,拿出纸笔把背面的宝符纹画下来,虽然我不知道要怎么破解,但画下来总没有坏处。

    林先生问:“这图案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种古老的,很少见的符,但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画下来慢慢研究。”

    我给了林先生画了几张护身辟邪的符,叫他带在身上以防万一,然后再三交代不要让人知道我来过。保险柜正好有隔绝灵气外泄的作用,坎卦玉符藏在里面是没问题的,他立即打电话,请一个古玩界的朋友帮忙弄一块扇形的玉,形状大小要求尽可能相似,下午就去取。

    昨晚被犬灵附体的女佣脱力并有些发烧,连同被附体的保安都送到医院去了,还有一个女佣吓得跑回家去了,这里只有林先生和追我的保安在,只要他们两个不说,不会有人知道我来过。即使有另一伙人操控了犬灵制造灵异事件,应该也不会这么早就守在附近,应该不会有人起疑。

    林先生正好要去医院看望女佣和保安,邀我乘他的车一起下山,他驾车,我坐在后排关上车窗以防被人看到。在路上他问起我师承什么人,年纪轻轻就如此出色,我挑可以说的把自己情况对他说了一遍。

    “原来是要给你师父治病啊,这个容易,我帮你联系肺科医院最好的专家,等这件事结束了,我就派车去接你师父过来动手术,一切费用全包在我身上!”林先生非常慷慨地说。

    “那我就先代我师父多谢你了!”我有些感动,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这是一个值得为他卖命的老板。

    林先生问:“你看我运气怎么样?”

    “从面相来看,你运势正旺,所以这一次有惊无险,不会有大问题。要知道日后的运势,则需要看你的八字,具体遇到的事情用八卦来推算比较准确,但不论是哪一种预测,都有一定的准确率,不可能百分之百准确,凡是自称包准的人,都是骗子无疑……”我没有瞒他,也没有夸大,把各种术法的作用和原理大体说了一下。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林先生,别墅的旧主人是谁,他怎么会有一尊如此神异的临水夫人像?”

    “哦,那一家人姓曹,跟我是远房亲戚,清朝甚至更早他们家就住在这里,但人丁一直不旺。最后一任主人好赌,又没什么收入,把值钱的东西都卖了,就剩下那一尊神像。近几年zf规划把于山建成风景区,逼迫他重修别墅,否则就要收回,他没钱重修,也不想白交出去,只好卖了……我是通过关系,也费了不少钱才拿下的,我买下不久,他就在一次车祸中遇难了,因为这件事还有人怀疑是我害了他。”

    林先生说得很坦然,别墅已经买下了,他也没有害死旧主人的必要,所以我相信这跟他无关。

    当林先生知道我还没有手机时,立即改变方向去大利嘉城(电脑和手机城),给我买了一个摩托罗拉翻盖手机,并充了五百元话费。那时手机还属高档商品,拥有的人不多,这种轻薄翻盖的时髦家伙更少见,不比现在的5s土豪金逊色,我居然赶上时代潮流了!

    虽然林先生给我买手机,主要是为了能随时联系我,但这也可以看出他的慷慨和对我的重视,我还是挺感动的。

    买完手机我没有跟他一起走,他有他的事要办,我也不便一直跟着他,以免被陆晴雯和可能存在的另一伙人发现。

    其实路边有大量公用电话和ic卡电话亭,这几天我却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主要是因为我还一事无成,不好意思对家里人说。现在我有了自己的手机,有了老板包办师父治疗的一切费用,我该向师父、母亲和林梅报喜了。

    我打电话给家乡食杂店的老板,叫他去叫我妈和林梅接电话,五分钟后我再打过去。当时偏远的山区固定电话还不多,有公用电话的店主或亲友都会帮忙叫人,接电话的人为了表示感谢,也会给几块钱或是经常在这个店里买东西。

    我再次打过去时,接电话的人是我妈,我把好消息告诉了她,欣喜之余她难免要唠叨几句注意身体,饭要吃饱,晚上早点睡之类,然后电话交给了林梅。

    “大哥……”

    “嗯……”

    “……”

    我本来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听到她的声音后我却不知该说什么,也觉得什么都不必说,语言有些多余。林梅也没再说话,大概她想说的话已经让我妈说完了,而一些思念和柔情却羞于出口。

    这一刻我们是如此之近,气息可闻,我明白她在思念着我,她也明白我在牵挂着她,那么又何须多言?沉默了好一会儿,还是我先开口:“我把手机号码告诉你,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只要拿起电话,按下我告诉你的数字,就可以听到我的声音。”

    “好,我已经知道怎么打电话了。”

    我颇为欣慰,林梅学得很快,连打电话都会了,最多一年半载,她就会完全融入社会。我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然后问:“师父还好吧?”

    “这两天咳得少一些了。”

    “好,再过两三天我就会回来,接师父进城治病,你先不要告诉他,到时候你也跟着进城。”

    “呵呵……师父早就明白你的心意了,只是没有说破,这几天他很高兴,经常说生个儿子不像儿子,不是儿子却胜似儿子。”

    汗,我早已经知道师父老谋深算,世事洞明,我哪里能骗得了他?他既然把我看得比儿子还亲,这回应该不会拒绝进医院治疗了吧?

    我心情很好,也觉得凭自己的努力可以改变一切,于是忍不住把另一个秘密也说出来:“梅,那天陈星是被我赶走的,以后我不会再理她了,我心里只有你!”

    “啊……”

    林梅惊呼一声,差点被巨大的惊喜击晕了,呼吸很急促,说不出话来。

    我突然有些后悔,我应该迟点告诉她,带上钻戒和玫瑰花直接向她求婚。不,钻戒和玫瑰花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她喜欢的应该是红双喜和红盖头,事实上我也倾向于后者——不要笑我土,我这叫复古;不要笑我俗,我这叫民族!

    我正在想着该说些什么甜言蜜语,林梅却说:“大哥,你就快回来了,有什么话还是等你回来再说吧,打长途要花好多钱呢。”

    “好,我会尽快回来。”我接受了她的提议,也许以后我不会差打电话的几个钱,但不能因此就浪费,勤俭才是美德。

    放下电话,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不安,却不知这种不安产生于什么原因。再想一想,也许是刚才我说的话口不对心吧?因为我刚才说心里只有林梅一个人,但实际上我的心有一块是小雪的。

    唉,小雪要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