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又一块玉符 为亦蘫加更

    我没有找到犬灵的下落,返回到小院子大门前时,看到凌枫飘正在那儿探头探脑,鬼鬼祟祟的样子。这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吃只会跑,其它本事就没了。

    “咳!”我轻咳了一声。

    凌枫飘吓得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回头见是我,立即无比兴奋地迎了过来:“哥,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

    我没好气道:“我还找你半天呢,刚才我跟那一对狗男女打了一架,也没人来帮我个忙。”

    凌枫飘急忙拱手作揖:“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她脸上有一个大手印呢,多谢师兄帮我出气,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嘿嘿,虽然打架我没有帮上忙,但是我回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了他们说话,你猜他们是来干什么的?草他老木的,这对狗男女竟然是来偷东西的,我还以为他们是真道士呢,结果比我这个小神棍还要阴险和卑鄙……”

    我很惊讶,急忙问怎么回事,原来凌枫飘在山下躲了一会儿,没见到我下山,便又潜回来找我,刚好在路上遇到了连夜离开的陆晴雯和高峰,听到了高峰在打电话。这小子绘声绘色,把当时的情况给我重现了一遍。

    当时高峰把遇到的事情大体向师父陆成山说了一遍(陆晴雯走光的事当然没说),然后就一直在听陆成山说话,不时嗯嗯几声。

    “扇形的灵玉?好,好……明白了……是,是,明白了。”

    高峰结束通话,陆晴雯问:“怎么回事?”

    “师父说派我们来,是因为一块扇形的灵玉可能落在姓林的手里,但他也不能确定,所以让我们先来试探一下……”

    陆晴雯很不高兴地说:“一块灵玉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为什么不早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峰忙道:“事情是这样的,前不久在一个特殊的拍卖会上出现了一块扇形的灵玉,像是师父要找的东西,但是当时没有我们的人参加,无法确定真伪,最后被人匿名拍走了,姓林的是参与拍卖会的人员之一……后来师父一直在关注参与拍卖的人,知道姓林的遇到了些怪事,所以派我们过来看看,他老人家怕我们轻举妄动所以没有先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制造事端的人可能也是为了那块玉,那么那块玉就很有可能是真品并且落进了姓林的手里,我们要阻止对方拿到,师父很快会派人来支援。”

    陆晴雯有些郁闷地说:“早知道的话,我们就说他手里的玉附有怨灵,他肯定吓得白送给我们,现在弄成这样,说什么他也不相信了。”

    高峰想了想说:“白天肯定不会有事,我们去好好休息,今晚守在附近,明天下午我们的援兵就到了。”

    陆晴雯“哼”了一声:“太被动了,太保守了,难怪我爷爷老是说你没有出息!今天傍晚我们就回来,就说有了克制邪物的办法,要在他家里布阵,进行彻底搜查。既然是灵玉附近就一定会有灵气波动,我们可以侦察到,只要发现了,我们就可以指定它是一切怪异的根源,难道他会把一块玉看得比命还重?”

    高峰欲言又止,最终跟着陆晴雯一起往山下走去。

    凌枫飘说完又破口大骂,骂这一对“狗男女”没有节操,我则震惊得忘了要回应他。我早就怀疑像坤卦玉符的灵玉总共有八块,可以组合成一个八卦盘,但完全没有想到林先生手里疑似有一块,陆晴雯和高峰居然是为了这个而来!

    由此也证明了我之前的推测,陆成山两次去云顶山蛇肠谷,都是为了玉符!

    这种玉符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而且里面可能隐藏有某种神奇法术,足以让道士们为之疯狂。但是再珍贵的东西,也要用光明正大的方式去获取,陆晴雯和高峰身为名门大派子弟,居然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要是三清祖师在天上有灵,也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吧?

    我露出了冷笑,不论林先生手里的玉符是真还是假,我都不能让陆晴雯的阴谋得逞!不过陆晴雯和高峰实力不俗,援兵很快就到,我想要虎口夺食也不容易。

    “哥?哥,你在想什么?”凌枫飘凑到了我面前,“我们必须挫败他们的阴谋,让全天下的人都认清他们的真实面目,什么狗屁名门正派,比我们这样的江湖小混混还要无耻,我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嗯……”我心里思索着对策,随口应他一声。

    其实陆成山并没有叫陆晴雯使用欺骗的手段,只是叫两人守在附近不要被别人得手了,陆晴雯却好大喜功,想要先把玉符拿到手,她毕竟只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做事有欠思考。她这样乱来,则给了我可趁之机,很快我就有了主意,她用诈,我就用诚;她走邪路,我就走正路,我走原本属于她的路,让她无路可走……

    “兄弟,你那个女鬼怎么样了?”

    凌枫飘的脸立即阴沉下来了,支吾着:“算了,算了,本来也就没什么用,我是看她死得可惜,又没地方去,所以暂时收留一下……烂泥扶不上墙,也没有什么培养的前途,倒也省了我的心。”

    我猜不是那女鬼可怜,而是长得太漂亮,所以他收养着观赏或其它作用,具体做什么我不得而知,也不便多问,总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早上七点左右,我换了一套干净整齐的衣服,背着手踱着步,大剌剌走到小院的大门口,隔着铁门向里面左瞄瞄右瞄瞄,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这举动很快引起了保安的注意,跑过来吆喝着:“看什么?”

    我没回答他,死盯着他看,看得他心里发毛,握紧警棍拉开了架势:“快走开!一大早就在这里瞄,居心不良是不是?再不走我报警了!”

    “这可是你要赶我走的,不要后悔哦?”我故作神秘状,说完转身就走,边走边摇头晃脑自言自语,“昨晚我夜观星象,见此地妖气冲天,血光隐现,掐指一算,只怕不出三天就要死人。相遇就是有缘,本来想指点一二,可惜却没人相信我,可惜啊可惜……”

    经过昨晚的事保安早已是惊弓之鸟,听到我的话大惊失色,急忙叫道:“等等,等一下,大师你等一下……”

    我充耳不闻,只管往前走,保安更加确定了我是高人,急急忙忙打开铁门跑出来,飞也似的冲到我前面,连连拱手作揖:“求大师指点,求大师指点!”

    我淡淡道:“你立即辞职,离开这儿,可免血光之灾。”说完绕开保安又走。

    保安愣了一下,他对主人还颇有几分感情,急忙又追上来问我:“那我主人怎么办?”

    我笑了起来:“我又没见过你主人,怎么知道他的运气?再说你主人跟我无亲无故,他的死活关我鸟事?”

    保安急忙道:“我主人很有钱,要是你能帮他化解这件事,他一定会重重感谢你,你跟我去见他吧?”

    我极度不屑地“嗤”了一声,继续往山下走去,保安不敢再拦我,也不知该怎么劝我,愣了两秒钟反应过来,急忙往回跑。我知道他是跑回去叫主人了,却装作不知道,不紧不慢继续往山下走。

    果然,不到五分钟保安就带着林先生一路小跑追上来了,林先生气喘吁吁地叫道:“大师请留步!”

    我回头,眼光专注而犀利地盯着林先生。他身材不是很高,但很宽厚,天庭平坦宽阔,光亮明润,双眼细长炯炯有神,狮子鼻隐带黄色油光,双耳贴肉有垂珠……这都是富贵之相,看起来他神情有些疲惫,眼睛也有些红丝,但并没有明显的凶兆。有些搞笑的是他穿着睡袍和拖鞋,只怕他成年后从来没有这样出门过。

    林先生是做大生意的人,自然也有几分识人之能,见我从容沉稳,眼光凌厉得连他都招架不住,心知是有真才实学的人,急忙抱拳作揖:“这位大师,冒昧打扰了,请到我家喝杯茶如何?”

    我故作犹豫之状:“本来我是不想管闲事的,但先生穿睡袍和拖鞋追我,可媲美古人倒屣相迎,足见盛情,这杯茶看来我是不能不喝了。”

    林先生大喜,连声说请,与保安一左一右陪着我往回走,互通姓名。

    保安一直有些忐忑不安,忍了好久还是忍不住问:“张大师,我,我还要辞职吗?”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既然叫了我一声大师,我就不能让你白叫了。”

    林先生很沉得住气,路上只说闲话,关于怪异的事只字不提,进了他家,没见到两个女佣和另一个保安,他亲手给我泡上极品的茉莉花茶,整个客厅里都弥漫着清香。

    林先生请我稍坐,自己上楼换衣服去了,不一会就换了衬衣和西裤,穿着皮鞋下来。

    “林先生,我有些话要单独跟你谈谈,你能确保这里面没有窃听器吗?”

    “窃听器?”林先生脸色微变:“应该不会吧,谁会窃听我呢?而且很少有外人进来啊……要不我们到院子里走走。”

    我们出了客厅,沿着院子里的小路慢慢走着,我说:“昨晚那一男一女我认识。”

    “哦……”林先生微有惊讶之色,但也不是太惊讶,显然他也有些料到了。

    “昨天晚上的事我都看到了,而且我还听到了他们两人离开这儿后说的话……”我故意卖关子,等林先生足够紧张和重视之后才接着说,“他们怀疑你手里有一块扇形灵玉,想要谋夺,所以今晚他们还会来,借口为你施法镇邪,实际是想找到那一块玉,然后假称那块灵玉有古怪,从你这儿骗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