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犬灵 为无肉不欢呼加更

    凌枫飘猫着腰,轻手轻脚靠近了院子的围墙,摸出了一件东西,由于距离较远又背对着我,我没看清是什么玩意。凌枫飘掐着指诀低声念咒,很快身边就起了风,阴气大盛,一个人状虚影浮现。

    这个女鬼实力并不强,只能凝聚出淡淡虚影,依稀可见长发和裙子,生前应该很年轻,身材相当好。以它这样的实力,可以直接攻击普通人了,但遇上有修为的道士还是显得弱不禁风,一个法诀就有可能被打散了。

    女鬼刚飘上墙头,院子里的风就变大了,草木摇摆发出明显响声。在屋里等了许久的陆晴雯和高峰被惊动了,从屋里冲了出来,高峰手持天蓬尺,陆晴雯持桃木剑。

    天蓬尺是一种道教的法器,又称法尺,用桃木或铁制成,四棱长条形,六个面分别刻有二十八宿、日月、紫微名讳、天蓬名讳、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天蓬尺一般是在设法坛、做科仪斋醮时陈列和使用,也可以用来当武器攻击鬼怪妖邪,用途与桃木剑相同。

    凌枫飘听到了里面有声音,立即开始召唤女鬼回来,但那女鬼怨气颇重,灵识有限,与凌枫飘关系可能不是很密切,竟然不肯回来,反而朝着远处出现的陆晴雯和高峰嘶啸示威。

    我虽然不会养鬼,却也略知一二,想要用来害人的鬼,必须选择非正常死亡,最好是某种特殊方式和时间死亡,怨念很重的阴魂,怨念越重能力越大。但怨念太大,往往丧失了自己的本性,就像人类的疯子一样,疯得越厉害越可怕,但也更难控制,弄不好就会反噬其主,所以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玩的。

    此时女鬼见到对自己有敌意的生人,便不理会凌枫飘的召回命令了,径直向陆晴雯两人扑去。凌枫飘大惊失色,急忙转身逃跑,他手中的法器是女鬼寄身的地方,可能还有女鬼生前的头发、指甲之类,女鬼不能离他太远,只能转身追了上去。

    陆晴雯和高峰见女鬼飘上了围墙,急忙停步各使一个法诀凌空打出,女鬼立即惨叫一声,灵体消失了。

    我吓了一跳,真没想到凌枫飘笨手笨脚,这么简单的事也会搞砸了,那个女鬼即使没有魂飞魄散也前功尽弃,白养了,吃大亏了。

    高峰把天蓬尺往腰间一插,探手钩住墙头,双臂使劲一下就翻了上去。陆晴雯却比他更快,在一个假山上面借力跃起,直接跳上了约两米高的墙头,先追出去了。

    我有些吃惊,没想到陆晴雯身手如此了得。倒不是说她跳过的距离很远,而是一般人都没有这个胆量,怕收势不住跌出墙外。不过她这样跳也是很不明智的,假如外面的人没有准备逃跑,不仅完全看到了她的裙底风光,一拉她的脚,她就要摔在地上七荤八素了。

    都在准备降妖捉鬼了,还穿着牛仔短裙,这是在炫耀白大腿,还是为了显示艺高人胆大?

    我开始为凌枫飘担心了,他肯定不是两人的对手,跑起来只怕也没有陆晴雯快,人家的白大腿比他还长呢!

    三人迅速远去,由于枝叶遮挡我看不到了,不过一直没有听到打斗声,估计凌枫飘没有被追上。其他本事他不行,逃跑应该有些水平吧?换了是在武侠小说里他这名字就是轻功天下第一呢!

    我等了一会儿正想下树跟去看看,陆晴雯和高峰却回来了,陆晴雯气鼓鼓道:“太可恶了,下次让我看见,直接就打断他的腿!”

    高峰道:“算了,不要跟这种下三滥一般见识。”

    “之前我还以为是一个江湖骗子,没想到竟然是邪派子弟,养鬼害人,然后上门诈骗,哼哼,早知道就直接把他送到派出所去!”

    我暗骂晦气,凌枫飘居然被人认出来了,而且被冠上了邪派子弟的身份,真的是流年不利啊!

    陆晴雯和高峰没有跳墙进去,从我下方走过,绕到了前面大门进去。人家是有身份的人,追贼可以跳墙,没追贼可不能跳墙。

    刚才的动静并没有惊动其他人,两人进去后又归于平静。我等了一会儿,不见凌枫飘回来,可能是被吓破胆了,院子里面也没什么动静,看样子陆晴雯和高峰都去睡觉了,今晚没有节目了。

    我正准备下树,小楼内突然传来一声凄厉尖叫声,那声音应该是出自一个女人之口,但因为太尖锐高亢,已经无法分辨出是什么样的女人发出的。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如此惨烈的惊叫,就连躲在外面树上的我都一阵背上发冷。

    紧接着砰砰之声乱响,高峰大叫:“快按住她!”

    陆晴雯也在大叫:“小心她有菜刀,快开灯!”

    我有些惊讶,邪物居然入屋了?是原本就在里面的,还是刚才趁乱进去了?

    “唉呦——”高峰紧接着惨叫起来,叫声还没有停,陆晴雯也惨叫一声,“劈劈啪啪”摔打之声响成一片,混乱到了极点。

    我又惊又喜,惊的是不知什么邪物如此厉害,两个出身名门的少年俊杰这么快就支持不住了;喜的是仇人受伤吃苦头,又把生意留下来给我,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啊!

    屋里的灯终于亮了,紧接着三个人破门而出,第一个冲出来的是高峰,跌跌撞撞没命狂奔;第二个冲出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披头散发光赤上身,衣服被扯到了腰部以下,胸前两大团肉白晃晃耀眼,手里挥舞的菜刀也是白晃晃耀眼;第三个冲出来的是陆晴雯,一脚踹向女佣,但落空了。

    我大奇,难道高峰半夜非礼女佣,引发女佣小宇宙大爆发?汗,这个想法有点邪恶了……

    高峰拼命奔逃,女佣紧追其后,陆晴雯停步掐了个指诀打向女佣,却没有反应,只好又追上去,三人在院子里追逐起来。

    距离太远,我无法感应到女佣身上有没有阴邪气息,不过看情况像是被某种东西附体了。我念动真言,指诀在额头上一按,打开天眼,果然看到一个发着蓝光的灵体附在女佣的身上,看起来像一条狗的样子。

    我很惊讶,难道真的是那条“搜狗”的凶灵?既使它真的成了犬灵,也不可能短短几天就变得这么凶悍吧?

    高峰大叫:“保安大哥,快来帮忙,拉住她……”

    原来两个保安也跑过来了,可是女佣的手里有菜刀,看起来凶悍到了极点,气焰惊人,谁敢去拦她?

    道士怕菜刀,这场面着实有些搞笑,但更令人胆寒。这个实在也不能怪高峰,菜刀就在身后晃,他停步就会被砍中,根本没有施法的时间,而且一个没穿衣服的妇女,直接肉搏叫他怎么下手?

    “师兄拐弯,绕着我跑!”陆晴雯大叫,不料这一叫,女佣突然放过了高峰,转身朝陆晴雯冲来,狠狠一刀砍下。

    陆晴雯闪身蹲步,飞腿横扫,终于把女佣绊倒。高峰及时回转,一脚踢飞了她手里的菜刀,陆晴雯想要上前合力抓住女佣,却不料被她一脚踢在腹部,整个人凌空飞起,落地打了两个滚,一时站不起来。高峰大惊,也顾不上雅观不雅观了,猛地向前一扑,把女佣压住。

    两个保安这才大着胆子冲过来,一人一边按住了女佣的手,高峰则把她的头紧紧压在地上防止她咬人,因为他手臂上已经被咬了一口,这时还在滚血。

    三个强壮的大男人居然还有些压不住女佣,陆晴雯忍痛跑了过来,掏出一张符向女佣头上按去。就在她按下的一瞬间,犬状灵体突然离开了女佣,附到了一个保安身上,保安立即跳起,扬手一巴掌盖在陆晴雯的脸上,“啪”的一声响,陆晴雯跌出好远,捂着脸晃啊晃,估计眼前全是金星。

    谁都没想到疯癫症状还会转移,事发突然,高峰刚发现不对头,就被保安一腿踢倒。

    林先生从大厅里探出头来,颤声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疯狂的保安一脸狰狞,张开双臂向林先生扑去,林先生大吃一惊,转身想逃,却因为转弯太快撞在门上,接着摔倒在地。却也幸亏他摔倒了,疯狂的保安扑了个空。

    高峰虽然摔倒,却基本没有受到撞伤,立即弹跳起来,向前一扑抱住了疯保安,但疯保安此时力大无穷,用力一甩就把高峰甩开了,又向屋内的林先生扑去。

    如果林先生受到什么伤害,陆晴雯和高峰就算彻底失败,连师门的脸都要丢尽了。这时陆晴雯不知从哪儿取出了两个套在一起的小圆环,扬手向前打出,正好砸在疯保安的背上。这样的环叫乾坤圈或阴阳环,是一种法器,用的人不是很多。

    我看到了蓝色犬状灵体一阵强烈波动,然后离开了保安,凌空踏步,奔跃如飞,很快就到了围墙边,跃墙而出。

    犬灵在离我不是很远的地方跳出,我毫不犹豫下树追了上去,这个怪物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必须弄清它的来历、实力和落脚点,明天才有可能有针对性地对付它,解决它。

    我一向以自己的速度为自豪,但我是血肉之躯,犬灵是灵体,速度还是无法相比的,没追出多远我就看不到它的影子了。

    我颓然止步,后面却一个人飞奔而至,大叫:“小贼,纳命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