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竟然是她

    老林以前给我讲过,福州城别名三山城,城内有三座小山,分别是乌山、于山、屏山,乌山上有一个乌塔,于山上有一个白塔,两塔遥遥相对,都是始建于唐朝年间,欧阳真菲说的石塔寺和石塔会馆就是乌塔的附属建筑。

    欧阳真菲也仅是听他爷爷偶然说起的,前几天有一个中年和尚死得很奇怪,像一具干尸,具体死因不明,警方已经封锁消息,知道的人不多。

    我有些失望,这是和尚们的事,佛门的高人肯定会去调查,轮不到我出面。最近几年佛教发展迅猛,连道教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们这样的江湖术士就更没办法跟他们抢生意了,今天早上西禅寺门口发生的事就是一个缩影。

    据欧阳真菲说,附近从来没有发生过灵异事件,这个我就觉得奇怪了,难道昨晚是一个路过的孤魂野鬼?

    我正想问问她关于四楼摄影师的事,后面一个激动万分的声音大吼起来:“师兄,终于让我找到您了!”

    一听这个声音我就头皮发麻,好不容易才把他打发走,怎么才半天功夫就找上门来了?这个才是真正的阴魂不散哪!

    我转过头,勉强露出笑容:“你找我有事吗?”

    凌枫飘激动得脸都红了,一边快步走过来,一边挥着手:“快,快跟我走,帮我报仇去!”

    “师兄”和“报仇”两个词,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黑道组织,加上凌枫飘这时十万火急的样子,十足就是一个黑帮火拼拉人的场面。欧阳真菲立即以古怪的眼神看向我,我一头黑线,这个惹祸精一句话就把我树立起来的半仙形象给毁了。

    我没好气道:“我不是打手也不是杀手,打架的事别找我!”

    凌枫飘急忙道:“不不,不是打架,我好不容易接了一宗大生意,却让一对狗男女给抢走了,师兄你一定要替我出这口气,把生意给抢回来!”

    我折腾了大半天没有做成一宗生意,正窝火呢,听了这话立即起了同仇敌忾之心,这个忙是一定要帮的!

    凌枫飘迅速把经过说了一遍,原来他在西禅寺附近见到一个保安脸色不对,就上前搭讪,保安问他会不会捉鬼,这正是他最擅长的,立即吹嘘自己是张天师的第几代传人,降妖捉鬼斩妖除魔易如反掌。保安相信了他的话,说是主人家里有些不平静,请他去施法镇压,如果有效果定给重谢。

    保安带了凌枫飘到了于山上面的一个小别墅内,主人果然是大富大贵之人,正在给凌枫飘介绍情况,突然有一个男道士和一个美女到来,自称是龙虎山的传人。他们不仅有道士证,还有道教协会的介绍信,是货真价实的道士,而凌枫飘没有任何证件,甚至连道教的许多常识都不知道,当面对质之下,毫无悬念地被揭穿了老底,轰了出来。

    介绍完情况,凌枫飘恳切地说:“师兄,这个不仅是我个人面子问题,也是我们阴阳师的声誉问题啊,您无论如何要帮我找回这个场子!”

    我有些犹豫:“这个……这是你冒充道士,理亏在先,我也不好上门去找人家理论啊。”

    “那,那把生意抢过来总是应该的吧,他们不认得你,你没有理亏,可以堂堂正正去跟他们抢生意,公平竞争嘛!”

    我有些心动了,因为找一宗有油水的生意真的很不容易,简直是可遇不可求。

    欧阳真菲在一边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插嘴道:“就是,市场经济,公平竞争,这生意一定要抢回来,我支持你!我妈也不知跑哪儿去打麻将了,要不然我也跟你们去。”

    我下定了决心,但我紧记师父的教诲,出手之前必须弄清情况,于是问凌枫飘:“那家主人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你有没有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那栋别墅他买来不久,晚上有些动静,前几天还死了一条狗……就这些,他正在给我说,那一对狗男女就来了。师兄您出手,保证手到擒来,关键的是要把那一对狗男女赶走。”

    “好,我上去拿点东西就走。”

    我匆匆上楼,把所有施法用的道具都带上,这一次不仅要施法,可能还要与货真价实的道士斗法,所以必须带齐装备。如果是陆成山那个级数的高手,我还要忍让三分,现在只是两个二十来岁的小道士,我何惧之有?这宗生意是一定要抢到的。

    为了抢生意,不能再捂紧口袋了,我叫了一辆的士,载着我们直奔于山。于山在市中心最繁华地段,一些古城墙和古建筑已经修复,山上绿树成荫,亭台隐现,风景不错。更难得的是闹中取静,上山之后就像远离了喧嚣都市,回归了自然,实在是个好地方。

    我们远离目标就下了车,然后凌枫飘指点一处小楼,他在远处等着,我自己过去。

    那是一个青砖围起来的院子,围墙约两米高,有一条水泥路通往院子里面,大铁门上挂有“私人场所,游客止步”的字样。院子中央有一栋两层的小楼,后面似乎还有两间建筑,都是不高的仿古建筑。

    快走到门口时,我突然想到,我对对手一无所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样贸然进去是很被动的,不如绕到后面潜进去,先看清楚是什么样的人,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心里有数再行动。

    我沿着围墙外的小路往前走,迎面有一个胸前挂着照相机的人走过来,看清他的长相后我很意外,这人居然是住在我楼上的台湾摄影师!

    他认出了我,也有一丝惊讶,很快就露出笑容,朝我点了点头。

    我对他始终有些怀疑,忍不住问:“真巧啊,你怎么在这里?”

    “拍照。”他微笑着转身向后一指,“我正在拍一个古塔专辑。”

    我朝他的指向看去,才发现前面十多米处有一座高塔冲天而起,因为树木很茂密 被遮住了视线,所以之前我没有发现。这座塔七层八角,外敷白灰,又在于山上面,毫无疑问就是福州标志性古建筑之一——白塔!

    我点了点头,摄影师也没再说什么,很优雅地笑了笑,走了。

    我总觉得这人有点怪怪的,但是感应不到他身上有灵气波动,况且人家确实在拍古塔,没做出格的事,我没有理由老是盯着他,我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呢。

    见左右无人,我探手钩住墙头,探头往里面看。围墙内是个小园林,巨树遮天,曲径通幽,路边是假山、喷泉、盆景、鲜花,清凉之气扑面而来。在花木影映中有两三栋颇为古旧的小楼,虽旧却不破,匠心独具,整洁雅致,可能是古代某个名人住过的小别墅,现在经过翻修还基本保持原貌。

    在繁华闹市之中,这样一个如同置身于深山幽谷的小庭院,比一栋摩天大厦还要值钱和难得。这里本来应该是供人观赏游玩的地方,居然被私人占为己有,可见这儿的主人不仅有钱有势,还有格调,是个真正大富大贵的人。

    一片树丛后面有人走出,我急忙缩回了头,里面清脆圆润的少女声音传来:“热死我了,这鬼地方……爷爷也真是的,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也要叫我们大老远跑过来。”

    我暗暗惊讶,这声音的主人大是不凡!《太清神鉴》有一章专论声音,贵人之声,出于丹田之内,清而圆,坚而亮,细而不乱,出而能明,余响激烈……此人声音正符合这些特点,声音不大却如古筝声声入耳。

    “师父叫我们来,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照着做就是了。”这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依然可以听出他中气很足,气息凝聚,是有修为的人。

    “切,我们是随便给别人看家护院的吗,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跟你一起来真没意思,像个老道士一样!”

    “我本来就是道士嘛……”男子声音更低了。

    看来这两个就是抢了凌枫飘生意的人,现在是我的对手了。我实在是好奇,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已经过去,于是又微微探头向里面看。

    两个年轻人正沿着小路往前走,男的蓄长发梳发髻,穿道袍和布鞋,是标准的道士,身材虽然不算太高大背影却给人很挺拔的感觉。女的俗家打扮,长发拢在后面,穿着粉红短袖t恤和牛仔短裙,身材高挑,一双修长的大腿堪称极品,只看背影就有一种令人自惭形秽的风姿。

    我有些诧异,因为我觉得这美女有些眼熟,说话口气也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在哪儿见到过,我已经在家里窝了三年,哪有见过这样万中无一的美女?

    两人继续向前走,拐弯时我看到了少女大半边脸,顿时像是被天雷击中,手一松差点跌倒在地……世界为什么这么小,居然让我在这里遇到了她!

    这少女就是陆成山的孙女陆晴雯,但比三年前要高了一大截,从一个半大女孩变成一个大美女了,难怪我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