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出师不利

    我跑出了几百米才停下来,小道士气喘吁吁追上来:“多谢大哥帮忙,要不是你把他打倒,我还跑不出来。”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我也没有说破,笑道:“你胆子很大啊,竟敢挑起佛道两派大血拼,不怕你师门问罪?”

    “我怕个屁!”小道士略显得有些薄的嘴唇撇了撇,“我本来就不是道士,穿道袍是为了形象,和尚跟道士杀得你死我活最好,死光了才没人跟我抢生意。”

    我又好气又好笑:“你是阴阳师?”

    小道士瞪着我:“你也是阴阳师?”

    接着我们两个人都笑了起来,从刚才那一撞,我们已经明白了对方练的是阴阳诀。真没想到刚进城就遇上了一个同门,所以我心情不错,向他伸出了手。小道士也伸出了手,双手一握,我们便知道了对方的修为,他只是阴阳诀第一层太极混沌,比我弱了许多。

    “师兄,小弟凌枫飘,会当凌绝顶的凌,枫叶的枫,满天飘的飘。”凌枫飘对我拱手行礼。

    “哈哈,我跟你差不多大,说不定还是你更大呢。我叫张玄明。”我也拱了拱手。

    “学无止境,达者为师嘛,你是师兄!”凌枫飘非常亲热地说,这家伙虽然年纪与我差不多,江湖场面话倒是说得溜。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只怕不仅是份属同门。我笑了笑,示意边走边说:“你哪里人,学艺几年了?”

    凌枫飘神色有些黯然:“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从小跟我师父到处跑,五年前我师父死了,也没人指点我,所以只是半桶水。”

    我点点头:“也算不错了,总比西禅寺门口那些人强一点。”

    凌枫飘摇头悲叹:“一言难尽啊,我学艺不精,嘴上没毛,接不到生意,已经……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靠,原来是没饭吃了才师兄叫得这么亲热啊!

    毕竟是万中无一的同宗传人,师兄叫得这么亲热,我不能不请客,只好找了一个路边的早餐摊位坐了下来,自己动手拿吃的。

    我才吃完两个肉包,他已经吃掉了七个肉包,两根油条,一碗锅边糊,连卖早点的摊主都看得目瞪口呆,这莫非是饿死鬼投胎来着?

    凌枫飘双眉粗而昂扬,下巴较尖,嘴唇偏薄,双耳生硬,应该是一个性子较急,有点刻薄又心高气傲的人,说简单点就是个容易惹是生非的人,所以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太好,准备吃完这顿早餐就各走各的路。

    凌枫飘吃得心满意足,这才打着饱嗝摸着肚皮:“师兄,您一向在哪里发财啊?”

    看样子是想借钱,我苦着脸道:“我昨天才进城,我师父病重,赚钱是为了给他治病,现在还没开张呢,发什么财啊?”

    凌枫飘一脸期待的样子:“师兄您会看相、算命、算卦吗?”

    “会是会,不太精通就是了。”我有些惊讶地望着他,“难道你师父没有教你这些?”

    凌枫飘很郁闷地说:“没有,那个老东西只教我阴阳诀和一些抓鬼、请鬼的方法,没有教我别的东西,所以我很难赚钱。您说这城里有几个鬼可以抓的?抓鬼又不像那些算命的胡说几句就可以赚到钱,太冷门了……”

    我有些惊讶:“难道你师父是鬼系的传人?”

    凌枫飘莫名其妙:“什么鬼系?”

    “据说古代阴阳师分为天、地、人、鬼、兵五系,鬼系的擅长降灵、役鬼、通冥幽,可能你师父就是鬼系传人,所以不擅长看相算命,或者是他没来得及教你就仙逝了。”

    “原来还有这么多讲究。”凌枫飘挥了挥手,“不管它是什么系,只要能赚钱就行,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遇到了同门的高手啊,所以无论如何请您多多提携,以后小弟就跟着您混了,看相算命算卦您出手,降妖捉鬼我出马,咱们哥俩天下通吃。”

    这小子,比我想的还要狠,不是要借钱,是要把我当成移动食堂啊!我修为比他高,技能全面,完全没有必要带上他,这要是被他缠上了,我每天管吃管住,他安逸了,我可就惨了!

    我把口袋里的钱全掏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摊开,总共是三百多,我拿出两张推到了他面前:“兄弟,相见就是有缘,更何况我们都是鬼谷传人,有困难是一定要帮的,但我真的只有这么多钱了,这两百你拿去先应应急。”

    凌枫飘霍然站起,满脸通红,但看到我一脸平静,我自己只留下一百多,却给了他两百,又露出感激之色,拱了拱手:“多谢师兄仗义相助,这钱我一定还你,不知以后怎么联系你?”

    “不用还了,不用还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嘛。”我客气几句,站起来叫老板过来结账。

    这时有两辆警车狂啸着从旁边驰过,大概是去西禅寺门口的,凌枫飘有些紧张起来,抓起钱说了声多谢,就急急忙忙闪人了。

    我也怕会被和尚认出来,今天是不能在这儿混了,于是走向公交车站,翻出地图寻找另一个目标。据说古玩市场外面也有看相算命的聚集,离这里不是很远,去看看再说。

    古玩市场在六一路,仿古建筑,古香古色,各种古玩店面琳琅满目,但以本地特产的寿山石店最多,另外还有些书画店、配饰店,杂七杂八的。古玩市场对面就是花鸟市场,所以这个地段三教九流的人极多,热闹非凡。

    古玩市场门口果然有些神棍在摆地摊,另外也有些卖古董的人,在地上铺一块布,放几件沾满泥巴或绿锈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刚从古墓中挖出来的样子。

    我找了个空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长条黄纸铺在地上,上面用隶书写着:

    知阴阳断五行看掌中日月

    推过去测未来拿袖里乾坤

    这是我今天早上写的,昨天傍晚我在西禅寺门口看别人都是简单地写上算命、看相、解梦之类,我要是跟别人一样,怎能吸引人眼球?必须要特立独行才能钓到大鱼!

    我奇葩的招牌很快引来了附近的人,而且我的书法颇有些功底,这就叫档次,把旁边的同行歪歪扭扭的字都比下去了。

    “这么年轻有真本事么?”路人疑惑地问。

    “好大的口气!”旁边一个写着铁口直断的摊主冷笑。

    “不知天高地厚!”另一边写着每卦十元,算准再给钱的摊主也冷笑。

    “……”

    我横眉冷对千夫指,无视所有人的质疑和讥讽,引起围观才有广告效应,有了质疑才能引起大客户的关注,没人关注才是最糟糕的。(老四也求一下关注,新浪微博昵称:四不相 13)

    围观的人走的走,来的来,但一直没人求测。不是我的方式不行,而是我太年轻了,其他摆摊的人都是四十岁以上的,没胡子的也要贴上一把胡子,二十来岁的人谁信啊?

    等了一个多小时,围观的人无数,却没有一个人开口求测。客户没上门,倒是几个穿制服的人来了,众摊主立即四散奔逃。

    那时城管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名头,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哪个部门的,见他们杀气腾腾,众摊主落荒而逃,急忙也跟着跑了,连招牌都没来得及拿……我的第一次营业就这样收场了。

    我终于体会到了凌枫飘的难处,太年轻了真的拉不到业务,也许穿上道袍会有形象一些,难道我也要穿上道袍冒充道士?弄丢了招牌,我只能先回去了。

    回到客店楼下时,我看见小菲靠在柜台边,用手托着腮,有些气闷的样了。我突然想起昨晚的神秘气息,如果她家不安宁,我可以帮帮她,至少可以把房租免了,于是凑了过去:“小菲,想男朋友了?”

    “才没有呢!”小菲白了我一眼,脸上浮起了一点儿红晕,真被我猜中了心事。

    “拿一包古田。”我掏出了钱,要与人家搭讪,总得买点东西。

    小菲无精打采地拿了一包烟给我,我问:“生意还好吧?这条路人流不是很多。”

    “就是,无聊死了。”

    “晚上这里肯定更冷静,你看店怕不怕啊?”

    “晚上都是我妈看店。”

    聊了几句,小菲心情好转了一些,我开始转入正题:“附近有没有发生灵异事件啊?”

    小菲微皱眉头:“灵异事件?”

    “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比如闹鬼,或者不正常死亡之类。”

    “没有,不过前几天石塔寺有一个和尚死得很奇怪,晚上好端端的睡下去,第二天就像个干尸一样……”说到这儿小菲有些紧张起来,缩了缩脖子。

    这回轮到我吃惊了:“像个干尸一样?那是被妖怪吸干了精血啊!”

    小菲一拍柜台:“就是,我爷爷也是这样说的!”

    “你爷爷?”

    “我爷爷住在那边的石塔会馆,亲眼见过,好恐怖啊,像木乃伊一样,你说城里怎么会出现妖怪呢?”

    “也许是一个路过的妖怪,肚子饿了抓个有修养的和尚吃,你看过西游记吧,妖怪就是爱吃唐僧肉……”

    “呵呵……”

    我信口雌黄,嘴里跑火车,说得小菲笑个不停,然后我“不小心”地让她知道我会看相算命,她自然要我给她看看,于是乎,本神棍不仅知道了她的贵姓芳名,连她几点钟出生都知道了。

    小菲的真名是欧阳真菲,二十岁,本地人,正在读大一,父亲在外地跑生意,母亲经营这家食杂店和客店。她爷爷喜欢神学玄术,有晨练的习惯,大部分时间都住在乌山的石塔会馆里,与一些和尚和老居士相交甚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