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进入猛鬼山寨

    阴魂和毒虫已经不敢靠近我,松林中的阵法早已被破除,我没费多少时间就穿过了松林来到悬崖底下。悬崖倾斜八十度以上,经过人工开凿,有一条不规则的小石阶向上,如果有人从上面砸一块石头下来,后果不甚设想。

    鬼脸女子大概没想到我能进来,此刻上去应该是安全的,时间拖久了,里面的邪灵倒有可能通知她来阻止,所以我立即向上攀爬。

    说是“迅速”其实也不快,这个地方太难走了,而且我体内阴阳严重失衡,头重脚轻,比发高烧还要难受,全身都不对劲,能不摔下去就不错了。

    梯道尽头有一个内凹小平台,可能以前有人站在这儿用滚石檑木攻击入侵者,现在什么都没有。平台旁边有一条木制栈道,贴着石壁有十多米长,而且有拐弯,虽然没有华山的长空栈道那么惊心动魄,却也非常吓人。木栈道已经明显腐朽,不过巨大怪物可以走过去,我也一定可以走过去,只要不掉下去就行。

    我深吸一口气,明定了定神,扶着石壁一步一惊心走了过去,尽头是一条向内的狭道,两边石壁如刀削般整齐,宽度只有一米多,长有二三十米,高度很难估计,抬头只能看到一线天。这个地方还是非常凶险,如果有人站在前面开枪或者射箭,根本无处躲避,我不敢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跑。

    过了一线天,眼前变宽大了很多,这是一个两边悬崖倒倾,呈“八”字型横截面的山谷,宽阔的地方有五十米以上,狭窄的地方只有十几米,深度不知道有多少。山谷中央有些平整的土地,可能以前是农田或菜地,现在是大半人高的荒草,两侧贴着石壁可以看到一些用圆木垒成的木屋,虽然经历了多年的风霜雪雨,依然矗立。

    这就是令人谈“鬼”色变的猛鬼山寨?几十年甚至近百年来可能都没有外人进来过,但是我进来了,要是师父知道了,也会以我为荣吧?

    我可以感应到青丘凝雪很紧张,这是前所未有过的现象,可见它没有说假话,它是真的畏惧这里面某个强大的邪灵。不过它有些生气我没听它的劝告,赌气不跟我说话,只是我还能明白它的心情。

    这里连虫叫声都听不到,极度的安静让我也很忐忑,我早已做好了随时遇见各种可怕鬼怪的心理准备,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任何鬼影,也没有见到任何活物,只有浓重得有如实质的阴气,让人产生溺水般的感觉。

    这太不正常了,即使这里面没有别的鬼物,致少也有一个可怕的邪灵,对我意见很大,为什么现在不生气了?不可能因为我控制了阵眼,它就完全无视我了,这实在有些不合常理。

    过分的平静,让我心存疑虑,精神高度紧张,不敢轻易向前,但站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我必须尽快找到老林和吴章雅并带他们离开。

    脚下有一条石板铺成的小路,几乎被荒草完全淹没了,中央留下一条颇为光滑的痕迹,依稀可见一些脚印,显然鬼脸女子和大怪物经常从这儿走过。

    往前走了几步,我看到了路边的草丛中有大量骷髅,不知道是这儿的原住民,还是外人被杀死在这里。如果鬼脸女子是这儿的主人,应该不会让自己人曝尸野外吧?

    往前走了几十米,山谷中央出现一块大石头和几棵树,大石头旁边还有一个泉眼,用石板彻成小水塘,水质清凛,哗哗往外流着。这是我进来之后第一个遇上的带有明显生机的东西,带着充沛的水之灵力。

    大海之中必有岛屿,泉眼附近这一小片区域就相当于是汪洋大海中的孤岛,没有被阴煞之气侵蚀,具体形成原因可能是泉眼带着很强的灵力和活力从地下深处不停地涌出,把腐朽阴煞之气冲开了。假如后无退路,可以暂时在泉眼附近躲避一下,所以我仔细看了周围地势。这一看又让我心里一动,可以在这儿布置一个简单的阵法,用来困住大怪物和鬼脸女子。

    上古曾有许多惊天动地的大阵,甚至可以诛仙灭圣,但流传到现在只剩下一点皮毛了。除了一些固有的阵法外,有时可以利用现有的地形加以布置,形成简单的阵法效果,压制完全不懂阵法的人。

    要形成阵法效果,必须“五行俱全”,五行俱全也不是说金木水火土都需要,在很多时候脚下的大地就是土,土属性灵物可以不用。布阵的时候也不是五行平衡,五行完全平衡就没有任何损伤果了,必须一种属性严重偏弱,由于不平衡产生灵气震荡才能对敌人造成损伤,这是阵法的动力。

    阵法有了动力,再根据八卦、九宫、视觉欺骗的原理加以布置,不懂的人进入就会产生幻觉,迷失方向、消耗精神、阴阳失调等问题。这是指最基本的简单小阵法,如果稍上档次一点的,布阵难度要大得多,对阵内生物的压制效果也要更厉害,目前我还没那个能力。

    我要布置的就是最简单的小阵法,泉眼属水,巨石为土,神木印是经过雷击的樟树心,属性为火,桃木剑为木,鲲鹏镜为金,五行已经齐备,只要度量好距离和方向,把这几件东西固定在特定位置就行了。

    这个道理说起来简单,真正做起来却不容易,首先要顾及现有的地形和物体,然后布阵道具的灵力有差别还要进行调整,兼顾五行生克和阴阳平衡(或不平衡),这种微调只能凭灵力波动来感应,不容易拿捏。

    我是第一次实地布阵,所以每一件东西放下都要观察好久,思考好久。这时谷内方向传来“呯呯”声响,地面微微震颤,应该是大怪物往这边来了,我没有时间多想,迅速把桃木剑和神木印放好,手里拿着鲲鹏镜站在水潭边。

    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往这边跑过来,却不是奔我来的。看样子鬼脸女人并不知道我进来了,她失去了少阳之气的护身效果,可能在阴雾中待不下去了,准备到外面去。

    我前上向几步,朝她挥了挥手:“嗨!”

    鬼脸女子没想到我会在这我出现,大吃一惊,立即朝我跑过来,大怪物也大步如飞跑向前冲。我转身就走,从水潭边跑过时,把鲲鹏镜抛进了水潭里,脚步不停靠近巨石。

    五行金生水,鲲鹏镜一落水泉眼的灵力立即被激发并放大,阵法有了动力产生连锁反应,效果就显现出来了。我闪身贴着巨石站在那儿,鬼脸女子却没看到我继续向前跑,飞快地绕着巨石转圈圈。

    她跑了两圈突然停了下来,有些迷惘的样子,本来是她很熟释的地方,突然感觉陌生了,所以疑神疑鬼。她以为我是躲进了荒草地中,于是改向草丛中去寻找,但实际上这时她产生了视觉误差,一直是绕着巨石附近跑。

    奔跑了一会,鬼脸女子发现了古怪,站在巨石边略歪着头倾听,并思考怎么脱困。两分钟后,她的眼睛望向水潭的出水口——我布置的小阵法很简单,有很多破绽,顺着小水沟前进就可以离开。

    我隐藏在她身侧三步外的树后,一看她的眼光方向就知道被她识破了,于是毫不犹豫出手,闪电一般扣住她的右手腕扭到后面,同时脚下一绊,身体往下压,把她锁死按在地上。

    大怪物一直跟在鬼脸女子后面不远,发现了我立即怒吼冲过来,扬起了巨大的手掌。

    我转头大吼一声:“你敢乱动,我就打死她!”

    鬼脸女子同时“哼”了一声,大怪物不知是听懂了我的话,还是受到了鬼脸女子的指挥,大手掌没有拍下来。它不敢攻击我,但是非常暴怒,乱跳乱吼,把身边一棵海碗大的树都弄折断了。

    我紧紧扣住鬼脸女子:“我早已经说过了,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救回我的朋友,如果你肯放我朋友出去,我绝对不伤害你,但要是你敢使坏,我就会把你全身骨头都折断!”

    鬼脸女子没有吱声,扭过头来瞪着我,眼中露出倔强之色。我不敢松手,现在我的状态很差,肯定打不过她,但这样一直扣着也不是个办法。

    我突然松开一只手,握拳击向鬼脸女子的太阳穴。这一拳并不是太重,但足以让她眩晕一会儿,我迅速把她两条手臂反扣,扯下她身上的破布牢牢捆绑起来。绑完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扯下一大块布撕成两半,拉紧绞在一起如绳索状,再把她的双臂绑了一圈,这样她手臂没有活动的空间,就更不容易扯断手上的布条了。

    做完这一切,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如今我体内阴阳严重失衡,就像在生重病的人一样,做什么都不容易。这时我才注意到,鬼脸女子手臂的衣服被扯掉之后,露出的皮肤很白,但也很瘦,瘦得让人有些揪心。她衣服的前襟也被扯掉了一大片,从侧面看过去,可以看到束胸的白布和不是很高的隆起。白布很干净,不像外面的衣服那么破烂,隆起虽然不高,却是真材实料,让我心跳加速了几分。

    看样子她比我预料中还要年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