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我就是生门 为川石居士加更

    整个蛇肠谷都被阴雾笼罩,我完全看不到,也没有进去过,想要从这一大片极阴之地中找到一点阳气,就像站在岸边从无边大海之中找一个孤岛,几乎不可能做到。但不找到这个“生门”并加以利用,我绝对不能进去。

    我苦苦思索,突然眼前一亮,以这片区域的阴气之重,活人根本不能长久生存,那个鬼脸女子明明是活人,为什么可以住在里面?唯一的可能,就是少阳之气集中在她身上,并且可以随她移动,这个就是生门!

    出现这种状况有两个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她是蛇肠谷里面的唯一活人,一点阳气自动集中到了她身上;第二种可能是蛇肠谷里面那个强大的邪灵在关照着她,给她活路。

    如果是第一种可能,说明那个邪灵也控制不了自然存在的生门,那么我就可以利用一些方法把生门暂借过来;如果是第二种可能,那就无法可想了。至于大怪物,可能是由野人变异而来,变异的原因就是长期受到阴气侵袭,所以不用考虑少阳之气在它身上的可能。

    在人为布置的阵法中,绝大多数阵眼和生门都是可控的,但绝对有自动生成的不可控的阵眼和生门存在,所以别人才有进阵和破阵的可能。自然形成的地势和阵势,阵眼和生门基本是不可控制的,所以我觉得我有八成以上机会,值得一试。

    气息是变化的,所以太阴之中那一点少阳也是可以移动的,受到气机感应集中在鬼脸女子身上,那么也就可以采用更强的气机感应方法把少阳之气夺过来并牵引住……

    有了理论上的支持,我精神大振,开始整理可能要用上的东西,同时思考着怎样做才能把生门控制在自己身上。

    我背上大竹篓,带上一把砍柴刀和老林的短刀,施法用的道具全部放在一个布包里也带上,手里拿着桃木剑,以坚定的步伐走向松林。所有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想,如果猜错了必死无疑,但是我不能犹豫,没有退路,只能鼓起勇气往前走。

    我在心里说:“小雪,我不需要你出手,只要等下你借一些阴属性灵气给我就行。”

    “啊,你想要干什么?你真的要进去送死?”

    “未必是送死。按照我们的约法三章,你不要管我怎么做,只要你借一些阴寒气息给我就行了。”

    “你呀……”

    青丘凝雪娇嗔一声,有些幽怨,有些无奈,还有些关心和撒娇的味道,我不由心中一荡,也许她说得凶狠,实际上是舍不得我死的。

    我发现了,并不是所有我的想法它都知道,当它注意力不在我身上时,我的想法它是不知道的,比如刚才我推敲进蛇肠谷的方法,它就不知道,我需要它帮忙的原因它也不知道。

    这片区域的唯一阳气会集中在鬼脸女子身上,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她是活人属阳,阳气有互相汇聚的特性,她能把阳气吸引过来;同时她是女人又属阴,阴阳能够互相吸引。我要把跟随着她的阳气夺过来,当然也要想办法达到这种微妙平衡,并且吸引力比鬼脸女子更强。我是男人,体内无论如何调整气息都不可能比女人阴气更重,所以要借助青丘凝雪的阴气。

    我没敢多看松林边缘惨不忍睹的尸体,低头往里面走。松林里面阴雾笼罩,夜晚比白天更加阴森潮湿,但是很安静,没有毒虫出现,连夜虫的鸣叫声都很少。这让我暗松了一口气,如果边缘地区就有大量毒虫活动,我的计划就不能实现了。

    我一步一步稳稳往前走,见到第一棵倒地的巨松就停下了,拿出两把刀,把巨松外面早已腐朽的外层木料扒开、削落,露出里面的松树心。

    松树腐烂之后,全部松脂油都会集中到树心里面,劈细之后遇火即燃,火焰猛烈,遇风不灭,是古代引火和制作火把的最好材料。这一棵巨松有上百年树龄,树心呈赤红色,砍一刀甚至能看到湿润的油脂,更是此中极品。

    我不停砍削,不论大小碎片都收进大竹篓里,直到装满为止。

    接下来就是要扰乱这片区域的气息,重新取得平衡,让“生门”自动落在我的身上。一般来说,子午两个时辰,阴阳交替,就像电脑重启一次,这片区域的气息会重置,但这个不是很保险,所以要加入一点干涉。

    看了一眼手表,马上就要十一点了,我把竹篓里的所有松树心碎片全倒了出来,堆成一大堆,然后点火。松树心碎片遇火即燃,燃烧迅猛,不过一分钟时间便火焰冲天,黑烟滚滚。

    整片松林开始骚动了,阴雾如海啸澎湃,快速聚集成人形,树洞里、落叶下钻出了一只只巨大怪异的毒虫,向我这边冲来,就像前一次我与老林进来时一样。

    这是一场豪赌,如果我的猜测错误,或者我控制的平衡效果达不到,或者计算的时间有误差,我就会眨眼之间被毒虫吞噬成一堆白骨!

    事已至此,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只能调动体内灵气,把阳属性灵气尽可能收敛进气海穴内,阴属性灵气则散布到全身——只有达到阴阳诀第二层阴阳两仪才能做到这一步,如果不是阴阳诀突破了,我即使想到了这个方法也没有意义。

    大量阴气在附近聚集成人形,大量毒虫也奔涌而来,但强烈的火光和黑烟让它们不敢立即靠近,只是团团围住了我,那势头比前一次更凶猛更可怕。

    单凭我自己体内进行阴阳调节是不够的,必须借助青丘凝雪的阴气,才能让我比女人的体质更阴寒。小雪感应到了我的需求,一股极阴的灵气突然出现在我体内,不是从某个地方涌出来的,而是直接在全身涌现,好像它和我是完全重合在这一具躯体里面。

    大量阴气让我体质完全改变了,一个阳气十足的大男人体质比女人还阴寒,全身各种器官都不协调了,体温明显下降,血液循环变慢,皮肤呈现青白之色,脸色看上去简直像是死人。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还好青丘凝雪的“妖气”对我身体不会有太大伤害,如果我从身体外面吸收充满煞气和戾气的阴气,会更难受,并对身体造成伤害。

    火堆燃烧得很快,已经达到了最旺盛的时刻,蛇肠谷里面的老怪物可能被惊动了,阴魂和毒虫显得狂暴急躁,恨不得立即扑上来。

    火势越猛,也就代表燃烧得越快,总共也就三四分钟时间,火焰迅速萎缩下去了,万千阴魂和毒虫开始向我涌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刻我心情反而很平静,我已经尽力了,失败的话也是命中如此。只是什么是命运呢,为什么我的人生如此坎坷总是不平静呢?

    推算自己的八字是不容易算准的,因为每个人都无法对自己做到不偏不倚,所以学算命的人一般不算自己。而且师父说了,替换了妖狐的英魄之后,我的生命轨迹已经发生了偏转,与八字对不上了,所以我可能知道别人的命运,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死在这里。

    众多阴魂先扑到,张牙舞爪攻击我,实际上单个阴魂并不强,我有灵气附体短时间它们无法对我造成严重伤伤,只是损耗了一些灵气。这些阴魂也不是真正的阴魂,而是蛇肠谷里面的邪灵凝聚起来的傀儡。

    毒虫紧接着冲到了,大部分是蛇,由于我的一双小腿都包了新鲜的野猪皮,强烈的气味令它们不敢立即攻击,但其他种类的毒虫却不是很怕,已经作势欲扑。

    浓重的阴气致使火堆余烬快速熄灭,这时恰好也进入子时了,整片区域回到了平衡状态,等于是一次大洗牌。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了身边有一丝丝暖意,扑向我的阴魂突然停止了攻击并纷纷避开,身边的毒虫也后退了一些。

    在我身边没有发光,也没有发亮,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变化,但我知道我成功了。太阴之中的少阳本来就不是真阳,不可能是火光、太阳光之类,这是一种很玄妙很难形容的存在。由于我体内阴气很重,身体冰冷,所以能感应到了身边微弱的变化,感觉到变温暖了。

    我试着向前走几步,前面的阴魂和毒虫纷纷让开,距离很近却不攻击我,我真的成功了!

    “这怎么可能?”青丘凝雪在我脑海中惊叫。

    “一切皆有可能!”我很自豪地回答。

    “这是什么原理?”

    “阵法的原理,任何阵法都有生门和阵眼,现在我已经控制了阵眼,我就是生门!”

    小雪沉默了几秒钟,像是自言自语:“我觉得是你身体变冷,那些阴魂和毒虫不把你当人了。”

    “……”

    我才不跟它争论,按捺着心中的狂喜和成就感,快步向前走,可以和所有阴魂和毒虫说白白了。

    蛇肠谷内又传出了一声低沉却震撼人心的咆哮,阴雾翻卷奔腾,似乎整个天地都在震颤,但无数阴魂和毒虫狂暴乱蹿,就是不攻击我。

    小雪又道:“公子,虽然阴气和毒虫不攻击你了,但里面还有一个大邪灵啊,你还是不能进去!”

    我笑了笑,心里给它一个回复:“这个‘阵眼’连邪灵也不能控制,除非它具有肉身并现身攻击,否则伤害不了我。”

    “可是里面至少还有一个巨怪和一个女人啊?”

    我继续向前走,用我的行动来回答。现在我的状态很不好,浑身不对劲,战斗能力和施法能力大幅下降,肯定不是大怪物和鬼脸女人的对手,但我还是要进去,因为我没有退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不是一个妖狐所能理解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