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青丘凝雪

    我很惊讶,但一秒钟就反应过来了,那是妖狐,是它在我脑海里说话,它可以直接跟我沟通了!

    “太好了,你可以说话了!”我大声叫喊起来。

    “呵呵……”妖狐发出一阵娇媚而清脆的笑声,这声音我很熟悉,同时我心中也充满了欢愉,感觉就是我自己在笑。

    妖狐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用那么大声,只要你心里有什么想法,我就知道了。”

    我急忙在心里发问:“你是不是已经冲破我师父的封印了?”

    妖狐的心情立即晴转多云了:“哼,要不是我被那妖道重创,凭他怎能把我封印起来?他也是个糊涂虫,我根本就没有想要害你,为什么要把我封印起来?害得我要多费好多手脚,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离开你的身体。”

    这个不是我师父糊涂,而是我少了一个英魄,必须“借”用它的,只能把它封印。我刚想到这个问题,妖狐已经知道了,说道:“你偷走了我一个魄,害我不能离开,本来我是该恨你的,但是你变成这样也算是受我牵累,所以我们扯平了。你练功我能受益,但你也得到了我的灵气,所以我们谁都不欠,你说好不好?”

    我立即表示同意,现在我们是真正的同生共死,不能离不能弃,要是不肯原谅对方,吵个不停,只怕以后别想安生了。

    妖狐又说:“我受的创伤非常严重,幸亏你练习阴阳诀能让我得到一点好处,我才有了复原的可能,但还是需要很多时间。现在我还是很虚弱的,帮你对付敌人我有巨大的损失,所以不是迫不得以,我不会出手帮你,你也不能闭着眼睛乱来,你不怕死,我还不想死呢!”

    我暗想,面对老僵尸和大量阴魂、毒虫时,它不理我,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

    妖狐道:“我不是见死不救,而是那时我正在练功的紧要关头,人家想要早点突破再帮你嘛。”

    我想什么它立即就知道了,所以我不敢乱想,急忙转移注意力:“对了,你有名字吗?”

    “当然有,我叫胡美媚依娜姬雪斯娇。”

    “什么?”我不是用耳朵听到的,否则我一定会以为是听错了,“这是什么鬼名字,这么长?”

    “呵呵……这是我的洋名,中国名字叫青丘凝雪。”

    我更加惊讶,没想到它这么时髦,居然还有外国名字。妖狐笑道:“一百多年前,有一个可恶的道士一直追着我,我逃到了极北之地,那里的罗刹人绿眼睛高鼻子,全身是毛,名字都是什么基呀、斯呀,我觉得好玩也取了一个。”

    敢情还是一只出过国留过洋的海归狐狸,不简单!我在心里问:“你现在几岁了?”

    妖狐咯咯笑道:“少女的年龄不能随便告诉别人。”

    我对它充满了好奇:“那么你是怎么开始修炼的?什么时候可以变成人的?”

    妖狐似乎又有些不高兴了:“这是我的**,难道你读书的时候老师没有教你不能随便打听别人的秘密?女孩子有些事是不方便告诉别人的!”

    汗,它有**,我却没有**了,我想什么它立即就知道了,这太不公平了!

    妖狐嘻嘻一笑:“那以后你不想让我知道,我就去睡觉,你不让我知道的我绝对不问。”

    我才不信这鬼话,一想到以后任何事都会被她知道,我就有一种全身没穿衣服的感觉。只怕我无论穿什么衣服在它面前都等于没有穿任何衣服……

    妖狐又发出一阵“笑声”:“其实我的心情你知道,你的心情我也能感受,谁都瞒不了谁,很公平啊!

    我确实可以感受到它的心情,但无法知道它的想法,与一个少女(至少它的心性是少女)争论公平不公平,绝对不会有结果,也是很愚蠢的,所以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你的中国名字还不错,青丘凝雪,我就叫你小雪吧?”

    “可以啊,那我叫你什么呢?”

    “随你叫什么。”

    “嗯……从年龄来说,我不能叫你大哥;从关系来说我们是平等的,我不能叫你主人;虽然我从你那儿学到了阴阳诀和许多法术,但实际上我能力比你强,也不能叫你师父。哎呀,太乱了,干脆我叫公子吧?”

    我不喜欢这个太古董的称呼,不过我已经说了“随便”,就没有理由反对,反正没有别人能听到,由她叫去吧。

    “对了,我在破学校时,你为什么找上我?”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许久,虽然不严重,但还是想问问。

    小雪不说话,我能感受到它有些羞涩和心情激荡,难道它真的对我有些意思?

    “唉……”幽幽叹了一口气,心情很低落,“你不要以为我生性**,以前我从来没有对别人那样……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你只能活到三十岁,那时我能保持元神完整就不错了,百年之内我都不可能再拥有血肉之躯,所以我们只能是现在这种关系,不可能有夫妻之实。”

    我心中一凛,我真的只能活到三十岁?

    小雪道:“妖的体质与人是不一样的,你换成了我的英魄,体质提升,但生命的损耗速度也加快了,所以你只能活到三十岁左右。我也不知道你师父说的北斗七星接命法有没有效果,也许那个法术加上你努力修炼,可以活得久一点吧?”

    我们沉默了,我前途未卜,心情有些沉重;青丘凝雪则因为与我错失了夫妻缘份心情也不好。

    过了一会儿我提出一个问题:“既然你对我有些意思,为什么又把陈星弄到我的床上?”

    “你说那个小丫头?嘻嘻,我想看看你是不是真正的正人君子,如果你能把持得住,我就非君不嫁了,然后助你功成名就;如果你把持不住,你就不值得我托付,而且你嫌弃我是妖不肯跟我合体,见到别的女子就动色心,我会很生气,说不定会杀了你。”

    我一头冷汗,真没想到它是这个目的,妖毕竟是妖,即使是善良的妖也会做出偏激和不可理喻的事来……

    小雪立即知道了我的想法,冷笑一声:“你说我很坏?你不觉得许多人要比我坏得多?比如陆成山、胜玉婆、陈有源……算了,反正我跟你是有缘无份了,随你喜欢谁,以后我不会干涉你。”

    我心里有些失落和不甘心的混合味道,这是小雪的心情,所以我知道它说的不是真心话,只怕以后我跟别的女人洞房时,它还会在我脑海里跳出来吃几桶干醋,我又能把它怎样?

    小雪立即又知道了我的想法,说道:“这样吧,我们约法三章,你不想让我干涉的事我绝对不干涉,我不想做的事你也不能逼我;反过来我不想告诉你的事,你问了我也不会说,你不想做的事,我也绝对不叫你做。”

    “行……”我刚说出一个行字就后悔了,我还指望它帮我救出老林和吴章雅呢!

    小道:“你还是快下山去吧,里面的邪灵强大之极,即使是我没受伤之前也不一定能斗得过它,现在就算我拼了命帮你,也没有任何希望。”

    我愣住了,我最后一点点希望被它一句话给完全扼杀了!但是我不能就这样走了,我骨子里面男人的自尊和责任感突然爆发出来了,我不会再求它,不需要别人的帮忙,我要用自己的能力把两位长辈救出来!

    小雪长叹一声:“你一定要去送死,我也没有办法,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你死了,我是有机会拿回英魄重获自由的,所以你要去送死我不会拉住你。”

    我有些生气:“那你以前还救我做什么?”

    “不要激动,我只是实话实说嘛!”小雪娇嗔了一句,“以前你死了,我也会魂飞魄散,所以要救你;现在我们的修为提高了,你死了我有五成机会聚齐魂魄,我可以不救你了;如果等到你三十岁再死,我就一定可以获得完整元神,你想怎么死我都无所谓。”

    原来如此,虽然它说的是实话,但这却刺痛了我的心,我心里不爽不想跟它说话,它也不知躲到哪里去,没有声息了。

    以前我以为它是比较单纯的,现在才知道没有那么简单,人活几十年都会变得滑头,更何况是活了大几百年的妖!

    先不理它了,我还是集中精神想想怎么解决眼前的难题。硬拼是肯定拼不过的,所以我只能用巧,上兵伐谋,用谋略取胜才是上策。我坚信能找出一个办法来,比如之前我用的引蛇出洞之计,主要是因为对敌人缺少了解才失败了,目标并不是智力低下的母野人,而是一个活人加上一个大怪物。

    我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是一个阴阳师,最擅长的就是控制阴阳五行之力,所以必须从这个方面想办法。蛇肠谷虽然是绝地,但也不见得就没有任何生机,即使是人为布置的阵法,也会有阵眼和死角,更何况是天生的地势。

    对,这无边的阴雾就可以当成一个阵法来看待,如果能找到生门,就可以进去了!

    任何阵法的原理,都离不开阴阳和五行相生相克,受克是凶,相生是吉,失去平衡是凶,达到平衡是吉。这个世界上没有纯阴或纯阳的东西存在,所谓纯阴只是阴性极强阳性极弱,同样所谓纯阳之中也会有一丝阴性,因为阴阳是一个东西的正反两个面,不可能一个面绝对消失。这个不可消失的一点阴性或一点阳性,体现在阵法之中就是阵眼或生门!

    在普通人看来,阴就是阴,阳就是阳,但是在阴阳师看来,阴里面包含着阳,阳里面包含着阴,好比大海之中必有孤岛,深山之中必有泉眼;阳里面还包含着至阳,阴里面还包含着至阴,比如井里面还有泉眼,树里面还有核心,这才是真正的阴阳之道。

    眼前这一大片被阴雾铺盖的地方,可以视为太阴,那么里面必然会有一点阳气,可视为少阳。如果找到太阴之中的少阳,并加以控制,那就会变成我的生门,阴魂就影响不了我!假如有传说中神仙那样的实力,甚至可以掌控太阴之中那一点少阳,利用物极必反的道理逆转阴阳,直接秒杀这片区域的所有阴邪鬼物。

    逆转阴阳的事比火星还遥远,我就不想了,现在只要能进去我就很知足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