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鬼脸女子

    师父一再教导我要与人为善,得饶人处且饶人,所以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和立场之前,我并没想要与她拼命。

    “姑娘,你先住手,我有话说!”我一边招架一边说。

    鬼脸女子不吱声,连着几拳攻向我,迫得我不停后退,颇为狼狈。

    “抓住她再说!”老林紧追着她使出了几次擒拿招式,想要扣住她,结果都落空了,鬼脸女子反过来踢了老林一脚。她较少用腿,可不代表不会踢人。

    “姑娘,我们没有恶意,只想找回同伴……”我喘过一口气,又展开外交谈判。

    “我是不想打女人,没有下辣手,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老林怒火也上来了,他真的顾及到对方是一个弱女子,稍有保留。擒拿手法招招都是狠毒的,有所保留当然效果大打折扣,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既使我们两都拼了命,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三人打成一团,难解难分,那只巨大的怪兽这时已经灭了身上的火,拔出了脚上的木刺,“噔噔噔”跑过来,每一步落下地面都在微微震颤,与之前的轻手轻脚大不相同,毫无疑问这个大块头暴怒了。

    我暗叫不妙,与老林不约而同分两边扑向鬼脸女子,宁可挨几下重击也要抓住她,抓住了她才能迫使大怪物住手并且救回吴章雅。我们这时的动作实在谈不上高明,就是一个“熊抱”姿势,但十分管用,两边往中间一合鬼脸女子就无路可逃,只要随便搭住她身体一个地方,我们绝对能把她制住。

    鬼脸女子猛地跃起,一脚踢在我肩头,借着踢击之力鲤鱼倒穿波从老林头顶上方掠过。这一个空翻高明之极,绝非一般人能做得到,而且快速利索,我们这两个“土八路”直接傻了眼,差点互相撞在一起。等到老林反应过来转身追去,却迎住了冲过来的大怪物。

    “小心!”我惊叫一声,然而已经太迟了,大怪物俯身一捞,抓住了老林的肩头提起来,像大人抓一个幼童一样毫不费力。面对这只超级大手,什么擒拿都扭不过来,老林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接大怪物另一只大手抓住了老林的一只脚倒提过来,双手分别抓住一只脚往外扯,想要把他撕成两半。

    老林大惊,生死关头只能双腿使劲往内收,但他的力气又怎能大得过三米来高的巨大怪物?双腿毫无悬念地被拉扯到了最大幅度,眼看就要被撕裂。

    我急着想要冲过去救人,却被鬼脸女子拦住,一眨眼时间身上就吃了五六拳,被打翻在地,头晕目眩,痛彻骨髓。单打独斗,我完全不是鬼脸女子的对手。

    二师父完了……

    我几乎绝望了,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声短促的“嘘”声,却是鬼脸女子阻止了大怪物的杀戮,同时还做了个手势。大怪物夹住了老林的两只手扣在腋下就跑,鬼脸女子紧跟在后面,我强忍痛楚跳了起来,也追了上去。

    大怪物一迈步就是两三米,奔跑起来快逾奔马,势如猛虎下山。单论奔跑速度,我与鬼脸女子差不多,但是鬼脸女子有些跳跃前进的轻身技巧,我没有轻身技法,勉强能跟得上她,却不可能抓住她。

    我很郁闷,打不过老僵尸我认了,被无数阴魂和毒虫围攻很狼狈我也认了,现在追不上一个瘦得风都能吹走的女人,我实在不服气。两个练过武术,身强体壮的大男人,被一个瘦小的女人打得一败涂地,这个脸真是丢到家了,我去买一块豆腐撞死的心情都有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是阴阳先生,不是武林高手,打架不是我的强项。而且这里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猛鬼山寨,连师父都不敢靠近,我到处碰壁也不奇怪。这鬼脸女人不可能是从山下来的,那么她就一定是蛇肠谷里面的武林高手,看来他们还没有死绝。

    我没有别的选项,只能化悲愤为力量,追!

    老林好不容易才从天旋地转中缓过气来,发现我在狂追,嘶声吼道:“不要追了,你给我回去!”

    “不!”

    我大吼着更玩命地追,愤怒之下一切全豁出去了,更多灵气注入双腿,身体的潜能也爆发出来了,奔跑速度越来越快,渐渐追到了鬼脸女子后面。大怪物的速度其实比我们两人稍慢,只是起步早了才跑在前面,这时渐渐落后,快要被我追上了。

    鬼脸女子突然停步,侧身一腿踢来。我略一侧身,鬼脸女子的腿从我肩头处擦过,基本无伤,倒是我冲击之势极猛,整个人向鬼脸女子撞去。

    我是故意的,因为她力气小,身体瘦,只要能撞中她,她就必定被我撞飞。

    鬼脸女子急忙又一拳打出,虽然打在我胸前,力气不够大,没能阻挡住我的冲撞之力,被我撞倒在地压住。

    我急忙用手去抓她的咽喉,鬼脸女子以前肘来挡,我顺手扣住她的手腕便反扭。不料这时鬼脸女子身上发出一股力道把我震开,她的身体奇异地一扭,反过来一拳打在我的颧骨处,被扣住的手也像蛇一样滑走了。

    我耳朵嗡嗡作响,眼前金星闪烁,半个脸火辣辣的疼,足有三秒钟才恢复过来。这样也能挣脱,我真的无话可说了,人家是高手,我是野路子,实力不是一个档次的,再追也没有用,可是我能够不追么?

    大怪物和鬼脸女子迅速进入了松林范围,老林没有再发出叫声,如果不是被捂住了嘴就是被打晕了。我一颗心直往下沉,在其他地方我还有一点点机会,进了松林,里面有无数厉鬼和毒虫,我根本就不敢进去!

    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虽说学艺三年也经历了几次灵异事件,但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师父陪伴,置身于如此险恶的地方,面对如此无解的死局!老林是我的二师父,虽然很凶有时还不正经,但对我的关爱却是出自真心的;吴章雅虽然不是我师父,对我也一直很照顾,视如子侄,现在他们危在旦夕我怎能不救?但是进去我必死无疑,救不了人又白送命,这事绝对不能做!

    回去叫人不是办法,普通人来了再多也没有用,即使把师父请来了也无济于事,方圆几百里内绝对没人能进蛇肠谷……现在还能怎么办?

    我很颓废地回到宿营的地方,看着凌乱的场面更加无语,不是说猛鬼山寨里面的人都死绝了吗,为什么还有一个?武林高手加上巨大怪物,再加上一个强大到了难以形容的邪灵,变得无懈可击,我就是三头六臂也斗不过他们。

    在这种情况下,我真的很希望妖狐能给我一点帮助,哪怕是一点点建议她好,但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可以确定它是进入某种状态之中无法感应到我了,所以我现在是真正的孤立无援,无计可施了。

    自怨自叹了一会儿,我开始练功,这是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到了时间就会想要练功,所以我在一种不经意的状态中进入练功状态。我练功有两个部分,一方面从气海穴中搬运灵气游走十二正经,这是提纯灵气;另一方面意想着天上日月神光从头顶百会穴进入,经由印堂到膻中穴再到下丹田,然后慢慢充润整个下腹部,意想浊气从心窝处呼出……这是采集外气,最初是两者分开练的,现在我已经可以同时进行了,根本不需要刻意去做两者就能同时进行。

    大概是因为受了太大打击,心如死灰,无欲而为,心死神活,今天练功的状态与众不同,感觉特别明显,日月神光简直有如实质进入体内。仅仅两个小时,我就感觉到了满盈状态,这时我一如往日地吸收到了妖狐的阴属性灵气,而且量特别多。

    我把所有灵气都纳入气海穴后,灵气没有像平常一样平静下来,而是开始旋转起来,由慢而快,有如一个巨大气旋。它越转越快,渐渐分离成两团,一冷一热,既相互吸引,也相互排斥,你追我赶,拉出了长长的尾巴。不一会儿,两团气体变成类似阴阳鱼的形状,不停地转动着。

    我一阵惊喜,莫非我已经突破到了阴阳诀第二层两仪阴阳?师父达到两仪阴阳用了将近二十年,我练阴阳诀还不到三年,这有可能吗?

    我试着调运两团灵气分离,分别传送到左掌和右掌,左掌变得冰冷,开始凝结水珠;右掌变成火热,冒出淡淡白气。这里空气湿度很大,所以遇冷就会凝结成水珠,遇热会有些许白气。

    我大喜过望,我真的达到两仪阴阳了!这到这一个层次,最大的特点就是灵气可以阴阳分离,可以通过调节体内阴阳平衡,不怕冷热,身体素质进一步提高,基本不会生病,使用法术咒语的威力更强,灵气有了更多种用法,比如阳属性的符,调用阳属性的真气来画效果当然更好。

    达到两仪阴阳,可以算是一个阴阳师了,更重要的是我用三年时间达到了两仪阴阳,那么还有七年时间,我一定可以突破到第三层四象化生!

    正当我欣喜之时,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你虽然灵气阴阳分离了,这一点点修为也没什么好激动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