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陷入绝境

    老林在阴雾中无法看到远处,听到沙沙声,见我停下来急忙问:“什么东西?”

    “大量巨大的、奇怪的毒蛇毒虫,我们被包围了!”我真的慌了,我宁愿再跑出一个老僵尸,也不愿面对这么多可怕的毒物。

    “快把驱虫药包给我!”老林大喝一声。

    我急忙把吴章雅送的驱虫药包递给他,老林接过之后用力扯开,把里面的药丸捏碎,连同他所带的驱蛇、驱虫药粉,在林中空地上撒出一个直径三米多的圈子。

    我同时行动,用一根红绳围着附近的大树绕成一圈,每一棵树上都用红绳缠住了一张镇鬼符和一张收魂符。镇鬼符对阴魂鬼物来说,会发出强烈的光芒和可怕的气息,不敢靠近;收魂符则像是一个漩涡,有很强的吸扯力,实力不足的鬼魂靠近就会被吸扯进去。这两种符都属于低级符法,但是在我状态良好勾通妖狐时画出来,威力还是很强的,两种符法和红绳形成了简单的阵法效果,防护效果比单独的符箓又要强得多。

    蛇虫未到,强烈的腥臭之气已经先扑面而来,紧接着万千毒虫涌到,环绕着药粉形成的圈子不敢向前。一眼望去只见万头攒动,九成都是像白骨一样惨白色的毒物,夹杂着少数鲜艳之极的毒物,丑恶狰狞之极。

    这些毒物之中以毒蛇居多,恰好老林使用的药物对蛇类有特效,虽然这些蛇吸收了大量阴气已经产生了变异,但还是属于蛇的范畴,还是非常畏惧不敢向前。

    阴气凝结成的雾气也更浓重了,有如一**海浪汹涌而来,但是到了红绳围住的地方就像遇到了一堵无形气墙,大部分阴雾被挡住,仅有少数阴雾透进来。

    前面的毒物停下,后面的毒物却往前涌,很快堆叠起来,越堆越高。红线之外阴雾也越聚越浓,凝结成一个个人形影子,这些影子渐渐变得清晰,七成是男人,三成是女人,大多披散长发,穿着破破烂烂的土布衣服,样式显得有些古老,像是晚清或民国初年的人。所有阴魂都显得很愤怒,面目扭曲,像是在叫骂咆哮着,但并没有发出声音。

    这些阴魂虽然没有直接发出声音,但却像是有无数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响起,搅得我头昏脑涨心慌意乱。老林更是不堪,两眼通红,突然拔出刀来乱挥乱舞:“刹腻呢,我砍死你,我砍死你……”

    我见状不妙,急忙掐了个诀法,运起《本经阴符七术》之分威法,集中精神,坚定意志,大吼一声:“滚开!”

    《本经阴符七术》共有七种心法,前三种为盛神、养志、实意,都是培养精神和意志的方法。后四种为分威、散势、转圆、损悦,是精气神的运用法门。

    分威法伏熊,集中精神,坚定意志,有如巨熊出击,暴发强大威力对敌人发出致命一击;散势法鸷鸟,提高自己的气势,对敌人发出威慑和心理压力,趁敌人露出的弱点发出闪电一击,有如苍鹰搏兔;转圆法猛兽,这种心法像太极拳意,绵绵不断,圆转自然,重意不重力,以我的理解是用来防守的;损悦法灵蓍,这是一种损伤自身,暂时提高潜力对敌人造成致命伤害的心法,这种方法我还没有掌握。

    我这一声大吼激发潜力,如伏熊暴击,其效果与佛门狮子吼类似,对鬼魅邪物有极大震慑作用。众阴魂有如遇到了冲击波,齐刷刷后退,有些还没有完全聚集起来的阴雾团直接被震散了,就连地面众多毒物也有些后退的迹象。

    老林在这一声大吼中清醒过来,急忙道:“你再吼几声啊!”

    我倒,这是很伤精神和修为的爆发性技法,只能在危急关头吼一声,哪能连续不断地吼?再吼效果也不明显了。

    众阴魂一退又向前冲,显得更加暴怒,毒虫也嘶嘶怪叫再往前涌,眼看就要冲进圈子内

    “怎么办,怎么办……”老林完全乱了阵脚,他曾经经历过许多惊险的事,但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绝境。

    我握着桃木剑,手心全是冷汗,如果只有少数鬼物,我还可以用法术咒语或法器斗上一斗;如果仅有阴魂没有毒虫,这么多阴魂我也有冲出去的信心。但现在是“鬼海战术”加上“虫海战术”,铁壁合围,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冲不出去,死守也是不行的,不论是阴魂突破进来,还是毒虫突破进来,我们都要完蛋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难道今天就要断送在这儿?

    冷静,一定要冷静,必须在极短时间内,找出一个可以同时克制阴魂和毒虫的方法才能活命……我强迫自己镇定,紧张地思考着,然而我所学的所有术法中,根本就没有一个是可以同时克制阴魂和毒虫的,真正的高级法术都失传了或是没有人能使用了。

    “妖狐,妖狐,你在哪里,快来帮我……”我在心里念叨着,今天是怎么回事,我连着两次命悬一线,它居然不理我?我越惊慌,就越无法感应到妖狐的存在,再说就算它借灵力给我,我也飞不出这鬼山虫海。

    毒虫与阴魂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为什么会同时到达?我灵光一闪,这些阴魂和毒虫看起来不是自主对我们发动攻击的,而是受到了同一种东西或力量的驱使才发动攻击,那么如果能对阴魂造成重创,也许毒虫会同时退去。如果只是对付阴魂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学过但从来没有试过的强大符法,这个符法必须在获得妖狐帮助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成功。

    此刻危在旦夕,根本没有别的选择,我只能破釜沉舟放手一搏了。

    一般情况下,自己用的法器是不让别人碰的,但这时我也顾不上这些了,把桃木剑递给老林:“有鬼魂进来就用这个砍它,但不能用来砍虫,无论如何挡住两分钟!”

    “我砍?”老林惊慌失措,他可从来没用过桃木剑,更没有砍过鬼魂。

    “对,你必须保护我安全,让我施法,这是唯一活路!”我没空多说,飞快地打开随身包裹,拿出纸、笔、朱砂、香烛之类摆开,燃烛点香……

    老林握住桃木剑,法器特有的气息让众阴魂对他的影响减弱,他精神一振,眼神变得坚定,但是看到我点香又傻了眼:“你,你居然还有闲情烧香拜神佛?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也不是这样抱的吧?

    我开始掐诀念咒:“丹朱口神,吐秽除氛。舌神正伦,通命养神。罗千齿神,却邪卫真。喉神虎贲,炁神引津。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炼液,道气常存。急急如律令,敕!”

    “我以月洗身,以日炼真,仙人辅己,玉女佐形,二十八宿,与吾合并,千邪万秽,逐气而清!”

    念完了拿起毛笔又念:“居收五雷神将,电灼光华纳,一则保身命,再则缚鬼伏邪,一切死活天道我长生,急急如律令!”

    ……

    没办法,之前吃了蛇肉,还生吞了蛇胆,所以我必须先念清口咒、清心咒、清笔咒之类,师父说的,画高难度的符箓绝对要规规矩矩,一丝不苟。

    有一只灰白色的大蜘蛛突然一跃蹿进了圈子里面,老林急忙踩了一脚,把它踩成肉泥。又有一条看起来很凶猛的蜥蜴冲了进来,却是扑向我,老林急忙反腿踢出把蜥蜴踢了出去。有了领头冲击的毒物,其他毒物也开始试探着冲击,眼看就是葬身万虫之口的下场,可是我的咒还没念完呢。

    老林急得快要喷血了:“你怎么跟你师父一样念了半天没有一点动静啊,我*****……”

    我也想简单一点,但是我不得不按照程序来,机会只有一次,万一因为少了一个步骤符法没有灵验,我找谁哭去?连哭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宁慢勿缺,必须做足功夫。这是我第一次独立挑大梁,能在这样的环境下集中精神,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施展大术之前,必须要布罡踏斗,存思冥想,这既是自身集气的需要,也是感应上天神灵之力的需要,不经过这一步画出来的高级符法就没有效果或效果不理想。另外相关的咒语、手诀也绝对不能省略,作用也是聚集灵气、感应神力、召唤神将等。

    念完咒语,走完先天八卦步罡,我左手拿通灵神木印,还始沟通妖狐,我必须借到它的灵力才能画出对我来说非常困难的五雷符。

    “夫雷霆者,天地枢机”,雷乃天之号令,其权最大,在诸法之中威力最强,只有以雷法才能把这么多阴魂击散。但高难度的符法,画起来当然也很困难,很麻烦。

    所谓五雷法并不是五道闪电,不是天雷,而是指由五脏之气感应宇宙灵气所引发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气雷。各个宗派的五雷法略有不同,阴阳师的五雷法称为五雷符法,对画符要求较高,其他方面的要求相对较低,如果我能借到妖狐的灵力,不需要请其他神灵就能画出;如果不能与妖狐沟通,以我的实力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们两个危在旦夕,但是妖狐还是没有任何反应。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它有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进入深度睡眠了。

    这下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