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人行

    出村没走多久,我就开始使用心计了:“吴伯伯,你的背篓好像挺重,要不要我来帮你背?”

    吴章雅立即眉开眼笑,卸下大竹篓:“好孩子,真是懂事的好孩子!”

    老林怒道:“好个屁,没看到你二师父背的更重么?”

    “二师父正当壮年,力能倒拽水牛,吴伯伯比你老,身体也不壮,所以我要优先帮他背。这是尊老爱幼的美德。”

    人到中年最怕老,老林觉得这话中听,“哼”了一声也就不找碴了。吴章雅得了好处当然也高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小布包塞进我手里:“这个你带在身上,毒蛇毒虫就不敢靠近你了。”

    小布袋里面是一颗药丸,散发出有些刺鼻的气味。这药丸我见过,当年吴章雅就是用这种药丸和唾液涂在手上想要抓蛇妖,蛇妖也对这药有些畏惧,由此可知它的效果极强。

    我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七叶一枝花、雄黄、菖蒲根等东西制成的药丸,独门秘方,只要你的手上沾了一点气息,不论你怎么抓蛇它都不敢咬你。”吴章雅颇为得意地说。

    老林道:“没什么了不起,你就是没帮他背东西,他也会给你的!”

    我欣然接受,但还有些疑问:“要吐口水涂在手上吗?”

    “不用,不用,我改良过了,只要你的手碰过这袋子,普通的蛇就不敢咬你了。如果遇到像上次那样快成了妖的大蛇,只要用力一搓药丸就会变成粉末,洒在身上就行了,对其他毒物也有一定驱离效果,连蚊子都不叮你。”

    我知道这药丸颇为珍贵,否是吴章雅早就送一颗给我了,不会等到今天,所以真心说了声多谢吴伯伯。

    吴章雅道:“伯伯身上的好东西还多着呢,只要你肯叫我一声三师父,我就全部教给你。”

    “我大师父和二师父都不同意呢。”我婉拒了他。倒不是吴章雅的医术和药理知识不值得学,而是我没有这个时间,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阴阳先生,我这三年真的是连相亲的时间都没有,哪里还有空学医术?医术延长不了我的寿命,只有曾师祖的北斗七星接命法才有用。

    老林果然拿出二师父的威风,坚决不同意再增加一个三师父,让吴章雅有些郁闷。

    我趁机挑拨:“二师父,你进过猛鬼山寨吗?”

    老林不回答,吴章雅立即幸灾乐祸:“他当然去过,但是被人打成了猪头,连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放屁,放屁,老子什么时候被人打成猪头了?我是迷路摔肿了脸好不好?敢在我徒弟面前造谣,想要单挑是不是,来呀,我出一只手!”老林气得脸红脖子粗,看他那样子,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我立即问:“二师父,既然你没被人打过,也不怕,那么你现在一定敢去了?”

    “当然,有什么地方是我不敢……”老林突然住口,话锋一转,“去就去,不过活的我来对付,死的你来对付!”

    据周潭的猜测,蛇肠谷里面已经没有活人,只有猛鬼,所以老林理直气壮,有恃无恐。

    吴章雅两眼放光:“听说蛇肠谷里面有土匪的宝藏,要是能找到我们就发了。不要听你大师父说的话,他胆小如鼠,前怕狼后怕虎,不就是几个孤魂野鬼嘛,有什么好怕的?换了是别人还怕鬼,你这正宗的阴阳家传人,什么鬼都是小菜一碟,这宝藏非我们莫属。”

    老林也附和:“你大师父确实是个胆小鬼,你千万不要学他,只要你能把鬼怪除掉,怪物之类我来对付,如果真有财宝,绝对手到擒来。”

    “没有问题,所有鬼怪包在我身上!”我一口答应,暗中窃喜,之前我还一直担心没办法说动他们两个,没想到他们比我更想去。而我对师父的警告也不是很放在心上,鬼终究是鬼,还能强到哪里去?也许曾师祖就在猛鬼山寨,他不敢进去所以找不到。

    老林以前不肯提猛鬼山寨的事,其实不是他怕鬼,而是曾经被人暴打一顿,非常丢脸。后来里面的人死光了,主要闹鬼,我师父不肯陪他去,他也没敢进去,现在有我同行他就敢去了。

    我们没有沿着大路走,抄小路直线前进,老林和吴章雅都去云顶山采药好几次了,熟门熟路。我们的脚程算是快的了,却也走到上午十一点左右才到云顶山脚下,这里完全是原始森林,山脚下还有些小路可寻,上山之后连路都没有了,只能在古树密林中乱钻。还好老林和吴章雅了解地形,老林的野外生活经验丰富之极,有他带路我完全不用操心。

    山路难走,有的地方山势倾斜到了八十度以上,根本无法站住脚。有杂草藤萝的地方还好,凭着我们的身手都能爬上去,遇到陡峭的石壁,只能抓着凹凸不平的地方小心地慢慢往前挪。

    财宝动人心,老林和吴章雅也没有心思采药了,直奔猛鬼山寨。下午四点左右我们到了蛇肠谷附近,本来是想继续向前的,但是突然起雾了,四五米外就看不清楚,天黑之后会更危险,于是找了一个地方扎营,等明天再探蛇肠谷。

    扎营的地方在一条小溪边,背靠一块十多米高的巨大岩石,附近都是松树,树身不高,树枝虬曲,相互纠结连成一片,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就显得特别黑暗。我虽然有夜视能力,但看不穿雾气,五六米外就基本看不到了。

    吴章雅拣些枯枝生起火来,用一个小铝锅装了水架在火堆上。老林在路上就逮住了一条两米来长的节节乌(银环蛇),麻利地用刀在蛇脖子上环割一下,再一刀把蛇头钉在树上,,三两下就把蛇皮和内脏给扯了下来,摘下蛇胆抛给了我。

    我苦着脸,在老林怒目逼视下,不得不丢进嘴里立即吞下。老林自己爱生吞蛇胆,也要逼着我生吞,说是能明目解毒、调补身体。我觉得自己视力已经很好了,没有“明目”的必要,身体也正常得很不要进补,倒是生蛇胆里面可能有寄生虫,让人心里发毛。但老林很凶悍,独断专行,这种时候当徒弟的不吃也得吃。

    蛇肉煮汤本来就很鲜美清甜,只要放一点红酒就行,不必放其他佐料,否则反而影响了原汁原味。很快一锅蛇汤就散发出了诱人的香气,用鲜美的蛇汤拌入炒熟磨细的糯米粉,再加一些白糖,调出来的糊糊堪称极品。有肉有汤,有米糊有老酒,野营有这样的享受很不错了,唯一的遗憾就是雾气浓重,所有东西都黏糊糊湿漉漉的,让人很不爽。

    老林和吴章邪就像是饿死鬼投胎,没等蛇肉烂透就开始抢捞,我已经习以为常了,迅速出手,与他们在一起不手疾眼快,可能连汤都喝不上了。

    我们正在大吃大嚼,我突然警觉起来,感觉左侧远处什么东西在盯着我。我突然转头,但是那边没有任何动静,松林间除了夜色就是浓雾。

    “怎么了?”老林问,嘴里还咬着一大截蛇肉。

    “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

    老林皱了皱眉头:“别疑神疑鬼的,要是有什么东西靠近逃不过我的耳朵。”

    吴章雅道:“也许是只野兔,老林你拿铳去打死了,烧烤一下不错。”

    “哼,就知道吃,这种地方离开火堆是很危险的,可能有老虎、豹子,搞不好还有山魈、野人之类,可不是闹着玩的。”

    “打死老虎才好呢,正愁没有地方找虎骨,虎皮也可以卖一大笔钱……”吴章雅一边撕咬一边嘀咕着。

    我换了妖狐英魄之后,感观极为灵敏,后来练习阴阳诀小有所成,五感和灵觉更进一步,我能肯定刚才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但不能确定是人还是野兽。现在再凝神感应,却又没什么感觉了,所以我也没多说什么,继续吃肉喝汤,再不吃就被老林和吴章雅抢光了。

    蛇汤的美味是出了名的,即杀即煮,在野外用山泉水和篝火煮出来的蛇汤更是鲜美清甜到了极点,一小锅很快就被我们吃得点滴不剩,接着再煮第二锅。老林是个超级老饕,吃喝很有讲究,比如竹笋挖出来超过两个小时他就不吃了,变味了,他亲手做的任何东西都好吃。

    此时是农历六月末,山下天气极为炎热,高山之上夜晚却有些冷,加上雾气浓重更加阴冷,我们只好靠近火堆取暖,减少些湿气。这里离猛鬼山寨还有一段距离,不是闹鬼区域,所以我们并不担心。

    我一向珍惜时间,盘腿坐好开始练功,搬运灵气依次序在十二条经脉中运行。师父达到阴阳诀第二层总共用了近二十年时间,按他的推测,我资质好又能得到妖狐的帮助,第二层花五年时间就差不多了。但现在我才练两年多时间,感觉气海穴内的灵气已经有阴阳分离的趋势了,也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我又超常发挥了。

    我每一次练功完毕收功的时候,除了自己采集炼化的一点儿灵气外,还可以额外得到一点儿纯净的阴属性灵气。这应该是我与妖狐灵气交换的结果,我获得了一些它的阴属性灵气,它也获得了一些我的阳属性灵气,就像一锅里的水受热后自动交流以达到均匀受热。

    阴阳诀比道门内丹功法更难炼,难的主要原因就是它要达到灵气阴阳平衡,但是男人练出来的灵气必定阳气重,女人练出来的灵气必定阴气重,很难取得平衡。我自己练出来的灵气是带阳属性的,而从妖狐那儿吸收到的灵气是带阴属性的,所以我很容易就达到了平衡,并没有觉得有多难,也许是真的快要突破了。

    我在练功,老林和吴章雅有一句没一句闲扯着。没过多久,吴章雅忽而坐起,忽而躺下,有些烦躁不安,折腾了一会儿,他悄悄摸出了一个小袋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