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迷陀子

    我根本不信师父知道离奇命案的根源,所以叫他先说,师父一副智珠在所握的样子,颇为得意地说:“刚才我小睡了一会儿,山神来给我托梦了,这金矿是他的财富,不许凡人染指,所以略显神通吓走了矿工,要是还敢再来,必定严惩。所以这事我们管不了,回去跟陈有源说,信不信随他的便。”

    我愕然:“山神给你托梦?山神长什么模样?”

    “金甲红袍,手持方天画戟,十分威风,必是古代著名将领,身殒后英灵封为此地山神。”师父还是信心十足。

    我又好气又好笑:“那么山神会控制所有矿工吃掉一个人吗?这是恶魔的行径!”

    师父立即反驳:“那只是你的推测,未必真有此事!”

    “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的推测,那就听听我刚才的经历……”我把刚才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包括我被迷惑的状态,以及我所有的感觉,妖狐对我的帮助。

    师父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你再把那怪物的样子说来我听听。”

    我回忆了一下,尽可能详尽地说出来:“它们最高的有一米二左右,大部分都才一米高,光头,尖长耳朵,打赤脚,双手很长,身体有些肥胖,背上隆起较高有点像驼背,像是侏儒人。但是它们有两对獠牙,全身大部分地方有稀疏的短毛,脸上和女性胸部毛较少,有明显的男女性别特征,有的身上穿有破衣服……”

    “果然是迷驼子!”师父惊讶地叫了起来。

    “你说什么?”

    “那种怪物叫做‘迷驼子’,也叫‘低驼子’(在方言中这两个名字是极相近的),以前是很常见的,走夜路常会遇到,春播之后它们会打着火把到稻田里找田螺,新垒成的田埂上会留下它们的小脚印,甚至会闯到守林人的家里“借”锅碗瓢盆。但是近十几年越来越少见,我还以为死绝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窝!”

    师父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曾经听说过很多关于迷驼子的故事,直到现在人们还会开玩笑,说穿得很臃肿的小孩像“低驼子”。迷驼子在我们这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真正见过的人却非常少,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基本没有见过。我二师父老林经常晚上外出打猎,总共也就见过几次,等他靠近就突兀地消失了,至今没有近距离见过,对此深以为憾。

    我居然遇到了一大群传说中的迷驼子,还差点跟一只拜堂成亲?我真的有点晕了。

    师父有些激动地挥手:“一定是它们搞的鬼,它们喜欢捉弄人,喜欢学人的样子,而且特别擅长魅惑人,要是得罪了它们,它们就会用最残忍的方法报复,矿工一定是它们害死的。”

    我问:“它们到底属于什么动物,野人?猴子?书本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物的记载。”

    师父笑了起来:“它们根本不是动物,而是山川灵气和障气孕育出来的精怪,在书上的名字是‘魍’,魑魅魍魉听说过吧?就是它了,你从动物系统里面当然找不到它们。如果你不信,下次遇到它们可以用渡金桥试一试,对它们是有效的,它们是既有实体又算灵体的东西。”

    我有些震惊,居然真有魑魅魍魉这类东西,而且离我如此之近,只是师父没有说之前,我没想到我见到的怪物就是闻名已久的迷驼子,更没想到迷驼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魑魅魍魉之一。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吓得它们够呛,还拿走了它们的古镜,它们会报复我吗?它们迷惑人的本事真是太可怕了。

    我拿出古镜递给师父:“师父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古镜?”师父一眼就认出来了,接过在灯下细看,我也是这时才有空细看。它比手掌略大一些,外圈是古拙的花纹,暗红色,似铜非铜,没有一点锈迹。中央略鼓,色泽灰白,像是某种玉石,既不通透也不能反光,根本不能作为镜子用。师父翻转到背面,上面刻有一副图案,上方为云气,下方为波浪,一只怪兽破浪而出,鸟头鸟翅,鱼腹鱼尾,刻画的线条简单但却传神。

    师父有些迟疑地说:“我也看不出是哪个年代的东西,背面这个图是鲲化为鹏的意思,意喻有鲲鹏之志,一飞冲天,应该是古代一个读书人摆在书桌上励志用的……嗯嗯,里面蕴含很强的金属性灵力,可能是个法器,可以用来布阵、克制木属鬼邪,可能还有别的用途,你从哪里找来的?

    “从迷驼子的洞穴里找到的。”

    师父脸色一变:“快还回去,千万不要拿它们的东西,要是激怒了它们,后果不堪设想。”

    我摊了摊手:“只怕太迟了,我没当它们的女婿还把它们吓得够呛,早就得罪它们了,况且我们要解决金矿的问题,必须解决它们。”

    师父皱着眉头:“它们是很难杀死的,毁了它们肉身,还能化为灵体逃走,不久又能形成肉身,只有把它们根源之地的树木砍伐干净,泄了郁积的气息,它们才会慢慢消失。”

    “我敢肯定它们的根源就在这附近,因为金矿逼近了它们的洞穴和根源之地,所以它们开始害人了。那么我们只要把这附近的树木清光,它们就完蛋了,不用怕它们。”

    师父还是有些犹豫,我问:“它们白天也能迷惑人吧?”

    “能,但能力可能没有晚上那么强。”

    “用什么办法可以破解它们的幻术?”

    师父想了想:“据我祖上记载,用田螺里面的水滴入眼中,就能看破它们幻化的东西,但我从来没有试过,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那还等什么?我们马上出山,通知陈有源来砍树,他们要人有人,要枪有枪,所有人眼睛涂上田螺水冲进去杀光迷驼子,再把附近的树砍光不就解决了?

    师父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同意了我的方案,因为这件事不需要我们动手,出个主意就能完成任务,让蝴蝶帮不再找我麻烦。而且迷驼子是一种偏于邪恶的生物,已经害死两个人了,除掉它们是有必要的。

    问题等于是解决了,但我和师父却有些情绪低落,因为除掉了迷驼子,就代表了最后的原始森林消失,陈有源之类的人会更加肆无忌惮地破坏自然环境,对许多人和许多生物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这都是我们不愿见到的。

    “我们只告诉他调查结果和处理的方法,我们不插手。”师父补充了一句。

    这话深得我心,我当然也赞同了。没等到天亮我们就上路了,我和师父都提高了十二分警惕,提防再被迷驼子迷惑了。以师父的经验之丰富和我的感觉之灵敏,之前居然没有任何警兆地被控制了,由此可知迷驼子魅惑术有多可怕。不过现在我有了多一层保障,我身体里面的妖狐已经“清醒”了,生死关头它一定会警醒我的。

    妖狐的清醒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清醒,仅是一种偶然可以感应到我的状态,可能像人处于浅睡觉中,遇到巨大的声音和和强烈的震动时就会瞬间特别清醒一下,所以只有在我遇到危险,或者我进入某种特别的精神状态时,它才会“显灵”。

    “师父,妖狐告诉我,我练阴阳诀它也能受益,那么以后它能不能脱离封印,再变为人?”

    “这个……这样发展下去它脱离封印是肯定的,但它能不能离开你再变为人我就不知道了,这是史无前例的事。”师父一副极为忧心的样子,低声道,“你要防着它一点,万一……”

    我不由失笑,压低声音有什么用?我能听到的它都能知道,我和它现在简直就是同一个人。我并不认为妖狐会害我,可能它还对我有那么一点情意,所以我与迷驼子要拜堂时它勃然大怒,有些吃醋的味道。唉,现在是两个灵魂共用一个身体,比夫妻还要亲密,它喝点醋也正常。

    我突然有些期待,希望它能再变成人出现在我们面前,至少我们是最知己的朋友。要让它变成人,我就要更加努力练功,这样也好,我又多一个练功的动力了。

    一路上的景色与我们来时相同,我和师父状态正常,没有受到迷驼子的骚扰,天渐渐亮了,我和师父都松了一口气。其实迷陀子很胆小,不会靠近人多的地方,极少正面与人冲突,都是躲在暗处控制人的心智,它们大概也知道了我不好惹,所以没敢追来。

    凌晨五点多我们就到了后坉村,师父借用村长的电话拨通了陈有源的手机,里面传来他极不耐烦的声音:“什么事啊这么早……”

    “我是周潭,事情有些眉目了,金矿附近有一群迷驼子,东西是它们偷的,人也是它们害死的。”

    “啊,迷驼子?”陈有源惊呼一声,显然他也知道迷驼子是什么,“那,那现在该怎么办?”

    师父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放弃开采金矿;第二,多带上了些人和刀枪,另外还要带些新鲜的田螺,把所有迷驼子都杀了,再把它们巢穴附近的树木砍光……”

    陈有源道:“没问题,要多少人我都有,猎枪我也有一些,还可以向派出所借几个人带手枪来,你在那边等我。”

    师父急忙道:“这件事我就是这样给你处理了,任务完成了,杀迷驼子的事你们自己动手。”

    “等我过去再说!”陈有源掐断了通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