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鹰嘴崖

    我师父身上有怪味,最近虽然讲卫生了许多,但烟味还是很重,有时咳起来就没完没了,所以我是绝对不肯跟他同床共枕的,夜里单独睡一间。

    躺下没多久,我就听到了隔墙传来少儿不宜的声音,一对小夫妻开始打肉搏战了。最初女的还压抑着声音,只是哼哼几下,却经不起男的勇猛异常,声音渐渐大了起来,吵得我心慌意乱。可恨我听觉太灵敏,隔了一层厚厚的土墙各种声音还能听得很清晰,那效果比配音出来的h片要真实多了。

    我暗骂晦气,塞住了两边耳朵,各种声音终于没那么清晰了,但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想入菲菲……看来我也真该交个女朋友了。

    好不容易等到隔壁战斗结束了,我以为下半夜能睡个好觉,不料没过多久又战火重燃,男的不停向女的挑战,女的却不想应战,推三阻四,说话的声音也就多了起来。

    女:“你让我睡一下好不好,没夜没日的搞,你不累我都累死了。”

    男:“****,你躺在下面不要动累个屁啊?我去外面挣钱,累死累活,你在家里享福,玩你不应该么?”

    “我在家里要洗衣服、煮饭、喂猪喂鸡,忙里忙外,怎么就享福了?”

    “……”

    小两口吵了起来,吵了一会儿,男的不管女的同意不同意,强行把她压住硬来,女人哭了:“呜呜……你从金矿回来,不是喝酒就是做这个,就算你不把我当人,也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体啊。”

    男的低声咆哮了一声:“不要提金矿!”

    女的不敢吭声,却也没心情应承他,毫无声息任由男的纵横驰骋。我听到这个男的是矿工,急忙集中精神细听,怕漏过了一个字。

    过了足有十分钟,男的停止了运动,倒在床上大声喘气,喘了一会儿主动开口:“我压力很大,心情不好。”

    “嗯,我知道。那么危险,以后不要干了”

    男的沉默了一会儿说:“也不是危险,那个人不是被机器绞死的……”

    “啊……那,那是怎么死的?”

    “是被……我不能说,真的不能说,要是被人知道了,我要坐牢,陈老板也不会放过我们一家人。”

    女人道:“你现在跟我说,我绝对不告诉别人。”

    男的犹豫了好一会儿:“算了,说了吓着你,还是不要问了,睡觉。”

    女人有些生气:“要是老婆都不能相信,你还能相信什么人?”

    男的也有些火气:“你们女人的破b能关得住话?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传出去就要死全家的!不要再啰嗦,马上睡觉,不睡我再玩你一次,玩死你!”

    我听得莫名其妙,如果是隔壁这位杀了人或误伤了人,现在就不可能在家里玩俯卧撑了;如果不是他杀了人或误伤了人,就不会有坐牢的风险,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第二个死者不是被机械绞死的,那么他是怎么死的?这个死因一定非常离奇古怪,以至于陈有源严加控制不敢外传,矿工们心里面也留下了极可怕的阴影,所以隔壁这位老兄只能不停喝酒和做俯卧撑来排除压力。

    我一整夜几乎都没有睡好,脑海中老是出现各种恐怖死法的尸体,结果第二天早饭我都没胃口。我告诉了师父昨夜听到的话,师父只是点点头,没有去找隔壁的矿工,他连老婆都不肯说,更不可能对我们说,没必要浪费时间。

    村长叫两个人骑摩托车送我们进山,这条路就是为了开采金矿修建的,在山沟里弯过来绕过去,极其难走。山高且陡,迎面欲倒,山上满目苍翠,基本还是原始森林。

    路边时常可以见到一条小河,准确地说不是小河,而是一条山涧,本该清澈见底的水却有些浑浊,看不到任何鱼虾。岸边有大量淤积的泥浆,突出水面的石头上有一层层的泥印,毫无疑问金矿在作业时,这里的水会更浑浊。

    为了修路,大树也砍了不少,有的地方山坡被炸塌了半边……我不是什么环保使者,没有伟大的情操,但看到大自然被如此破坏,变得如此不和谐,心情还是有些沉重。

    半个多小时后,摩托车手突然停了下来,说沿着大路往前走很快就到,然后他们就急急忙忙往回滚了。

    我和师父站在一处较空旷的地方往前看,前面有一个山头突悬如鹰嘴,悬崖高有上百米,下方淹没在古木林中,那就是鹰嘴崖。鹰嘴崖对面不远也是一座高耸的悬崖,采矿地点就是在两座山之间的深涧中。

    再往前看,可以看到一座更高的山峰,山顶被云雾遮住,那就是令人谈鬼色变的云顶山了!

    “师父,猛鬼山寨是不是有很多鬼?”

    “嗯。”师父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眼光还在望着云顶山,像是在想什么心事。

    “会不会是猛鬼山寨的恶鬼跑下来作祟?”

    “可能吧……”师父突然清醒过来,转头望了我一眼,“应该不会,猛鬼山寨不是在这个方向,有点远,而且那里的冤魂厉鬼只进不出。”

    “为什么?”

    “咳,咳,关于猛鬼山寨的事,以后我会告诉你的,现在跟你说了也没有用。走吧,先去金矿看看。”

    我最痛恨师父这样遮遮掩掩的,忍不住又问:“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师父沉下了脸:“那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靠近了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比如说地狱,你知道它存在,但没有必要进去‘地狱七日游’吧?既然你永远都不必进去,又问那么多做什么?”

    师父很少这样严厉地对我说话,我不敢再问了,但心里的好奇更甚,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让人们这么害怕呢?

    我曾经听村里的老人说过,以前有一股非常厉害的土匪盘踞在那儿,解放后好多年还在,直到十多年前突然全部死了,然后开始闹鬼。那儿人迹罕至,不会造成什么危害,在普通人眼中也只是一个闹鬼闹得很凶的地方,为什么我师父说得如此严重?

    我满怀疑问与师父往前走,渐渐进入了鹰嘴崖下方的深涧中,这儿怪石林立,巨树成阴,显得很潮湿和阴暗。天公不作美,这时下起了蒙蒙细雨,微有些雾气飘荡,更加显得阴森。

    再往前走一些,可以看到不少巨树被放倒了,山坡上较平缓的地方零零散散有些简易木屋,深涧下面则被挖得乱七八糟,植被被大面积破坏了,但没有看到相关机械。我和师父走到一栋木屋前往里看,里面空荡荡的,地面有一些快食面包装袋、烟头、破鞋子之类,一个就地取材搭起的床上辅了些干草,斜挂着一件破衣服,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也许是闹鬼之后,工人把东西都搬走了。我和师父继续往前走,连续看了几个木屋都是差不多的情况,可是采矿机械哪里去了?陈有源还说最多三天就要再开工呢!

    我和师父继续往前走,前面没有木屋了,但还有路,而且深涧下面的凌乱痕迹也在继续往前,可能最近作业的地点在前面。

    这只是一个较小规模,很不规范的金矿,沿着深涧溪谷在两岸乱挖,到处是土堆、水塘、倒下的树木横七竖八。师父打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哈:这简直就像一百头野猪拱过!

    我问:“他们为什么不在一个地方整齐地挖进去呢?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金矿都是很整齐的。”

    师父四处看了看说:“我看这儿还不是真正的金矿,岩石里面是没有金子的,只有沙土和碎石中才有从上游冲下来的金沙,所以他们挖的都是河边的泥沙和碎石,上游的含金量应该更高。”

    我点了点头,师父又说:“金子很重,粗的金沙、金豆不容易被水冲走,所以下游只能淘到薄如蝉翼、细如芝麻的片状金沙,越接近上游的金矿,金沙就越粗大。”

    我们一边说一边往前走,又走了有十几分钟,前面的溪谷中出现了机械的身影,两岸被破坏得并不严重,岸边平缓的地方比较集中地建了十几间木屋。

    这些木屋比之前的木屋更大更整齐,集中在同一片区域,还挂有食堂、仓库、办公室之类的牌子。显然之前的木屋是采矿队刚进山时搭建的,不像样子,眼前这片木屋则是最近有规划地建造的,准备大干一番。

    “师父,看样子他们是搬到这儿才开始出问题。”

    “嗯,那么依你看是什么东西作怪?”

    “我要先看看再来推测。”原先我一直认为是上吊的那位矿工死后怨气不散,回来害了第二个人,但是现在已经可以基本排除这个原因,更有可能是搬到新地点才造成两次死亡事件。

    虽然下的只是毛毛雨,却已经差不多把我们的衣服都打湿了,师父推开一间木屋钻了进去,我准备烧起一堆火来烤干衣服。这时我才注意到,在这片木屋中间的空地上有一堆篝火燃烧后的余烬,旁边有凌乱的脚印,破碎的瓷碗和烧黑的铁叉,像是矿工们撤离之前曾经在这儿进行过篝火晚会。

    望着这堆灰烬,我没来由的一阵厌恶和反感,不想靠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