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树心

    一道天雷,把几个人都合抱不过来的千年大樟树轰倒了,所有枝叶和根须都化为飞灰,仅剩下树身最粗大部分的一截树心,长约四米,直径约一米,表面焦黑,还在冒着黑烟。

    相距仅几米的另两棵大樟树,仅是被震落了一些树叶和小枝,可以用毫发无伤来形容,简直令人不敢置信。

    蛇妖死了,全身焦黑直挺挺躺在离大樟树七八米的地方,头朝外,显然它是想逃走的,但被天雷之威压住跑不动了。

    我用脚踢了一下,蛇身立即就碎成了黑色碎屑,仅剩下尾巴一小截。师父小心地把它捡了起来,其实这不能算是尾巴,只是蛇妖尾巴尖端上的角质刺,黄褐色,半尺来长,扁平,尖锐,整体微略变曲,有很细的条纹。

    师父当宝贝似的放进了口袋,我眼光扫来扫去,没看到黄鼠狼的尸体。再转到树后,却看见老疯子愣愣地坐在那儿,破棉袄被震碎了大半,有烧焦的痕迹,但他看上去却没什么事,真是个命大的家伙。

    “你有没有看到一只黄鼠狼?”我问老疯子,这时我已经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了。

    老疯子没有理我,依旧呆呆坐着,师父跟在我后面过来了,笑道:“他是疯癫子,问他也是白问。”

    老疯子突然白眼一翻,怒叱道:“你才疯癫了,你一家都疯癫了!”

    师父一愣,随即又笑道:“不要跟疯子一般见识!”

    老疯子哼了一声:“你夫人薄情寡义,欺贫重富,不念夫妻母子之情与人私奔,不疯吗?你儿子不学无术,目无法纪,为了几个钱打劫伤人,结果身陷牢笼枉度青春,这不疯吗?你女儿不知孝悌,爱慕虚荣,连亲生父母都不要了,这算不算疯?你们都以为我疯了,其实是你们都疯了!”

    师父傻了眼,我也愣住了,一个能说出这样话的人,怎么可能是疯子?

    老疯子此刻眼神明亮,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旁若无人就走,走的却是离开村子的方向。我师父忍不住问:“你要去哪里?”

    “我要去仙岩顶上修道,以后你可以叫我煮石道人,哈哈……”老疯子手舞足蹈,哈哈大笑,一边跳还一边唱,“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我和师父对视一眼,都明白老疯子被雷击之后已经不疯了,但是他无法面对曾经经历过的事,所以决定去当道士,并且继续装疯卖傻。

    老疯子,不,还是叫他煮石道人吧,据说在他落难时,他夫人悬梁自尽了,具体原因外人不知,那个年代太乱了。他有一个儿子,但没有得到他天才基因遗传,没读几年书就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几乎等于文盲,如今三十多岁了还没有结婚……对煮石道人来说,世间没多少东西牵挂了,去当道士对他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

    我突然发现师父望着煮石道人的背景流泪了,其实他的人生轨迹与煮石道人极其相似,他没有疯,却比疯了更痛苦,而这种痛苦我这一代人是无法真正体会的,只有他与煮石才能真正互相理解。

    “过几天我去找你喝酒!”师父大声说。

    煮石道人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师父转到了一边,抹掉了眼泪,等到他转过头来望向我时,脸上已经有些欣慰的笑意,眼神有些暧昧。

    我有些背上发毛:“师父,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师父没好气地说:“我看看徒弟不行么?”

    “呃,当然行。”其实我明白师父笑的原因,也许他的一生很失败,但现在他至少还有一个希望,那就是我。

    附近没有黄鼠狼的尸体,但事实上我和师父并没有见过它,只是推测它的存在。天雷降临之前,它的灵体是在老疯子身上的,应该没有逃脱,那么它的灵体已经被灭杀,本体既使活着也灵智全失,与普通黄鼠狼差不多,没有威胁了。

    很多村民赶来,先是震惊,然后是欣喜,再之后是感恩,感谢苍天有眼灭杀妖物拯救了村民。天雷击下之时,附近有许多人都被震晕了,但很快都醒了,都没受伤,并且村里许多昨晚发疯的人也在这一声巨响中清醒了。

    听老人说,以前本村和附近乡里曾有过多次雷劈死人的现象,奇怪的是站在旁边的人毫发无伤,被击死的人无一例外是奸恶忤逆之徒,所以人们认为雷电是上天在惩罚大奸大恶之人,不会殃及无辜。

    对于这种传说,以前我是不怎么相信的,假如真有这种事,全世界的大坏蛋都死光了,还需要法律做什么?但现在我信了,那一道闪电明显就是针对大樟树的,大樟树之前不敢太嚣张,可能也是怕引来天雷,这说明达到了某个准则的极限,老天爷是真的会降下神罚的。

    那一记巨雷之威,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我相信所有经历了这一场风波的人,心里面阴暗的东西都会大幅缩减了,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全村每一个能走动的人都来亲眼见证奇迹,只有一家人没有来。胜玉婆死了,差不多在蛇妖出现的时间,范强挣断了绳索,用菜刀砍死了她,据说砍了无数刀,体无完肤,整个房间里都是血——正如范强所发的誓言一样,他要把害死阿桐的人的血放光,只是他在做这一切时,神智已经不清了。

    老疯子走了,但后来村里又多了一个小疯子,而我与范家的恩怨也没有到此结束。胜玉婆的女儿在石狮打工,急急忙忙赶回来了,有其母必有其女,此女几乎完全传承了胜玉婆泼辣、狠毒、无赖、唯我为中心的秉性……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再说雷击现场,人们感叹一番之后纷纷离去,家里牲口都死光了,几天来所有生活都混乱了,得回家收拾收拾去。师父一直在倒地的焦树旁边转来转去,没有回去,我也只好在一边等着,直到人们基本走光,只剩下十几个老人和小孩。

    师父把砍刀递给了我,低声道:“被雷击残留下来的木头,是制作法器的好材料,你把它砍开看看里面还有没有没烧焦的地方。”

    我这才知道师父的意图,拿过砍刀立即开始砍削。这一截是大樟树的树心,本来是很坚硬的,但现在已经变成了黑碳,很容易就削下了。往下刮削了半尺左右,露出了焦黄色的木材,我没有再深挖,而是把完全碳化的地方先削掉。

    奶奶见我一个人摆弄得慢,跑去叫我叔叔来帮忙,叔叔用一把阔嘴木工斧头砍,进度快多了。

    随着黑碳掉落,焦黄色的木材逐渐显露出来,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小孩子突然说:“看起来像一个人啊?”

    我后退一些细看,果然是一个人的形状,头部、双肩、一只手和双腿已经露出来,完全符合人的身体比例,但高度达到了四米左右。我非常震惊,之前我接触到大樟树时,不止一次感应到巨人的形象,村里也有多人见到“屋顶高的神人”,现在大树干里面真的有一个“人”,怎不让人惊讶?

    也许只是雷火烧焦大樟树时,凑巧烧出了人的形状,为了证实这一点,我走到“木人”头部,把小块焦碳挖掉。随着黑碳的剥落,人脸的软廓渐渐清晰,有鼻子有耳朵,眼睛和嘴唇的样子也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相当好看的男性的脸,如果把黑碳全部挖掉会更清晰……

    师父的声音在我后面响起:“不要再挖细的地方了,以免惊世骇俗,这焦黄的木材已经酥脆,没有用了,再挖到深处看看。”

    我本来还想把整个人清晰挖出来,作为一件见证灵异的证据,听了师父的话才想到这件事太匪疑所思了,会引起太大的轰动。事情闹大了,必定会有人来处理,东西也必须收缴,那么我不但得不到挖出来的东西,还会有麻烦。

    我只能忍痛割爱,一顿乱砍把巨人的脸部砍烂了。师父则在一边“妖言惑众”,说树里面还有妖气,会让人倒霉,所以我要把它砍烂,妖气外泄说不定还会出现意外……说这话的时候他一脸沉重,好像有天大的祸事,吓得围观看热闹的老人扯着自家小孩跑了,最后几个小孩也被我师父吓跑了,现在谁不是惊弓之鸟?

    形成巨人的木料要比外面的材料更硬,所以遭受雷火焚烧之后,外面完全碳化了,里面只是变成焦黄色,并且轮廊清晰完整。但正如师父说的,形成巨人的木料已经变得很酥脆,一砍就崩塌,没什么作用了。

    我砍掉了木人半个头,中间也焦黄酥脆了,没有坚固的木料,现在唯一的希望是胸部,因为那儿最大最厚,也许会有残留。

    我拿过了叔叔手里的斧头,对着木人的胸部一阵狂砍,大约砍到了心脏的部位,斧头突然遇到特别坚硬的东西,震得我手发麻。我扒拉开碎屑,看到了下面有些地方是橙红色的,不是烧焦的颜色。

    师父凑过来一看,大喜过望:“这是这儿,把它挖出来!”

    我快速挥动斧头把洞口扩大,然后再深挖,里面那块木料非常坚硬,不用担心碰坏了,我可以毫无顾忌地砍。半个多小时后,那块残留的木料基本露出来了,比手掌略大,颇像是人类的心脏,色泽橙红,表面光滑,坚硬程度不亚于玉石。

    整棵大樟树的树枝、树根以及外面厚厚一层木材已经在雷击时完全消失了,存留下来的那一截就是树心,木人是树心中的树心,而我挖到的这一块又是木人的树心,是第三层树心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