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你害怕了?

    夜释帅气的眉紧紧的蹙了起来,看着夜非墨和洛菀离开方向,他浅灰色的眸中,布满了莫名的情愫。

    原本跟着托尼他们过来,他只是想要再逗弄一下那个小泪痣而已,却没有想到居然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他从未见过三哥什么时候这样慌乱紧张过。

    在夜释心中,夜非墨是近乎完美的强大存在。

    慵懒谈笑间,从来都是镇定自若,只手掌控全局。

    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击溃夜非墨。

    可是刚才……

    神色那般紧张在意,带着盛怒的将那女人拥在怀中的夜非墨,是他从小到大都不曾见过的。

    那样真实情绪的流露,夜非墨毫不掩饰。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居然就这样轻易的左右了夜非墨的情绪。

    夜释微微歪着头,靠着走廊青色墙壁,浅灰色的眸中,眸色一点点加深起来。

    —————————分割线————————

    甩开了众人,夜非墨抱着洛菀一路前行,面色阴沉的模样,让夜鹰里的人纷纷避让。

    他将她搂的紧,即便是这样,夜非墨还是感觉到她的身子缩在他的胸膛在抖。

    她这样的害怕惊惧的模样,让他的心都紧紧揪了起来。

    洛菀是真的被刚才的场景吓到了。

    她从小生活长大地方和环境,从来都是歌舞太平,哪怕是打架斗殴洛菀都很少见到,可现在……

    她真的不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黑暗面,这样的残酷血腥,视人命如草芥。

    手起刀落,鲜血四溅。

    尤其是想到夜非墨那轻淡的口气,想要将那人的十指都生生砍下来,洛菀就觉得自己的手指都开始隐隐发寒,发疼。

    原来,真实的夜非墨其实也是这样的残忍无情。

    那么,若是她真的不听话,是不是他也会这样对自己的,砍掉她的手脚,或者更甚……

    想想就觉得自己很怕,洛菀现在怕极夜非墨。

    靠在他紧实的胸膛,嗅着他身上的兰麝之香,洛菀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她开始有种感觉,自己被他就缠上,就像是在走高空钢丝一般的危险,战战兢兢,步履艰难。

    要是他轻轻的摇一摇钢丝,或许她就会跌下去,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身子,抖的更厉害,她连头都不敢抬。

    …………

    夜非墨将一路将洛菀抱回自己房间,回到卧室。

    随手关上了门,将她柔软纤细的身子抱坐在了床上。

    洛菀仍旧低着头,柔滑的长发倾泻下来,像是质地上好的锦缎披散在她肩头,挡住了她大半个脸颊,手指苍白的紧攥在一起。

    样子带着一种脆弱易折损的美丽。

    夜非墨单膝跪在床边,湛然的脸上不见一丝的怒意和寒冽,他温柔的望着她,伸手想要去抚她的手。

    指尖刚触到她的,洛菀就抖了一下,像是被什么灼烧到了手指一般的缩回自己的手。

    夜非墨动作一窒,随即,脸上的表情更加温柔怜惜。

    “你害怕了?”慵懒的嗓音,十分的好听,轻柔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