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狠绝的咬着他的名字

    洛菀是在天黑了以后才回到夜非墨的别墅的,她回到公寓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随身的东西,只带了一个小背包。

    知道自己要去三个月,洛菀给身在小城的父母打了一个电话,编了一个还算是比较圆的谎,瞒下了要跟夜非墨走的事情。

    她不敢说实话,要是家里人知道她跟他还有牵连,不知道要气成什么。

    爸爸本就身体不好,妈妈也操劳的厉害。

    洛菀一想起曾经的父母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现在却要蜗居小城,事事亲力亲为,她就的难受……

    既然债都被夜非墨还完了,她就将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攒下来的钱全部打给了父母。

    听得出来,爸爸经过企业破产的那一次事情,打击很大,已经没有那么的心思和精力再去从头开始,再次建立另一个洛氏企业了。

    洛菀攒下的这些钱,其实也足够两个老人安安稳稳的过剩下的日子了。

    但是……即便是这样,听着电话那边已经苍老的声声叮嘱她的父母,她还是忍不住的落下了泪……

    呜咽着,不让洛爸爸洛妈妈听见,洛菀仓皇的挂掉了电话,狠狠的咬唇才忍住簌簌而下的泪滴。

    抬手,擦拭着脸上的泪滴,洛菀的手每擦一次,心中的愤怒就加重了几分。

    夜非墨,她无声而狠绝的咬着他的名字,仿佛这样的那愤怒的由来就有所出了……

    不过这样的愤怒,到叫洛菀心中生出了无限的勇气,支撑着她慢慢的再次骄傲的微扬起下巴。

    曾经那么艰难她都站起来了,如今,她更加不会倒下。

    没有人能将现在的她击败,哪怕是夜非墨也不行。

    一年前,她折在他手上一次,但是,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洛菀深吸了一口气,一遍遍的这样告诫自己。

    擦干了泪,将公寓的门锁好,提着收拾好的几件随身衣服,坚定的朝夜家别墅而去。

    —————————分割线—————————

    晚上的夜家别墅,虽然灯火通明,却没有一个人,白天没有佣人就显得冷冷清清的,到了晚上,整个别墅就像栋是空宅,没有一丝的人气,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

    洛菀直接伸手推开了客厅的门,她以为有人在家,可走进去并没有看到托尼和夜非墨。

    她现在也没有心情管他去了哪里,关上了客厅的门,径直朝楼上白天她呆过的房间走去。

    楼上更是安静的不得了,走道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连洛菀脚步的声音都被掩去了,那样的悄寂,仿佛是只能听见她略微有些不安的心跳声。

    好不容易走到了房间门口,洛菀伸手推开门,慢慢走了进去。

    卧室里还是白天的样子,只有床边亮着两盏壁灯,柔和的灯光就像是澄莹的月色一般,幽幽的洒满了整间卧室,将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镀上一层朦胧的光芒。

    那张软绵的大床边上,侧卧着一个修长清俊的身影,他裸着上身,从胸膛以下都盖着丝被,像是睡着了一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