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洛菀,你可真有种!

    这一次,洛菀被打的撞向沙发的木质手扶背,前额重重的磕了上去,她连痛哼都呼不出来了。

    眼前一片的晕眩之感,视线都模糊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神智都已经不太清楚的样子。

    张宇狠狠的扯过了她的身子,目光贪婪又充满了色yu,低低的赞叹着。

    “洛菀,你可真美!”

    这个女人,他早就很喜欢很久了,这样的美人,又有谁不喜欢呢?

    如今,看着眼前的饕餮盛宴,张宇浑身都狰狞兴奋起来了。

    “今天就让我尝尝A市的第一美人是什么滋味!!”说着,他连衣服都没脱,就朝洛菀身上压去。

    昏沉中的洛菀一阵难受,她强撑着保持最后的一丝神智,转头哑声低叫道:“不要!!”

    张宇寻不到她的唇,倒也不逼迫,直起身子转而去解洛菀雅兰的裙装。

    他似乎是激动兴奋的手都有些发抖了,颤颤的解着她的衣服。

    洛菀紧闭着眼睛,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只是觉得他沉沉的压着自己的身子,洛菀头疼的喘不过气,像是要窒息一样。

    她的头好疼,好疼……

    “嘭!!”屋内好像发出了一声巨响!

    她来不及睁眼去看,接着身上一轻,那种窒息感觉才减轻。

    好在,张宇还没有解开她的裙子,就被人扔到了一遍。

    接着,额头上冰凉如玉的手指贴了上来,像是在试探她的伤情,那微凉的感觉让洛菀觉得一阵舒服。

    身上也被裹上了什么东西,接着身子被人扶了起来。

    “我想吐……”洛菀难受的吐着字眼,慢慢的睁开了自己沉昏的眼。

    入眼,就看到了扶抱着自己的人。

    一张沉郁盛怒到极点的脸,淡色凉薄的唇,漆黑如墨的眸子。

    “洛菀,你可真有种!”

    看着她双颊高高肿起,唇色染了血丝的样子,夜非墨盛怒的冷哼,眼底的怒焰,像是要把她烧成灰烬一样。

    手却是微一用力,将洛菀的身子横抱在了怀里。

    洛菀咬唇,强烈的忍着头疼感觉,眼中朦胧的看着他,也笑了,断断续续强撑着说道:“卖给你也是卖,卖给别人也是卖,我又何必看你的脸色!”

    说完,她闭着眼睛舔了舔唇角的微甜的血丝,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让她一说话都疼的想要落泪。

    “好!”夜非墨冷笑了一声,咬牙切齿的吐出一个字。

    看她难受成这样还嘴硬,还不忘讥讽自己,反唇刺伤自己,看来她应该没什么大碍的,暂时死不了。

    夜非墨双手搂紧了洛菀大步的走了出去。

    洛菀也不再开口,紧闭着眼睛,头疼真的很厉害,伴着晕眩的感觉她现在十分十分的想吐。

    夜非墨将她带出了公寓,楼下托尼站在车外等着。

    见夜非墨抱着狼狈的洛菀,他脸色一变,随即拉开车门,让两人坐进去。

    也没有询问,直接将车开向了夜非墨在A市的别墅。

    路上,托尼一边开车,一边识相的打了个电话,叫了医生在别墅里等着。这一次,洛菀被打的撞向沙发的木质手扶背,前额重重的磕了上去,她连痛哼都呼不出来了。

    眼前一片的晕眩之感,视线都模糊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神智都已经不太清楚的样子。

    张宇狠狠的扯过了她的身子,目光贪婪又充满了色yu,低低的赞叹着。

    “洛菀,你可真美!”

    这个女人,他早就很喜欢很久了,这样的美人,又有谁不喜欢呢?

    如今,看着眼前的饕餮盛宴,张宇浑身都狰狞兴奋起来了。

    “今天就让我尝尝A市的第一美人是什么滋味!!”说着,他连衣服都没脱,就朝洛菀身上压去。

    昏沉中的洛菀一阵难受,她强撑着保持最后的一丝神智,转头哑声低叫道:“不要!!”

    张宇寻不到她的唇,倒也不逼迫,直起身子转而去解洛菀雅兰的裙装。

    他似乎是激动兴奋的手都有些发抖了,颤颤的解着她的衣服。

    洛菀紧闭着眼睛,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只是觉得他沉沉的压着自己的身子,洛菀头疼的喘不过气,像是要窒息一样。

    她的头好疼,好疼……

    “嘭!!”屋内好像发出了一声巨响!

    她来不及睁眼去看,接着身上一轻,那种窒息感觉才减轻。

    好在,张宇还没有解开她的裙子,就被人扔到了一遍。

    接着,额头上冰凉如玉的手指贴了上来,像是在试探她的伤情,那微凉的感觉让洛菀觉得一阵舒服。

    身上也被裹上了什么东西,接着身子被人扶了起来。

    “我想吐……”洛菀难受的吐着字眼,慢慢的睁开了自己沉昏的眼。

    入眼,就看到了扶抱着自己的人。

    一张沉郁盛怒到极点的脸,淡色凉薄的唇,漆黑如墨的眸子。

    “洛菀,你可真有种!”

    看着她双颊高高肿起,唇色染了血丝的样子,夜非墨盛怒的冷哼,眼底的怒焰,像是要把她烧成灰烬一样。

    手却是微一用力,将洛菀的身子横抱在了怀里。

    洛菀咬唇,强烈的忍着头疼感觉,眼中朦胧的看着他,也笑了,断断续续强撑着说道:“卖给你也是卖,卖给别人也是卖,我又何必看你的脸色!”

    说完,她闭着眼睛舔了舔唇角的微甜的血丝,脸颊上火辣辣的疼让她一说话都疼的想要落泪。

    “好!”夜非墨冷笑了一声,咬牙切齿的吐出一个字。

    看她难受成这样还嘴硬,还不忘讥讽自己,反唇刺伤自己,看来她应该没什么大碍的,暂时死不了。

    夜非墨双手搂紧了洛菀大步的走了出去。

    洛菀也不再开口,紧闭着眼睛,头疼真的很厉害,伴着晕眩的感觉她现在十分十分的想吐。

    夜非墨将她带出了公寓,楼下托尼站在车外等着。

    见夜非墨抱着狼狈的洛菀,他脸色一变,随即拉开车门,让两人坐进去。

    也没有询问,直接将车开向了夜非墨在A市的别墅。

    路上,托尼一边开车,一边识相的打了个电话,叫了医生在别墅里等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