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谁也不能碰她

    夜非墨以洛菀的爸爸要挟她,让她根本没有了任何的退路,要么还钱,要么委身与他,再也没有第三条路。

    他还真是死死捏住了她的软肋。

    不过,她是不会认输的!

    既然他想要玩,她见招拆招就是了!!!

    ——————————分割线——————————

    A市的夜家别墅。

    夜非墨神情放松的靠着沙发上,如玉的指尖缓缓的抚着那两张被洛菀原封不动退回来的协议,他脸上带着慵懒到极致的笑,魔魅阴柔的像是死神之子。

    “殿下,这样逼迫洛菀小姐会不会太过分了!?”一旁的托尼也猜不透夜非墨的意思,只是觉得今天看到洛菀小姐的样子,觉得她真的好可怜了。

    被殿下这样的男人招惹上,简直是没有活路啊!

    夜非墨不答话,噙着的笑意在渐渐深浓。

    是,他就是在逼她!

    往绝路上逼,他就是要逼的她示弱,逼得她来找自己示好,逼的她乖乖的再次回到身边。

    夜非墨听着托尼回来之后的报告,凉薄的唇高高扬起,看清心情很是愉悦……

    “她就说了这些吗?”夜非墨指尖将协议轻轻的叠一起来,不疾不徐的说道。

    “是。”托尼点头,暗叹殿下还真的狠得下心这么对洛小姐。

    夜非墨眸中闪过了算计的得逞的幽光,抬手,将已经折叠好的协议放回了桌边,他拿起了手机,又打了几通电话,告诉了所有的人。

    洛菀这个女人,以后……谁也不能碰她!

    谁也不准再雇佣她,更加不能再靠近她!

    他彻底断了她的财路,看她怎么在这一个月内还他钱。

    他要让她老老实实的来找她~~把自己送上门。

    现在,他就等着收网了,一定会得到让他满意的结果的。

    想到这里,夜非墨懒懒的伸了一下腰,动作好看的就是傲立雪山慵懒而霸气的雪豹。

    “你密切的注意着她的动向,有什么事情立刻向我汇报!”夜非墨嘱咐道。

    他逼的这样紧,难不保那个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况且……她还是一只很桀骜不驯,又很漂亮的兔子。

    想到这里,夜非墨微微翘唇。

    “先下去吧。”

    “是!”托尼领命,大步离开别墅。

    客厅里,只留下了夜非墨一人。

    他的清冽目光又扫向了那折叠好的协议,眸底潋滟迤逦的微光波动。

    她一定会同意这个协议的,到时……他就会再次的牢牢抓紧她。

    ……

    领命出门的托尼直朝洛菀郊区的小公寓去了,他其实也是有些担心洛菀小姐的。

    一个月,让一个没有了任何收入的柔弱女子还那么多的钱,希望洛小姐那里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尤其是殿下还逼的这样的紧。

    托尼没有忘记他从洛小姐公寓出来的时候,她脸上那坚定又决然的目光,有些叫人心惊。

    —————————分割线——————————

    而此时,洛菀在小公寓呆了一天,也想出了对策!夜非墨以洛菀的爸爸要挟她,让她根本没有了任何的退路,要么还钱,要么委身与他,再也没有第三条路。

    他还真是死死捏住了她的软肋。

    不过,她是不会认输的!

    既然他想要玩,她见招拆招就是了!!!

    ——————————分割线——————————

    A市的夜家别墅。

    夜非墨神情放松的靠着沙发上,如玉的指尖缓缓的抚着那两张被洛菀原封不动退回来的协议,他脸上带着慵懒到极致的笑,魔魅阴柔的像是死神之子。

    “殿下,这样逼迫洛菀小姐会不会太过分了!?”一旁的托尼也猜不透夜非墨的意思,只是觉得今天看到洛菀小姐的样子,觉得她真的好可怜了。

    被殿下这样的男人招惹上,简直是没有活路啊!

    夜非墨不答话,噙着的笑意在渐渐深浓。

    是,他就是在逼她!

    往绝路上逼,他就是要逼的她示弱,逼得她来找自己示好,逼的她乖乖的再次回到身边。

    夜非墨听着托尼回来之后的报告,凉薄的唇高高扬起,看清心情很是愉悦……

    “她就说了这些吗?”夜非墨指尖将协议轻轻的叠一起来,不疾不徐的说道。

    “是。”托尼点头,暗叹殿下还真的狠得下心这么对洛小姐。

    夜非墨眸中闪过了算计的得逞的幽光,抬手,将已经折叠好的协议放回了桌边,他拿起了手机,又打了几通电话,告诉了所有的人。

    洛菀这个女人,以后……谁也不能碰她!

    谁也不准再雇佣她,更加不能再靠近她!

    他彻底断了她的财路,看她怎么在这一个月内还他钱。

    他要让她老老实实的来找她~~把自己送上门。

    现在,他就等着收网了,一定会得到让他满意的结果的。

    想到这里,夜非墨懒懒的伸了一下腰,动作好看的就是傲立雪山慵懒而霸气的雪豹。

    “你密切的注意着她的动向,有什么事情立刻向我汇报!”夜非墨嘱咐道。

    他逼的这样紧,难不保那个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毕竟,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况且……她还是一只很桀骜不驯,又很漂亮的兔子。

    想到这里,夜非墨微微翘唇。

    “先下去吧。”

    “是!”托尼领命,大步离开别墅。

    客厅里,只留下了夜非墨一人。

    他的清冽目光又扫向了那折叠好的协议,眸底潋滟迤逦的微光波动。

    她一定会同意这个协议的,到时……他就会再次的牢牢抓紧她。

    ……

    领命出门的托尼直朝洛菀郊区的小公寓去了,他其实也是有些担心洛菀小姐的。

    一个月,让一个没有了任何收入的柔弱女子还那么多的钱,希望洛小姐那里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尤其是殿下还逼的这样的紧。

    托尼没有忘记他从洛小姐公寓出来的时候,她脸上那坚定又决然的目光,有些叫人心惊。

    —————————分割线——————————

    而此时,洛菀在小公寓呆了一天,也想出了对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