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把你喂的饱饱的

    我会把你喂的饱饱的

    她抬手解着脖颈上凉凉的项链。

    而关航的意识已经回归。

    他收回了一脸震惊的神色,但心里还是隐隐有些颤栗的情绪存在。

    是的,他在害怕。

    人生中第一次,在害怕。

    如果白浅秋是笑着问他的,他或许会认为她是在开玩笑。

    可是当她对着他满含歉疚,哭着流泪问出这句话时,他的脑海里瞬间就懵了。

    他隐约觉得,白浅秋的身上似乎真的发生了她所说的这件事。

    啊……

    只要一想到,他心爱了呵护了挂念了多年的女孩子已经被别的男人占据时,他的心里就觉得抓狂了。

    他心想,回去好好的查一查了。

    查一查这些年他离开后,白浅秋的身边发生了什么。

    即便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他还是不能够放弃她。

    他依然单膝着地,脸上是宽和的笑:“没关系,谁年轻不犯点错呢?以后,”他的声音带着点苦涩:“改了就好。”

    他低下了头,落寞了下,“从遇见你,就认定了你。”

    他没有说,他因为心里有她,这么多年,一直洁身自好,还是处男一个。

    他一直做的打算就是,在他们将来的新婚夜上,彼此能够奉献给对方自己的第一次。

    只怕,现在这么愿望要落空了。

    可是即便这样,他也不想放开她。

    “所以,我不会在乎的,嫁给我吧,我爱你,浅秋,让我对你好一辈子。”

    白浅秋再次后退了一步,她没想到,在她都说明了后,他竟然还要她,还说爱她!

    她刚刚退回去的泪水再一次的流了下来。

    她听到自己故意说:“学长,如果顾清黎亲口告诉我,她不爱你了,那么,我就接受你。你知道的,经历了那件事后,我不敢爱你了。对不起,学长。”

    她不敢去看关航受伤的眼神,将项链快速的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放,转身跑了出去。

    关航吃了一惊,转眼她已跑了出去。

    他不由得苦笑了下,哪里还能找得到顾清黎的身影?如果能找到,早就找到了。

    她不过是找了这样一个拒绝自己的理由罢了。

    他昂头转了下眼珠,将眼中的酸涩眨了回去。

    本想趁着这次见面把婚求了,却没想到她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但是他不会放手的,她是他早就认定的妻子啊!

    他立刻站起来,将鲜花往一旁随手一放,抓起桌上的项链便往外面追去。

    与此同时,楼上有一英挺的男人正举着一杯咖啡倚栏而立,看着关航追了出去,他深邃墨眸冷冽眯起,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意。

    他将咖啡被子重重往旁边一放,也紧跟着走下楼去。

    关航很快拉上了在路上奔跑的白浅秋,清润眸里带着伤痛:“浅秋!你是爱我的,只是无法面对自己失贞的事,对吗?不然你为什么要哭呢?又为什么,为什么非要给我出这样一个难题呢?”

    白浅秋本来在挣扎着,被他说中心事,顿时一怔。

    看她的表情,关航的心头顿时一喜,拉住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心:

    “不管这几年里你发生了什么,你都是我关航认定的要娶的女孩儿,我不会介意那些事的,我只介意你的心里是否有我。现在,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就放心了。浅秋,你若不想结婚,我们可以先不结婚,但你一定要记得,有一个人在等待你嫁给他!”

    他将她手拉起,把戒指温柔的给她戴在了指上:“所以,从此后,在你的心中,只能有我一个男人。等你什么时候相结婚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白浅秋一时恍了神思,没有挣扎,只是就这么定定的瞧着他,这么一个优秀的男子,想要嫁给他的女孩子一定大有人在,她何德何能,得他之爱啊?

    可是怎么办,他太过温暖,她不想放开。

    她抽噎了下,勉强恢复平静说:“学长,你是个孝子,即便我答应你,我们也很难在一起的。不信,你也可以问问伯母,看她愿不愿意我嫁给你。”

    关航愕然问道:“当年我妈妈不是见过你吗?她很喜欢你呀!”

    白浅秋苦笑了下:“如果伯母很欢迎我成为你们家庭的一员,那么,我可以嫁给你。但是,学长,我们两个能不能都冷静几天?在没有找到见到小懒之前,我们都不要提结婚这件事,好吗?”

    因为这几天里,她还得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假装无事的谈论结婚是对学长的一种亵渎!

    关航无奈点点头,看她又想摘掉戒指,他忙又握住她的手:“不许摘掉!我答应你不提结婚的事,也给彼此冷静的时间,但是这个戒指你必须留着。”

    白浅秋擦了擦脸颊,莫名的觉得一阵低寒,就想逃离:“好,我先保管着,现在我要回去了,学长你不必送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关航欲言又止,抿了抿唇,低叹一声,将她拉到了怀里,轻轻的拥着她,想呵护一件珍宝:“那么,从先在开始,我就把你当作我的未婚妻了,在分开之前,让我好好的抱一抱你可以吗?”

    白浅秋没有挣扎,就这么贴着他的胸膛,轻轻的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清香。

    关航静静的拥着她,两人无言,各自心里却都有几分难掩的喟叹和哀愁。

    大约一分多钟后,关航才放开了她,温柔的抬手将她红扑扑的脸上的泪痕一一抹去,笑着责道:

    “都这么大了,还哭鼻子。真羞人,以后不许再哭了。这几天我都不去打扰你了,但是你不准想别人,小懒也不行,记得只准想我。好了,你近来身子不好,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说着松开了白浅秋的手,然后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帮她拦了一个出租车,站在原地微笑着,看她坐进了车里离去。

    等她坐的那辆车子再也看不见了,他脸上的笑容才渐渐淡了下来,低低的叹息一声,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在国外的这几年都没有浅秋的消息了。

    今天听白浅秋的寥寥几语,他就知道了,一定是他的母亲当时做了什么事吧!他记得母亲以前一直撮合他和芷蓓在一起的。

    唉,他以为他和白浅秋结婚是水到渠成,却没想到,竟是苦难重重。

    ……

    白浅秋坐在出租车里,眼神呆滞的看着车窗外,手里无意识的拂着指头的戒指。

    到现在她还觉得不可思议,学长竟然这么突兀的向她求婚了。

    她心里不禁想,假若自己现在是清白之身的话,如果面对学长这样真挚的求婚,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一定会很高兴吧?

    如果她是清白之身的话,那么不管学长的母亲怎么不满,她都可以大无畏的和学长并肩站在一起吧?

    但是,人永远无法将过去失去的变为现在的,所以,当她面对学长的求婚时,只有不安和愧疚。

    她正想着,出租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就见前面堵着一辆黑色越野车,然后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来一个阴寒着俊脸的男人来!

    是南宫珩!!!

    白浅秋一愣,怎么是他?

    南宫珩紧紧的抿着完美薄唇,大步走了过来,将出租车车门一把拉开,然后胳膊一伸已大力的将白浅秋从车上拉下来,连拉带拽的将她往越野车上拉去。

    “你干嘛!”白浅秋被他拖得站立不稳,挣扎着:“我要坐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看这个拉人的男人这么气宇轩昂,强势帅气,和这个哭的眼睛红红的美女很般配,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反正车费已经被之前的那个男人给过了,他转了方向盘就开着车开跑了。

    “上车。”南宫珩将白浅秋拉到越野车旁,冷冷的推了她一下。

    白浅秋被他推的踉跄了下,连忙上了车子。

    南宫珩狠狠的把车门一关,然后紧抿着唇不发一言。车子的向前驶去。

    白浅秋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儿,但是看路途,好像也不是回她那里的道路。

    她略微侧首,看到他坚毅的脸庞,不知道怎地,她就是知道他在生气,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她不禁暗想,他生气不会和她有关吧?那今晚他会不会变着法子的折磨她?

    因为想到了这一点,她心里有点怕怕的,怕说的多,或者说错话惹他发怒,便也缄口莫言。

    南宫珩自是不理她,将车子开得飞快,很快开到了一处繁华地带,然后带着她走进了一处公寓楼。

    白浅秋才想起,他带她来的应该是他新买的房子里吧?

    果然,南宫珩新买的房子是10楼,他和她上电梯时,白浅秋见他背对着自己,电梯壁上反视着他淡漠的神色。

    想到答应做她十五天的女人,结果却收了关航学长的求婚戒指。

    她不由得心虚,悄悄的把手背后,把手指上的戒指褪了下来,塞进了裤子后面的口袋里。

    南宫珩没有忽略这一幕,更加的怒火中烧,好啊,你都拿了别的男人送给你的戒指了,还藏什么藏?!是担心我看到给你扔了?

    他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哼,别给他机会,给他机会,他一定给她扔掉!

    却没想这个时候,白浅秋竟然柔柔的靠了过来,小手拉了拉他的胳膊,很是温柔的问他:“南宫珩?你饿不饿?”

    南宫珩眸色一墨,看着她挺翘的双峰,不由的滚动了下喉结,干干的回她一个字:“饿!”

    心里已做好了打算,等下好好的惩罚她!非要做得她下不来床,看她还敢去找别的男人不!

    白浅秋闻言一笑:“那你这里有食材吗?我等下做饭给你吃好不好?”

    怎么,想用做饭来弥补吗?晚了!南宫珩不屑的哼出一句:“哼,有。”

    来到他的这处新房子里,白浅秋发现这里竟然有两个佣人,她们已经做好了饭菜,看到南宫珩和她走了进来,连忙热情的招呼他们坐下吃饭。

    “先吃饭。”南宫珩淡淡的睨了白浅秋一眼,冷漠的坐在了餐桌前。

    白浅秋知道做饭给他消气的办法不能用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坐下,借由吃饭延长时间。

    她一粒米一粒米的扒拉着,不知道扒拉了多长时间,反正南宫珩早已经吃好了,就这么挽着胳膊倚着椅子靠背斜斜的瞅着她。

    她被瞅得极其不自在,却也不好说什么,仍然一下一下的慢慢的往嘴里塞着。

    南宫珩本来是想让她吃饱,吃饱了才有力气做,省得今晚再没搞两下她就晕过去了。

    现在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吃饭,好像是在拿米粒在玩似得,看来她已经吃饱了。

    他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走到白浅秋面前,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啊……不要,不要,我还没有吃饱呢,你放我下来啦。”白浅秋吓了一跳,然後开始挺腰挣扎起来。

    “放心,我们去卧室,我会把你喂的饱饱的。”南宫珩手上加了力道,同时意有所指的冷冷说道。

    “厄……”白浅秋听出他话里的暗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再不敢挣扎的任他抱著回到一旁的卧室。

    南宫珩抱著她踢开卧室的门,然後把她抛在床上,回身去把门关好落锁。

    白浅秋被扔进松软的床垫上,弹了几下,她七手八脚的试图坐起来,打算逃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可她双脚还没落地,就被南宫珩长臂一伸,又拉回床上,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双腿2无情地挤入她的1两1腿之间。

    “啊……”突然被压制住让白浅秋不由自主的开始1尖1叫。

    “唔……”南宫珩低头,吻住了她嫣红的小嘴,成功止住了她的尖1叫。

    白浅秋先是一愣,然後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後脑勺就被南宫珩的一只大手按住了。

    他的吻急切霸道,她柔1嫩的1唇被他的牙齿1撞1破,她张开嘴准备抗议,他却抓住机会趁虚而入,拖出她柔1软的舌头来,含1住了大力的1吸1吮,吸1得她舌1根1直发疼。

    白浅秋一急,小手在他胸口上锤著,推著,南宫珩却丝毫不为所动的含1著她的小1舌头用力的嘬,彷佛要将她吞噬毁灭,让她的脑袋完全无法思考,浑1身1发1软的开始任他为所欲为。

    南宫珩见她难得的温顺,也顾不得要其他了,大手解开她的裤子急匆匆的褪下,然后扒了她的内裤,抬高她的一腿攀在腰际,只来得及拉开自己裤子拉链,一个挺腰就把热腾腾的巨1物1狂1猛的挺1进她紧1窄的1蜜1穴。

    “啊……”白浅秋还不够湿,干涩地摩擦疼的她尖1叫出声,原本1潮1红的脸颊瞬间转为苍白,光洁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嗯……”南宫珩也被她反射性的收紧夹的闷哼一声,他也知道自己太急了,可她总不好好满足他,反正女人还不都那样,多插一会儿自然就出水了。

    这样想著,就曲起她的膝,奋力把身1下的大1肉1棒顶在她最深处重重的抽1插起来,强壮的身子前倾和她身前的1柔软紧紧相叠。

    “啊……不要……疼……嗯……不要……好疼啊……唔……”

    白浅秋感觉身下娇嫩的花1穴被无情的撑到最大,如火烙一般,紧塞充实,又是烫又是胀,直要把花1径撑破似的,最里间的嫩1肉也被他大力1的撞1击著,仿佛要把她撞1破一样疼得她死命抓著头顶床单,弓著1纤腰1扭动起来。

    殊不知她这弓1腰的动作,让她胸1前的柔软更加紧贴他,一下一下磨蹭的他口干舌燥,心痒难耐的。

    刚才他吃的太急,只来得及扒1下她的裤子和内裤就提枪而上了,这会稍稍解了解馋,身下动作不停,腾出手来把她的上衣往上一推,扯下她的胸1罩,低头就含1住她粉嫩的左1乳,轻轻啃1咬她敏感的乳1尖,同时大手覆1上另一侧的浑1圆,肆意揉1捏。

    “唔……”白浅秋下1体被剧烈的冲1撞著,胸1前的柔软也被他舔1吻1揉1捏的发麻发烫,下面的幽1径不由自主的渐渐湿润起来,她虽然羞涩但到底是经受过他的狂猛的,明白身体越是紧绷僵硬就会吃越多苦头,於是挺过了最初那阵撕裂般的疼痛就渐渐的放松了身子由著他快意的进出。

    南宫珩感觉到她渐渐的湿润起来,身下进出的更加顺畅,於是他加重力道,浅浅的抽出再重重的顶入,偶尔进入的深了,硕大的龟1头狠狠地撞进那敏1感1脆1弱的子1宫口,那更为娇嫩的入口被他顶的不断抽1搐1颤1抖著……

    她紧致的花1穴1深处竟然像有一张小嘴在一张一合的吮1吸著自己的欲1望之处,把他吸得全身酥麻麻的,恨不能更加大力的顶1开里面那张小嘴,让它整个含1住自己的龟1头。

    他奋力一个深顶,惹得白浅秋惊呼一声,一叠声的喊疼:

    “呜呜……不要了……太深了……啊……不要了……饶了我……饶了我……呜呜……好疼……啊啊啊啊……”

    要被贯1穿的错觉让白浅秋死命的挣扎起来,白嫩的小1腿在他1腰侧1无力的蹬著,纤1腰1频频1弓起,又被他粗暴的按下更大力的1进出,最後只能死命的缩著自己想要把他逞凶的1大1肉1棒从小1穴1里挤出去。

    “别动……”她本就紧致的小1穴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大1肉1棒,夹的他仰头低呼了一声,差点就交代了。

    “呜呜……”白浅秋又涨又疼又怕,哪里可能听话的不动,她边哭喊著边疯狂的扭1腰缩1臀,小手也在他背上胡乱的挠著。

    南宫珩被她弄得手忙脚乱的,一边要压制著她乱扭的腰,一边要哄她不再哭闹,又被她夹得生疼,一时没守住腰眼一麻,竟然喷射了出来,火热的精1液全数射在她细嫩的1内1壁上,白浅秋被这麽一烫,一个哆嗦1颤著声长长的呻1吟一声,也跟著泄了。

    高1潮过後,白浅秋还止不住的小声抽泣著。

    惹得本就心情郁闷的南宫珩更加心烦,他竟然被她夹得早泄了,这对於他来说可是极大的侮辱,而他还没有找她算账呢,她竟然还一副受委屈的样子:“闭嘴,不准哭。”

    白浅秋被他吼得一个哆嗦,两人还连接著的某处也随之一个收紧,惹得南宫珩又起了反应。

    白浅秋敏感的察觉到他下1身的变化,脸上一热,真的就止住了抽泣,眸光不好意思的瞄向别处,用手推了推他道:“你起来啦,好重。”

    “我就不,压死你算了。”南宫珩想也没想的低吼道。

    白浅秋先是一愣,随即调转回目光看向一脸郁闷的南宫珩,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她估计真会笑出声,她怎麽就没发现呢,这个冷冰冰的男人,竟然会有这麽幼稚别扭的一面,实在是太可爱了。

    说完之後南宫珩也发现自己这样太过幼稚了,俊脸一赧,可看向她明显是忍笑忍得微微抽搐的嘴角时,他又恼羞成怒了。

    压紧了她一低头吻上去,凶狠的撬1开她牙关,拖出她柔软的1舌头来,咬著1舌尖用力的吸。

    等到白浅秋被他吻得1晕晕乎乎浑1身1发软的时候,他才放开她,一只手支在她脑侧,稍稍调整了下呼吸,沈声问道:“今天那个男人向你求婚了?”

    白浅秋的眸色不由的暗了暗,轻轻的点头:“嗯。”

    “你答应了?”南宫珩眼睛一眯:“你要嫁给他?”

    白浅秋的眼睛顿时有些无神,喃喃的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南宫珩眼里冷光一闪:“为什么不知道?你难道不想嫁给他吗?嗯,为什么要拒绝他,是因为我吗?嗯,对了,你今天下午去哪儿了?是和他睡了吧?看他长得还可以,唔,我们两个相比,在床上是他行还是我行?”

    他微微的动了动身2下的硬挺,其实他知道她没有,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想羞辱下她,来缓解心里的抑郁。

    “你还是不是男人!别再羞辱我了,行不行?我们只是露水之交,我不干涉你的私人生活,你也不要干涉我的!”白浅秋气急!要不是他死死的压著她,他们那里还连在一起,白浅秋都恨不能拔腿就跑了,这个男人能不能别问这样问题,能不能别在和他做着的时候提起学长!那样让她很无地自容!

    “不是男人?”南宫珩一听就炸毛了,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这个女人质疑他,还跟他发火?

    哼,他还没冲她发火呢,她竟然还先厉害起来了!

    他今晚就做死她,让她知道知道他是不是男人!

    “呃,不是,你是男人,是男人,很强大的男人!”白浅秋怕惹火了他,赶紧安抚著一股脑的说完了,然後怯怯的偷眼看他。

    “哦?哪里大?”南宫珩自然知道她敷衍,气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的,最後强压下火气一字一顿的问道。

    白浅秋望著他此刻有些吓人的脸色,咬牙选了个很能满足他虚荣心的答案,手微微的向下,伸指轻轻的点了点他们的结合处,飞快的说出来:“你,你这里太大了。”

    说完羞得满脸通红,很鸵鸟的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敢去看他。

    南宫珩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个害羞的小女人竟然是在说他那里太大了,这个答案却让他心情突然放晴,拉开她的小手,很温柔的亲她的眉眼。

    然後向下含住她小巧的耳垂,以舌尖来回拨动细咬著逗弄道:“很大吗?嗯?”

    边说一只手掌还一把握住她一侧的丰满肆意把玩起来。

    白浅秋本来就羞得不行,他还来逗弄,於是她恼羞成怒了,抓过他在她胸1前乱摸的大手放在嘴边一口咬了下去。

    “嘶……”南宫珩没有防备,被她咬个正著,疼得他嘶嘶的只抽冷气,又怕硬抽出手来弄伤了她,只得硬挺著手腕让她咬个过瘾。

    直到嘴里尝到血腥味,白浅秋才猛然醒悟,赶紧松了口,歉然的看向南宫珩赧然道:“对不起,我……”

    “你不用道歉。”南宫珩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微笑著打断她的话。

    白浅秋被他这难得的笑容迷得七荤八素,但马上就知道,她为此付出的惨烈代价!

    ……

    天空最后一抹晕红消失在西边,星星一闪一闪钻出了云层。

    在公寓10楼,一间卧室里,价值不菲的大床正在发出暧昧的嘎吱嘎吱声。

    床上高大精壮的男人裸1著身子,有力的大手握著小女人的腰1部,把她摆成驯服的跪姿,从她身後邪恶地将硕大1的硬挺1挤入她紧1密的体内,一下下的狠劲撞击,小女人仰著头止不住的娇声求饶:

    “啊啊……好涨……不要了……啊啊啊……”

    翘起的雪1臀随著男人1猛力的1撞击,慢慢泛红,赤1裸的1身体上也满是红红紫紫的吻1痕,从颈部1到1光滑的背1部,再到大腿1根1部全都是啃咬1後留下的痕迹,胸1前1被撞得不断摇晃的两团上更是指1痕吻1痕交1杂。

    “好深……唔……不要了……南宫珩……饶了我……啊……”女人已经被折磨的呜咽出声,可怜兮兮的小脸上汗津津的挂满了泪痕。

    高大的男人仿佛置若罔闻,动作丝毫不停的在她1腿1间激烈的进1出著,粗1长的肉1棒不断的捣1入她紧1致的花1穴,穴1口的皮肤已经被撑到极致,随著大1肉1棒每一次的深入撤出可怜兮兮的颤抖哭泣著,不断吐出被捣成白沫的液体滴落在床单上,让原本就湿了一大片的床单更加惨不忍睹。

    “呜呜……饶了我吧……求求你……啊……轻点……啊啊啊……”

    快感不断的积累,女人感到难以形容的酥1麻从花1穴1深处炸开,花1穴1猛的绞紧,她又被折磨的泄了身。

    频繁的高1潮已经让女人精疲力尽,几欲昏迷了,可身後的男人依然意犹未尽不肯放过她。

    女人忍不住哀叫出声,却突然灵光一闪,勉强打起精神,嘴里抹蜜一样的讨好道:

    “南宫珩……你好……好厉害……好……好大……啊……饶了我……我不行了……嗯……”

    边讨好还边提气收腹缩著自己使劲夹他。

    “嗯……”似乎是终於满意了,男人又迅速的抽1插了十几下,顶著她的最1深处狠狠的1射了1进去。

    “啊……”女人被折磨的已经睁不开眼睛了,几乎是他射出的一瞬间,就长长的呻1吟一声,然後陷入昏睡。

    男人射1精1过後,浑身舒爽的压在她身上喘息了一会。

    然後把她的上衣退了下来,小胸衣扯下,顿时那对白1嫩的1椒1乳完全的没有束缚的跳入他的眼帘。

    乳1肉1白净如玉,乳1头1粉1红,乳1晕1适中,性1感的乳1头在感受到他鼻翼喷出的热气下微微颤抖著。

    他有些抑制不住,双手捧著这对白1嫩柔软几乎无法一手1掌握的美1乳,爱不释手,频繁的用舌1头舔1咬著1乳1头。

    “唔……”白浅秋被胸口的1酥麻刺激的发出一阵阵的娇喘。小手无意识的1插1入1他的发间,拉扯著他的头发。

    南宫珩从她胸1前抬起头来,盈满1欲1望的瞳眸闪过一丝光芒,覆上她的微张的小1嘴热情的舔1吻起来。

    同时腾出左手,指尖滑过她如丝般滑腻的肌肤,奔向大1腿根部。

    大手分开她的两1腿,在她最温润的地带慢慢揉1捏著。

    “唔……”白浅秋夹紧双腿,在他的唇齿间呜咽出声,全身开始发热发抖。

    南宫珩下腹又是一阵抽紧,如玉的拇指抵住她小巧的嫩1核,恣1意地玩1弄著,修长的中1指还强1硬的挤1入她柔软的1穴1口,不断勾1弄1柔软的1嫩1壁,不到一会儿,他的手指就沾满她不断涌出的大量蜜液。

    白浅秋再也无法忍耐,扭著腰尖声叫著:“啊……不要……不要弄……呜呜……”

    “流了这麽多水还喊不要,爱撒谎的女人。”

    南宫珩看著她脸上不自觉的迷醉表情邪邪一笑,又加了根手指进去不停的勾1弄1戳1刺,同时掐住那小巧的珍珠,用力的揉1搓起来。

    “啊……不要……”刚高1潮1过的身子哪能经历这些?白浅秋被他刺激的有些失1控的摇著头细声吟1叫。

    “不要什麽?嗯?”宫瑞辰看著她因他的动作而愈加失控,很有成就感的逼问道。

    “不要揉……呜呜……要坏了啊……抽出来……抽出来……啊……”

    白浅秋只觉浑身血液都涌到被他狠狠1虐1待的小1核和娇1嫩的1甬1道内,酥1麻、酸胀又带著丝丝疼痛的感觉让她的神经越绷越紧,仿佛是紧绷的琴弦,随时都可能断掉。

    “不要揉哪里?嗯?”南宫珩也不好过,因为隐忍著**而满头大汗,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低下头去在她颈部啃咬著,两根指头更是揪住那一小块嫩肉狠命的掐。

    “啊……不要……呜呜……”身下过多的1快1感1如汹涌的潮水般涌了上来,白浅秋几近崩溃的频频1弓1起1纤1腰,想要求饶可混沌的大脑却想不起该说些什麽,只能无助的喊著不要。

    “不要手指,那要1肉1棒1好不好?”看她一脸的无助,南宫珩握着她的手替她指引方向。

    “好……好……给我……啊……”此刻白浅秋意志薄弱的他说什麽她都说好,只求他能让自己好过一点。

    突然,一道电流闪过,她忍不住尖1叫出声,大脑瞬间空白,小手紧紧环住他的头,身1下1花1穴1急剧的抽1搐著,喷1出一股热1液,沾了南宫珩满手都是。

    “啧啧……好多水!”南宫珩眼底火光一闪,再也忍不住的抽出手指,边感叹著边扶着自己的昂1然1巨1物,托起她的臀1瓣,硕大的1龟1头一下子的撑开她正在收缩中1紧1致1花1穴,窄1小的1穴1口顿时被撑1到了1极致。

    “嗯……”虽然已经足够足够的湿润了,可是娇嫩的1甬1道被撑开的感觉还是让白浅秋觉得不舒服,可她不想拒绝,甚至有种隐隐的渴望,不知这渴望是因著刚才经历过的极致快感,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南宫珩的昂然一进入她的1花1穴1,就被那层层叠叠的1嫩1肉1紧紧的1箍1住,害他差点失控想要疯狂的1抽1插1,他连忙深吸几口气,凭著最後一点理智强压1住欲1望,开始有节奏的1律1动起来。

    因她刚刚**过,所以1花1穴1里湿润异常,还有他之前大量的1精1液1做润滑,这让南宫珩的进出不是很困难,但她1高1潮1过后的紧致还是快要把他逼疯了。

    “别夹这麽紧,放松点。”他嘶哑著声音命令道。同时把手探到两人的1交1合1处,指尖1掰1开贝肉,摸索到刚被他玩1弄1的肿1胀1不堪的小1嫩1肉,压住了开始轻轻的揉1捏,希望能借此让她放松下来,谁知道适得其反,白浅秋被刺激的娇1吟一声,身子比刚才更加激烈的扭1动起来,1小1穴1也随著他揉1捏的动作一阵阵的收1紧。

    “嘶……好紧……”南宫珩因她反射性的一夹,不由得闷1哼出声,随即红著眼睛咬著她的唇瓣逼问道:“舒服吗?”

    “嗯……舒……啊……”她忍不住的轻吟,感觉身体1里越来越热,被他1贯穿的1花1穴1则是越来越湿。这让她害羞不已,可是她却压抑不住自己。

    她柔1媚入骨的模样牵动了他的心,挑1逗1的他勃1发的1情1欲1让理智瞬间崩溃,再也无法思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