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轻负了她

    不要轻负了她

    南宫珩也有些讶异的逡巡着她,只见她那之前还泛着青春活力的可爱脸颊上贴上了一块白色的纱布。

    若是白浅秋那丫头见到自己好朋友受伤了,估计得心疼死。

    他不由得就脱口问道:“怎么一会儿功夫就受伤了?”

    赖小懒毕竟还是没谈过恋爱的处子,却咂然在浅秋的卧室里碰见浅秋极力要隐瞒的男朋友,再加上她发现了他们用来做那种事情的药膏,所以在面对南宫珩的时候,不免就有些说不上来的尴尬。

    她淡淡的摸了摸受伤的脸颊,并不想与南宫珩多言:“呃,没事,你不要告诉浅秋,免得她担心。”

    “嗯。”南宫珩的眉头挑了一挑,对于她的事他并不想多做关心,点点头并未说什么。

    赖小懒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卧室,没有见到自己的手机,想到了也许是浅秋接了她的电话后替她去上课的这种可能,于是不再多做停留,转身打算离去。

    走了两步后,她想了想,又顿住脚步转身,略带警告意味的对身后已经闭上眼睛假寐的南宫珩说:

    “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已经和浅秋发生了关系,就好好待她,不要轻负了她,否则,我第一个不会饶你。”

    她寒寒的撂下这么一句话,便极为匆忙的离开了。

    南宫珩讶异的摸了摸下巴,他看起来有那么孱弱吗,随随便便一个女孩子就敢威胁他?

    当天下午,满心担忧的白浅秋在学校里等着赖小懒,结果没等回来赖小懒,却等来了赖小懒的家里人!

    是赖小懒的爸爸和表姐一起来了。

    赖小懒的爸爸是个可亲和蔼的中年伯伯,他找到白浅秋,很和悦的感谢她这几年对小懒的照顾,并且解释说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需要小懒回去一段时间,而他过来学校,是来拿回小懒手机的。

    并且还让她接了小懒的电话。

    她一接到小懒的电话就急忙问道:“小懒?出了什么事情了?你见到他了吗?”

    电话那头的小懒声音略有些苦涩,但立刻转为轻快了:

    “呃,家里有些事情需要回来一趟,所以没来得及告知你一声,浅秋,你别担心,等到我们见面时我再把详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现在我还有些事,先这样吧。我抽空会过去看你的,别想念我哦!嘻嘻!”

    说完小懒就挂了电话,留下白浅秋怔愣不已。

    而赖小懒的表姐是位温雅知性的中年女人,她来了学校直接去找的云上学校的校长,说明了赖小懒的家里有紧急事情需要小懒回去处理,这段时间由她来代替赖小懒上课,并且拿出了自己的各大证书,原来这赖小懒的表姐竟然是一个清华大学毕业的硕士!

    堂堂清华的硕士来做补习班的老师,简直手到擒来啊!校长自然满意,便没有再去追究赖小懒突然旷课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