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承宠残欢

19.019 芳莫芳心

    而此时从走廊上经过的白衣女子停住了身,转过身看着着权一宁他们。像是注意到了有人的注视,于是权一宁与宵抬起了自己的头。

    “一宁?”是个身着医生服的女子,头发利落的绑着。带着一付眼镜,看到权一宁的时候还把眼镜摘了下来。

    “芳莫?”权一宁看着站在面前的人。

    “看来我没有认错人,这是怎么了?这是你们的朋友吗?怎么在这里?”这名叫芳莫的人似乎很熟悉权一宁,在权一宁的旁边坐了下来。是很亲密的那种。

    “我有个朋友受伤了,我们都是来看她的。怎么?你真的当医生了!”权一宁见到芳莫似乎像变了一个人。

    不带那么多戾气,而权小小与宵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权一宁是什么时候和这个女的见面的。

    “这是我妹妹,小小。这是我旁边,宵。”很少见到权一宁这样认真的介绍,一付邻家哥哥的样子。

    “你好,我叫芳莫。很高兴认识你们。”芳莫友情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与权小小、宵都握了一下。

    看起来非常大方得体,而且长得也十分的漂亮。甚至带着一点知性之美,大家都在吃惊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嗯,是涂默琳吗?”芳莫说道。

    看着他们默认的样子,芳莫又说道:“真巧,她是我的病人!我现在是出来告诉你们,她现在没有大事。只是需要休息而已!你们现在谁帮她办一下住院手续了?”

    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权一宁都不敢相信,可是也不敢让芳莫知道真相。

    “真的好巧,我和你去办吧!”权一宁起身,芳莫笑了笑点点头。

    然后他们一起去到外面,而只剩下权小小与宵两个人。

    “你哥什么认识她的?我怎么不认识。”宵在权小小面前提了这么一下。而权小小也摇了摇头。

    “不太清楚,应该是我哥失踪的那几年吧!否则他的生活我们都有参与,不会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权小小是这样估计的,除了这个也想不到别的了。

    “嗯,看起来她在你的哥心里面。位置挺重的。”如果权一宁把目光放到这个女子身上,那么就会减少在涂默琳身上停流的时间。

    “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这对我哥好!不会让他继续错下去!”

    “什么叫错下去,你认为我们的报复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吗?”宵很平静的反问。

    “我不知道,只是我知道这样伤害人下去是绝对错误的。”还是没有看宵,只是背对着他说话。

    “看着我!”他可没有习惯让人背着自己说话。

    “不要!”权小小起身,干脆要走。而宵一把快速拉着她的手,直接拉回来让她直视着自己。她低下自己的头,不对上那付眼睛。

    因为她没有任何的抗体可以抵抗。

    “干什么?就这么怕我吗?你不是喜欢我吗?”连忙三个问题,可是权小小一个也不愿意回答。只是想使劲的甩开他的猪手。而此时从走廊上经过的白衣女子停住了身,转过身看着着权一宁他们。像是注意到了有人的注视,于是权一宁与宵抬起了自己的头。

    “一宁?”是个身着医生服的女子,头发利落的绑着。带着一付眼镜,看到权一宁的时候还把眼镜摘了下来。

    “芳莫?”权一宁看着站在面前的人。

    “看来我没有认错人,这是怎么了?这是你们的朋友吗?怎么在这里?”这名叫芳莫的人似乎很熟悉权一宁,在权一宁的旁边坐了下来。是很亲密的那种。

    “我有个朋友受伤了,我们都是来看她的。怎么?你真的当医生了!”权一宁见到芳莫似乎像变了一个人。

    不带那么多戾气,而权小小与宵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权一宁是什么时候和这个女的见面的。

    “这是我妹妹,小小。这是我旁边,宵。”很少见到权一宁这样认真的介绍,一付邻家哥哥的样子。

    “你好,我叫芳莫。很高兴认识你们。”芳莫友情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与权小小、宵都握了一下。

    看起来非常大方得体,而且长得也十分的漂亮。甚至带着一点知性之美,大家都在吃惊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嗯,是涂默琳吗?”芳莫说道。

    看着他们默认的样子,芳莫又说道:“真巧,她是我的病人!我现在是出来告诉你们,她现在没有大事。只是需要休息而已!你们现在谁帮她办一下住院手续了?”

    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权一宁都不敢相信,可是也不敢让芳莫知道真相。

    “真的好巧,我和你去办吧!”权一宁起身,芳莫笑了笑点点头。

    然后他们一起去到外面,而只剩下权小小与宵两个人。

    “你哥什么认识她的?我怎么不认识。”宵在权小小面前提了这么一下。而权小小也摇了摇头。

    “不太清楚,应该是我哥失踪的那几年吧!否则他的生活我们都有参与,不会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权小小是这样估计的,除了这个也想不到别的了。

    “嗯,看起来她在你的哥心里面。位置挺重的。”如果权一宁把目光放到这个女子身上,那么就会减少在涂默琳身上停流的时间。

    “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这对我哥好!不会让他继续错下去!”

    “什么叫错下去,你认为我们的报复是一件错误的事情吗?”宵很平静的反问。

    “我不知道,只是我知道这样伤害人下去是绝对错误的。”还是没有看宵,只是背对着他说话。

    “看着我!”他可没有习惯让人背着自己说话。

    “不要!”权小小起身,干脆要走。而宵一把快速拉着她的手,直接拉回来让她直视着自己。她低下自己的头,不对上那付眼睛。

    因为她没有任何的抗体可以抵抗。

    “干什么?就这么怕我吗?你不是喜欢我吗?”连忙三个问题,可是权小小一个也不愿意回答。只是想使劲的甩开他的猪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