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第308章 朱雀,四宫神之一(13)

    季连漪不解的看着山臊,眼神疑惑,下意识的又往它身边靠了靠,山臊再度后退几步,残影开始变得弱化,大有随时消失的感觉,山臊认认真真的看着她,语气飘渺,“主人,别去找我,你不是即墨千的对手,天明之前,将我纳入你的空间就好,不然我真的会消失,主人,救我——”

    话音一落,原本闪闪亮亮的残影唰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季连漪扑上去,至来得及抓住残影消失的雾气。

    季连漪神色恍惚,回想山臊的话,即墨千,那个天才中的天才,几年前大-比中的强者,他怎么会对山臊下手?

    山臊被抓住了把柄了?可是即墨千怎么会出现在清池苑?一瞬间,脑子打成一个死结,让季连漪几欲抓狂。

    面对着屏风的镰尾还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刚才山臊的狼狈它看个清清楚楚,脑海中也记下了即墨千这号人,山臊出事,根源到底是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镰尾突然特别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去捅这个篓子?

    现在主人不仅生气自己,还连累的山臊,甚至让山臊姓名难保,山臊的实力在它之上,居然都被即墨千伤成这样,要是自己去,岂不是整条名都会没有?它知道山臊有一个最大的本事就是诈死,一天之内将他收入空间,又会慢慢复原。

    所以他才用仅剩下的魔力幻化成残影,出现在主人面前,让主人救它?

    镰尾转头去看季连漪的表情,看到季连漪愣然的站在刚才山臊出现过的位置,身侧的手握紧成拳,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眸,看着它的眸光带着一种杀意,镰尾心里苦笑,它就知道,在主人眼底,不管他多么的优秀,于主人来说,它都是扯后腿的存在,既然不喜欢它,当初为什么要跟它强行契约,契约之后又这么嫌弃。

    镰尾心里难受,季连漪踱步到它身边,扬手一耳光狠狠扇下,“都怪你,要不是你,山臊怎么可能会出事?镰尾,山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定不饶你。”

    每一个字,几乎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那么愤恨。

    镰尾抿着唇,只字不语,其实它也明白,不管它为什么自己说什么,主人都不会听,因为,它只是一颗废棋。

    无关紧要的废棋,迟早会被主人踢掉,而它,现在随时都会被主人剔除。

    他们以为它的耳力不好,其实不然,镰尾听清楚了山臊离开前跟她的谈话,那么肆无忌惮的讨论它的生死。

    镰尾觉得自己有点可悲,一直以来努力讨好换来的却是主人的抛弃和舍弃,它倏然就笑了,笑得悲伤和绝望。

    季连漪根本没去看它一眼,也错过了镰尾眼底的忠诚,因为错过,所以季连漪到死都不知道,曾有那么一个魔宠,对她,心甘情愿的死心塌地,可是她再也遇不到它。

    等她回想起来,懊恼的时候,那个身影早已不在她身边,甚至远远消失,再也寻不回来。季连漪不解的看着山臊,眼神疑惑,下意识的又往它身边靠了靠,山臊再度后退几步,残影开始变得弱化,大有随时消失的感觉,山臊认认真真的看着她,语气飘渺,“主人,别去找我,你不是即墨千的对手,天明之前,将我纳入你的空间就好,不然我真的会消失,主人,救我——”

    话音一落,原本闪闪亮亮的残影唰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季连漪扑上去,至来得及抓住残影消失的雾气。

    季连漪神色恍惚,回想山臊的话,即墨千,那个天才中的天才,几年前大-比中的强者,他怎么会对山臊下手?

    山臊被抓住了把柄了?可是即墨千怎么会出现在清池苑?一瞬间,脑子打成一个死结,让季连漪几欲抓狂。

    面对着屏风的镰尾还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刚才山臊的狼狈它看个清清楚楚,脑海中也记下了即墨千这号人,山臊出事,根源到底是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镰尾突然特别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去捅这个篓子?

    现在主人不仅生气自己,还连累的山臊,甚至让山臊姓名难保,山臊的实力在它之上,居然都被即墨千伤成这样,要是自己去,岂不是整条名都会没有?它知道山臊有一个最大的本事就是诈死,一天之内将他收入空间,又会慢慢复原。

    所以他才用仅剩下的魔力幻化成残影,出现在主人面前,让主人救它?

    镰尾转头去看季连漪的表情,看到季连漪愣然的站在刚才山臊出现过的位置,身侧的手握紧成拳,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眸,看着它的眸光带着一种杀意,镰尾心里苦笑,它就知道,在主人眼底,不管他多么的优秀,于主人来说,它都是扯后腿的存在,既然不喜欢它,当初为什么要跟它强行契约,契约之后又这么嫌弃。

    镰尾心里难受,季连漪踱步到它身边,扬手一耳光狠狠扇下,“都怪你,要不是你,山臊怎么可能会出事?镰尾,山臊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定不饶你。”

    每一个字,几乎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那么愤恨。

    镰尾抿着唇,只字不语,其实它也明白,不管它为什么自己说什么,主人都不会听,因为,它只是一颗废棋。

    无关紧要的废棋,迟早会被主人踢掉,而它,现在随时都会被主人剔除。

    他们以为它的耳力不好,其实不然,镰尾听清楚了山臊离开前跟她的谈话,那么肆无忌惮的讨论它的生死。

    镰尾觉得自己有点可悲,一直以来努力讨好换来的却是主人的抛弃和舍弃,它倏然就笑了,笑得悲伤和绝望。

    季连漪根本没去看它一眼,也错过了镰尾眼底的忠诚,因为错过,所以季连漪到死都不知道,曾有那么一个魔宠,对她,心甘情愿的死心塌地,可是她再也遇不到它。

    等她回想起来,懊恼的时候,那个身影早已不在她身边,甚至远远消失,再也寻不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