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第302章 朱雀,四宫神之一(7)

    山臊冷笑,起身从床上跃下,在镰尾身边转悠一圈,抬眸说道,“主人,镰尾的气息是掩饰不掉的,要是有人查到侯府来,恐怕多少会暴露一点信息,给有心人抓住,这事儿恐怕不好狡辩。”

    山臊和镰尾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味道不易散去,所以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一再的小心都没办法的东西,现在要想让这样的味道消失,恐怕很难。

    山臊说道了重点上,季连漪恼恨的在房间来回踱步,漆黑的眸,恶狠狠的瞪着镰尾,急躁的怒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镰尾跪在地上,不言一语,不是不说话,而是觉得没资格说话,它比较一根筋,从来想事情都没有山臊想得细致通透,所以要说这山臊比它到底强在哪里,它自己都知道,本想邀功的行为,却不想变成了自己的审判会。

    想起最后那紫毛的东西说的那些话,它现在还心有余悸。

    虽然很不想在山臊面前低声下气,可是忤逆主人意思的魔宠,也甭想在出来混了,不是被主人囚禁,就是被主人抛弃,它个性要强,关着它不如将它杀了去。

    季连漪在房间来回走了几圈,眸子坚定的一拧,转头看着山臊,“这个给你,这件事情你去解决,我不想节外生枝,怎么做你看着办。”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丢给山臊,季连漪不再看镰尾一眼,直接步入内室。

    山臊伸手接过,跟着进入内室,屏风后的房间,山臊和季连漪讨论着对策,屏风外,镰尾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眼睛恨恨的看着里面山臊得意的背影。

    残颜一变,它快速的垂着眸子,思索着这么多年来,自己跟在季连漪身边的点点滴滴,说实话,被季连漪强行契约之后,它几乎都不知道什么叫自由,杂乱且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儿,全部给他,而邀功的,好的任务,总是带着山臊在身边,幻化成人的山臊比它俊美好看。

    主人不喜欢它无疑是不敢看它的残颜罢了,却总是找很多很多的理由来告诫它这么做不行,那么做不对。

    它只是一只魔宠,无疑只是希望主人垂爱,可是呢?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在主人眼里就变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自嘲的笑了笑,镰尾一动不动的跪着,只是背影看上去挺得笔直。

    坚韧不屈。

    山臊透过屏风往外面看了看,垂眸,“主人,这次镰尾捅出来的篓子,就这么算了吗?”

    “留着它吧,反正到时候万一没有掩盖过去的可能,就将镰尾推出来,做这个替死鬼,我的计划不能因为它而被毁掉,他还有点利用价值,不急着摧毁它。”

    季连漪视线往外瞟了一眼,说得毫无感情,就好似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的镰尾,于她来说不过可有可无。

    山臊神色不变,勾着的唇角扬了扬,“镰尾知道会伤心的。”

    季连漪坦然道,“我不需要包袱。”山臊冷笑,起身从床上跃下,在镰尾身边转悠一圈,抬眸说道,“主人,镰尾的气息是掩饰不掉的,要是有人查到侯府来,恐怕多少会暴露一点信息,给有心人抓住,这事儿恐怕不好狡辩。”

    山臊和镰尾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味道不易散去,所以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就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一再的小心都没办法的东西,现在要想让这样的味道消失,恐怕很难。

    山臊说道了重点上,季连漪恼恨的在房间来回踱步,漆黑的眸,恶狠狠的瞪着镰尾,急躁的怒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镰尾跪在地上,不言一语,不是不说话,而是觉得没资格说话,它比较一根筋,从来想事情都没有山臊想得细致通透,所以要说这山臊比它到底强在哪里,它自己都知道,本想邀功的行为,却不想变成了自己的审判会。

    想起最后那紫毛的东西说的那些话,它现在还心有余悸。

    虽然很不想在山臊面前低声下气,可是忤逆主人意思的魔宠,也甭想在出来混了,不是被主人囚禁,就是被主人抛弃,它个性要强,关着它不如将它杀了去。

    季连漪在房间来回走了几圈,眸子坚定的一拧,转头看着山臊,“这个给你,这件事情你去解决,我不想节外生枝,怎么做你看着办。”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丢给山臊,季连漪不再看镰尾一眼,直接步入内室。

    山臊伸手接过,跟着进入内室,屏风后的房间,山臊和季连漪讨论着对策,屏风外,镰尾一动不动的跪在地上,眼睛恨恨的看着里面山臊得意的背影。

    残颜一变,它快速的垂着眸子,思索着这么多年来,自己跟在季连漪身边的点点滴滴,说实话,被季连漪强行契约之后,它几乎都不知道什么叫自由,杂乱且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儿,全部给他,而邀功的,好的任务,总是带着山臊在身边,幻化成人的山臊比它俊美好看。

    主人不喜欢它无疑是不敢看它的残颜罢了,却总是找很多很多的理由来告诫它这么做不行,那么做不对。

    它只是一只魔宠,无疑只是希望主人垂爱,可是呢?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在主人眼里就变成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自嘲的笑了笑,镰尾一动不动的跪着,只是背影看上去挺得笔直。

    坚韧不屈。

    山臊透过屏风往外面看了看,垂眸,“主人,这次镰尾捅出来的篓子,就这么算了吗?”

    “留着它吧,反正到时候万一没有掩盖过去的可能,就将镰尾推出来,做这个替死鬼,我的计划不能因为它而被毁掉,他还有点利用价值,不急着摧毁它。”

    季连漪视线往外瞟了一眼,说得毫无感情,就好似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的镰尾,于她来说不过可有可无。

    山臊神色不变,勾着的唇角扬了扬,“镰尾知道会伤心的。”

    季连漪坦然道,“我不需要包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