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现实逼迫成长(2)

    啊——

    大武士级别的剑士一出手,季连若痛得哇哇大叫,她感觉自己整张脸好像都要被刮破了一样,嘴中的血腥味翻滚,一缩一缩的疼。

    二夫人一直将自己儿子女儿当成宝,从小到大哪里受到过这样粗鲁的对待,一时之间也蒙了,看着女儿被一巴掌一巴掌的打,那啪啪啪的响声刺得耳膜生疼,二夫人神色痛楚,忙跪着爬上前想要伸手去拽即墨千的衣摆。

    即墨千不动声色的闪身躲开她的手,不让她触碰到自己分毫,二夫人脸色唰一下白了,心里一慌,忙磕头,“殿下,小女年纪小,不知死活,冒犯了殿下,还望殿下海涵,放过小女。”

    季连若那一声声的惨叫像是利剑,一刀刀的往她心口上插啊。

    季连海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自己这个妹妹虽然张扬跋扈,但是平日里他也疼爱有加,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对待,一是心里难受,也忙请罪,“求殿下开恩。”

    即墨千扬着嘴角笑了笑,兴味浓厚的看着这一出,不言语,就任由二夫人跟季连海不停的磕头。

    想磕就磕吧,老子就是不想开口能奈我何?老子的人是你们能乱欺负的?

    自己皇兄腹黑无耻到什么地步,这只怕知道的人一个远在皇宫大殿,一个是他,一个是皇兄怀中抱着的主角了。

    他们这种人,一旦认准了某个人,喜欢上了某个人,就及其护短,更何况不难看出,皇兄对季连秋的兴趣浓厚得他都没办法看清晰,这些人居然想置他的猎物于死地,简直是找死,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即墨珏冷然的撇了撇嘴角,这戏有够难看的,跳梁小丑一幕,转身走到季连绝身边站在季连月面前,他七岁,季连月六岁,年岁相差不大,但是即墨珏这么往他面前一站,看上去小了不少,即墨珏戳了戳季连月的手臂,“喂,跟我过去。”

    季连月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有点茫然,即墨珏蹙了蹙眉,直接伸手拉着季连月走到即墨千身边,两人并排站着,小皇子邪恶得瑟的表情和殿下一模一样。

    季荣见自己儿子妻子一个劲的磕头认罪,女儿在一边被打得惨叫连连,可是殿下始终不松口,反而饶有兴味的勾唇,邪如恶魔的微笑,他心里一颤。求救的目光扫向老侯爷,季老侯爷清了清嗓子。

    “殿下,能不能看在老夫面子上饶过老夫孙女,殿下也教训过了,我在关她面壁思过三天如何?”

    季老侯爷也有自己的掂量,他是朝中老臣,也是卡奥维西川帝国的强者,这个薄面,殿下应该还是给的。

    即墨千挑眉,妖娆的唇缓慢的开启,在剑士又甩下三个巴掌,季连若昏死过去才说道,“既然老侯爷开口求情,那我自然得给老侯爷一个面子不是?”

    说得不卑不亢,感觉自己给了多大让步,多吃亏似地。

    季荣冷冷的咬牙,袖下的双拳紧握着,手背上青筋暴跳。这哪是给面子,分明是已经觉得打够了,享受乐趣的过程时间也到了,才叫收手的。

    老侯爷又岂会看不出来,可是人家身份摆在那里,明白的说老子就是以权压人你能如何?

    狂妄得嚣张不可一世。啊——

    大武士级别的剑士一出手,季连若痛得哇哇大叫,她感觉自己整张脸好像都要被刮破了一样,嘴中的血腥味翻滚,一缩一缩的疼。

    二夫人一直将自己儿子女儿当成宝,从小到大哪里受到过这样粗鲁的对待,一时之间也蒙了,看着女儿被一巴掌一巴掌的打,那啪啪啪的响声刺得耳膜生疼,二夫人神色痛楚,忙跪着爬上前想要伸手去拽即墨千的衣摆。

    即墨千不动声色的闪身躲开她的手,不让她触碰到自己分毫,二夫人脸色唰一下白了,心里一慌,忙磕头,“殿下,小女年纪小,不知死活,冒犯了殿下,还望殿下海涵,放过小女。”

    季连若那一声声的惨叫像是利剑,一刀刀的往她心口上插啊。

    季连海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自己这个妹妹虽然张扬跋扈,但是平日里他也疼爱有加,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对待,一是心里难受,也忙请罪,“求殿下开恩。”

    即墨千扬着嘴角笑了笑,兴味浓厚的看着这一出,不言语,就任由二夫人跟季连海不停的磕头。

    想磕就磕吧,老子就是不想开口能奈我何?老子的人是你们能乱欺负的?

    自己皇兄腹黑无耻到什么地步,这只怕知道的人一个远在皇宫大殿,一个是他,一个是皇兄怀中抱着的主角了。

    他们这种人,一旦认准了某个人,喜欢上了某个人,就及其护短,更何况不难看出,皇兄对季连秋的兴趣浓厚得他都没办法看清晰,这些人居然想置他的猎物于死地,简直是找死,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即墨珏冷然的撇了撇嘴角,这戏有够难看的,跳梁小丑一幕,转身走到季连绝身边站在季连月面前,他七岁,季连月六岁,年岁相差不大,但是即墨珏这么往他面前一站,看上去小了不少,即墨珏戳了戳季连月的手臂,“喂,跟我过去。”

    季连月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有点茫然,即墨珏蹙了蹙眉,直接伸手拉着季连月走到即墨千身边,两人并排站着,小皇子邪恶得瑟的表情和殿下一模一样。

    季荣见自己儿子妻子一个劲的磕头认罪,女儿在一边被打得惨叫连连,可是殿下始终不松口,反而饶有兴味的勾唇,邪如恶魔的微笑,他心里一颤。求救的目光扫向老侯爷,季老侯爷清了清嗓子。

    “殿下,能不能看在老夫面子上饶过老夫孙女,殿下也教训过了,我在关她面壁思过三天如何?”

    季老侯爷也有自己的掂量,他是朝中老臣,也是卡奥维西川帝国的强者,这个薄面,殿下应该还是给的。

    即墨千挑眉,妖娆的唇缓慢的开启,在剑士又甩下三个巴掌,季连若昏死过去才说道,“既然老侯爷开口求情,那我自然得给老侯爷一个面子不是?”

    说得不卑不亢,感觉自己给了多大让步,多吃亏似地。

    季荣冷冷的咬牙,袖下的双拳紧握着,手背上青筋暴跳。这哪是给面子,分明是已经觉得打够了,享受乐趣的过程时间也到了,才叫收手的。

    老侯爷又岂会看不出来,可是人家身份摆在那里,明白的说老子就是以权压人你能如何?

    狂妄得嚣张不可一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