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现实逼迫成长(1)

    “真狼狈啊,本殿下的王妃!”他嘴角含笑,带着宠意,扫向那边的眸色却冷到极致,如黑色曼陀罗,无情黑暗,他自己梦魔成灾,杀她之意愿如此浓厚都舍不得伤她分毫,季家却将她伤得浑身是血,好,很好,非常好!

    “参见太子殿下。”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季家老侯爷,双手合十微微弯身行礼,季荣先是一愣,随即领着一帮季家大小过来行礼,男男女女年全盘跪在地上,“参见殿下。”

    “老侯爷、侯爷不必多礼,都起来吧。”他抱着季连秋,冷然的说道。

    季老侯爷支起身子,浑浊的目光夹杂着疑惑和震惊,上下打量着即墨千和季连秋,半响才问道,“不知殿下今日光临寒舍是为哪般?家事混乱让殿下见笑了。”

    他不清楚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只能赔笑,而且卡奥维西川帝国人人皆知,殿下桀骜不驯,肆意狂妄,谁的面子都不给,他老子来了也一样。

    即墨千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不言一语。

    季荣脸色并不好看,厉色的眸打在季连秋身上,对即墨千毕恭毕敬,“让太子殿下见笑了,小女季连秋目无尊长,狂妄不逊,微臣正在好好教育他,还望殿下将她交给微臣。”

    季家一干人等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两人,同样的倾国绝色,一样的高贵华丽,不需要过于复杂的辞藻,就是能让人移不开视线,好似那两人天生该是如此一般。

    季连若咬唇,愤愤不平的看着即墨千怀中的季连秋,按理说,季家最优秀的并不是季连秋,偏偏她是正室所出,自小跟殿下有婚约,她并不觉得自己比季连秋差,季连秋根本配不上殿下。

    嫉妒像是一把刀,狠狠扎在她的心窝,一时失去理智,自以为大方得体的说道,“父亲说得是,三妹再三顶撞长辈,实为不孝,还望殿下将三姐交给父亲。”

    “连若,你休得胡言乱语。”季老侯爷怒吼。

    看着一圈人表情各异,甚是精彩,男子妖娆的唇瓣勾出惑人的弧度,妖孽的五官微微俯下,看着安静呆在自己怀中的人儿,脸色一沉,“出来,给我将胡言乱语,辱骂我未婚妻,之前还动手的五小姐拉下去掌嘴。”

    众人倒吸一口气,只见瞬间,殿下身后就出现两个剑士,皆是大武士修为。健硕高大,一点也不客气的上去拉着季连若就往一边走。

    季连若大惊,非常不服气,恼恨的看着即墨千,明明精致得只该天上有的男子,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动手,“殿下,我不服气,凭什么打我,有错的人是季连秋。”

    “真是不要脸,这种话亏你说的出来。”小阁楼上的小妖孽窜神下来站在即墨千身边,唇红齿白,高贵华丽,不屑的看着季连若,冷眼一一扫过季家众人,“我记得我皇兄跟我皇嫂儿时就有婚约在身,你们在动手之前,是否从未想过我皇嫂是什么身份,你们也敢朝她动手?”

    众人闻言面色一变,他们哪里想到这么多,季连秋变成废物以后,谁还记得婚约,大家心里都一致认为,殿下何其高贵,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废物。

    即墨珏冷哼,“狗仗人势的老刁奴杀了都嫌脏手,居然怪罪到我皇嫂身上来了,季家果然公正公平啊!”

    别看他年纪小,说话嘴巴又毒又贱,丝毫不给别人留余地。

    老侯爷脸色倏然变色,季荣更是僵硬的站着。

    而季连若那边,一个剑士已经抬手,一巴掌甩上去~

    小皇子在一边淡定的开口,“用尽全力,别客气……”“真狼狈啊,本殿下的王妃!”他嘴角含笑,带着宠意,扫向那边的眸色却冷到极致,如黑色曼陀罗,无情黑暗,他自己梦魔成灾,杀她之意愿如此浓厚都舍不得伤她分毫,季家却将她伤得浑身是血,好,很好,非常好!

    “参见太子殿下。”率先反应过来的是季家老侯爷,双手合十微微弯身行礼,季荣先是一愣,随即领着一帮季家大小过来行礼,男男女女年全盘跪在地上,“参见殿下。”

    “老侯爷、侯爷不必多礼,都起来吧。”他抱着季连秋,冷然的说道。

    季老侯爷支起身子,浑浊的目光夹杂着疑惑和震惊,上下打量着即墨千和季连秋,半响才问道,“不知殿下今日光临寒舍是为哪般?家事混乱让殿下见笑了。”

    他不清楚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只能赔笑,而且卡奥维西川帝国人人皆知,殿下桀骜不驯,肆意狂妄,谁的面子都不给,他老子来了也一样。

    即墨千唇角似笑非笑的勾起,不言一语。

    季荣脸色并不好看,厉色的眸打在季连秋身上,对即墨千毕恭毕敬,“让太子殿下见笑了,小女季连秋目无尊长,狂妄不逊,微臣正在好好教育他,还望殿下将她交给微臣。”

    季家一干人等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那两人,同样的倾国绝色,一样的高贵华丽,不需要过于复杂的辞藻,就是能让人移不开视线,好似那两人天生该是如此一般。

    季连若咬唇,愤愤不平的看着即墨千怀中的季连秋,按理说,季家最优秀的并不是季连秋,偏偏她是正室所出,自小跟殿下有婚约,她并不觉得自己比季连秋差,季连秋根本配不上殿下。

    嫉妒像是一把刀,狠狠扎在她的心窝,一时失去理智,自以为大方得体的说道,“父亲说得是,三妹再三顶撞长辈,实为不孝,还望殿下将三姐交给父亲。”

    “连若,你休得胡言乱语。”季老侯爷怒吼。

    看着一圈人表情各异,甚是精彩,男子妖娆的唇瓣勾出惑人的弧度,妖孽的五官微微俯下,看着安静呆在自己怀中的人儿,脸色一沉,“出来,给我将胡言乱语,辱骂我未婚妻,之前还动手的五小姐拉下去掌嘴。”

    众人倒吸一口气,只见瞬间,殿下身后就出现两个剑士,皆是大武士修为。健硕高大,一点也不客气的上去拉着季连若就往一边走。

    季连若大惊,非常不服气,恼恨的看着即墨千,明明精致得只该天上有的男子,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动手,“殿下,我不服气,凭什么打我,有错的人是季连秋。”

    “真是不要脸,这种话亏你说的出来。”小阁楼上的小妖孽窜神下来站在即墨千身边,唇红齿白,高贵华丽,不屑的看着季连若,冷眼一一扫过季家众人,“我记得我皇兄跟我皇嫂儿时就有婚约在身,你们在动手之前,是否从未想过我皇嫂是什么身份,你们也敢朝她动手?”

    众人闻言面色一变,他们哪里想到这么多,季连秋变成废物以后,谁还记得婚约,大家心里都一致认为,殿下何其高贵,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废物。

    即墨珏冷哼,“狗仗人势的老刁奴杀了都嫌脏手,居然怪罪到我皇嫂身上来了,季家果然公正公平啊!”

    别看他年纪小,说话嘴巴又毒又贱,丝毫不给别人留余地。

    老侯爷脸色倏然变色,季荣更是僵硬的站着。

    而季连若那边,一个剑士已经抬手,一巴掌甩上去~

    小皇子在一边淡定的开口,“用尽全力,别客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