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我全家是废物(6)

    水幕渐渐围成一个球体,将季连秋困在中间,四面八方的雨箭朝她刺来,密密麻麻,她催动土系防御墙,可是她魔法等级太低,箭雨完全能刺穿土系防御墙刺进她的身体,不一会儿手臂,大腿,后背已经伤痕累累,倾国倾城的脸蛋也挂上六七道血痕。

    季连月身子一软,“姐——你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他还没有长大,没有好好保护她,没有吃够她做的叫花鸡,没有看够姐姐的笑靥,从来没跟她一起逛过街,没有跟她睡在一起聊天,没有跟她分享自己享受魔法的过程,没有让姐姐看到他长大后的样子……

    看到水幕里季连秋浑身是血的那一瞬间,季连月这个小男子汉所有的隐忍一瞬间全盘奔溃。

    灼伤人的泪水顺着粉雕玉琢的小脸蛋留下,烫伤了季连绝的肌肤。

    季连秋趴在水幕空间里的底部,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灼伤般的疼,仿佛置身岩洞,浑身上下被燎烤着。

    她想起上一世执行一个任务,她追人追到了大西洋一个无名小岛上,自己被百人围攻,也是这样的情况,好像快要死了,可是最后她记得她前所未有的强悍,将一百人尽数撂倒,自己光荣的得到了存活权利。

    在野兽嘴里抢食,在原始森林之中穿梭,在大蟒身上睡觉,在沼泽地九死一生。

    还拖着一只废掉的腿,那时候她才十八岁,那么黑暗的时候她都有本事活下来,难道现在没有吗?那时她的执念是萧默,现在呢?

    现在她不能认输,不能倒下,她好不容易以另一种方式活着,她不想死。

    耳边,涌进的全是季连月奔溃的哭声,季连秋心脏一疼,对,现在她有撒不开手的弟弟,有那个温暖着她的弟弟,她不能就此消失。

    她要好好活着,精彩的活给鄙视她的人看。

    强烈的求胜欲望从心底窜起,季连秋模糊间听到一个声音,很绵软的嗓音,空灵,带着几分嫌弃,“跟着我念。以吾之血,倾吾之力,立下誓言,永不背叛,换取汝之力量,开——”

    以吾之血,倾吾之力,立下誓言,永不背叛。换取汝之力量,开——

    季连秋在脑子里跟着那嫌弃嗓音动唇,音落的那一刻,只见深紫色的光芒将她笼罩,水幕空间被爆开,水滴幻化的箭雨纷纷飞向季荣的方向。

    季荣被自己魔法反噬,倒退数步,跪下身子吐出鲜血。

    一直在阁楼顶上看戏的殿下,绝色的脸紧绷着,寒意冰冻三尺,薄唇抿出薄情的线条,霸气中自带三分恼怒,七分狠戾,他身边的妖孽小正太玩味的勾了勾唇,看着皇兄越来越暗沉的脸,眨巴了下眼睛。

    打从三夫人身边的李嬷嬷被季连秋打飞他们就坐在这里了,还听到了她对李嬷嬷的威胁,对于季连秋,小皇子是挺喜欢的,也看不惯别人欺负她,没想到欺负她的反倒是家里面跟她最亲的父亲。

    季连秋纤柔的身子腾在半空,急速下坠,季连绝正要去接她,一个黑色身影比他更快,稳稳抱住季连秋下落站在地上。

    季连秋浑身无力,软趴趴的将脸埋在她的胸膛,抬眸看清即墨千的脸后,她扬唇一笑,安静呆在他怀中等待恢复体力。

    莫名的,她就是相信他。却也想杀他。那是梦魔。水幕渐渐围成一个球体,将季连秋困在中间,四面八方的雨箭朝她刺来,密密麻麻,她催动土系防御墙,可是她魔法等级太低,箭雨完全能刺穿土系防御墙刺进她的身体,不一会儿手臂,大腿,后背已经伤痕累累,倾国倾城的脸蛋也挂上六七道血痕。

    季连月身子一软,“姐——你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他还没有长大,没有好好保护她,没有吃够她做的叫花鸡,没有看够姐姐的笑靥,从来没跟她一起逛过街,没有跟她睡在一起聊天,没有跟她分享自己享受魔法的过程,没有让姐姐看到他长大后的样子……

    看到水幕里季连秋浑身是血的那一瞬间,季连月这个小男子汉所有的隐忍一瞬间全盘奔溃。

    灼伤人的泪水顺着粉雕玉琢的小脸蛋留下,烫伤了季连绝的肌肤。

    季连秋趴在水幕空间里的底部,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灼伤般的疼,仿佛置身岩洞,浑身上下被燎烤着。

    她想起上一世执行一个任务,她追人追到了大西洋一个无名小岛上,自己被百人围攻,也是这样的情况,好像快要死了,可是最后她记得她前所未有的强悍,将一百人尽数撂倒,自己光荣的得到了存活权利。

    在野兽嘴里抢食,在原始森林之中穿梭,在大蟒身上睡觉,在沼泽地九死一生。

    还拖着一只废掉的腿,那时候她才十八岁,那么黑暗的时候她都有本事活下来,难道现在没有吗?那时她的执念是萧默,现在呢?

    现在她不能认输,不能倒下,她好不容易以另一种方式活着,她不想死。

    耳边,涌进的全是季连月奔溃的哭声,季连秋心脏一疼,对,现在她有撒不开手的弟弟,有那个温暖着她的弟弟,她不能就此消失。

    她要好好活着,精彩的活给鄙视她的人看。

    强烈的求胜欲望从心底窜起,季连秋模糊间听到一个声音,很绵软的嗓音,空灵,带着几分嫌弃,“跟着我念。以吾之血,倾吾之力,立下誓言,永不背叛,换取汝之力量,开——”

    以吾之血,倾吾之力,立下誓言,永不背叛。换取汝之力量,开——

    季连秋在脑子里跟着那嫌弃嗓音动唇,音落的那一刻,只见深紫色的光芒将她笼罩,水幕空间被爆开,水滴幻化的箭雨纷纷飞向季荣的方向。

    季荣被自己魔法反噬,倒退数步,跪下身子吐出鲜血。

    一直在阁楼顶上看戏的殿下,绝色的脸紧绷着,寒意冰冻三尺,薄唇抿出薄情的线条,霸气中自带三分恼怒,七分狠戾,他身边的妖孽小正太玩味的勾了勾唇,看着皇兄越来越暗沉的脸,眨巴了下眼睛。

    打从三夫人身边的李嬷嬷被季连秋打飞他们就坐在这里了,还听到了她对李嬷嬷的威胁,对于季连秋,小皇子是挺喜欢的,也看不惯别人欺负她,没想到欺负她的反倒是家里面跟她最亲的父亲。

    季连秋纤柔的身子腾在半空,急速下坠,季连绝正要去接她,一个黑色身影比他更快,稳稳抱住季连秋下落站在地上。

    季连秋浑身无力,软趴趴的将脸埋在她的胸膛,抬眸看清即墨千的脸后,她扬唇一笑,安静呆在他怀中等待恢复体力。

    莫名的,她就是相信他。却也想杀他。那是梦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