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我全家是废物(5)

    那女子满身傲骨,迎风而立,虽然狼狈,血色全无,清丽绝尘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眼底的恨意浓得像化不开的黑雾,锋芒暗藏,此时此刻的她,好像全身被金色光芒笼罩,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明明纤细得好似一捏就碎,那股尊贵和高不可攀的气质,让人望而却步。

    纳兰氏咬牙,心里恨意茫茫。

    二夫人三夫人咬牙切齿的谩骂开来,虽然笑声,却也传进了季连秋的耳朵,季连若和季连水愣了愣,在她们眼里,季连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美过,气质绝尘,绝美无双。

    季连海也大吃一惊;只有季森,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严重竟是睿智和高深莫测。

    季连绝嘴角带笑,在刚才季连秋出手,他就知道了她变化了,可是现在看着她,眉目间带着宠溺的笑容,季连月窝在她怀中,眼睛血红,身子颤抖,季连秋抱着他紧了紧,眼底的色泽又深冷了一些。

    季荣闻言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不屑的冷哼,“凭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就算刚才碰巧耍小聪明挡下他的攻击力,但是依然能看清楚,她的魔法根本不够看,这么大言不惭,亏她好意思开口威胁。

    三夫人在一边冷声道,“季连秋,你大逆不道也不怕天打雷劈,这么跟自己父亲说话,你拧断你妹妹的手,这笔帐还没算呢。”

    一说到这事儿,季连若愤恨起来,“季连秋,今日你威胁父亲,来日是不是要威胁季家?”

    “不相干的人都给我闭嘴。”季连秋眸子冷光一扫,犀利的剜在三夫人和季连若身上,两人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废物?”季连秋哈哈大笑,“若要说我是废物,那么季荣你是什么?如果我是废物,我兄弟姐妹照样儿是废物,你是大废物,季森老侯爷是老废物。我全家是废物。五十步笑百步,都是废物,说的这么客气做什么?”

    夹杂着三分嘲讽,七分冷窒的嗓音,犹如一巴掌狠狠甩在季家众人身上。

    每个人的脸色都阵青阵白,好不精彩。

    季连绝和季连月看着她,高傲如季连秋,连骂人都带着几分恣意洒脱。

    季荣面色一沉,身上的杀意浓厚了几分,他催动咒语,将元素聚拢双手,偌大的水幕升起,幻化成一道长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季连秋涌来,季连秋将季连月一把推到季连绝身上,自己则被卷到半空中。

    “姐姐——”季连月猩红的眼眶隐忍着,即便是此时,他也一颗泪水也掉不下来,他在季连绝怀中挣扎着要冲上去,季连绝抱紧他。

    季连秋笑了笑,“小月,乖乖呆在哥哥怀中,等我亲自接你,今天我季连秋要是在这里活下来,他日我定要季家陪葬。”

    “不知死活的东西。”

    季连秋话音一落,季荣的水幕一圈一圈将她困在中间,每一滴水都幻化成利剑,朝她攻击过来,季连月小小的身子在季连绝怀中一抖,声音嘶哑。

    “姐——”

    那叫声,悲痛欲绝,惨绝人寰。

    季连绝知道此时此刻不能帮,要是帮了,秋儿永远冲破不了封印。帮不得,只有死死按住怀中临近奔溃的小人儿。那女子满身傲骨,迎风而立,虽然狼狈,血色全无,清丽绝尘的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眼底的恨意浓得像化不开的黑雾,锋芒暗藏,此时此刻的她,好像全身被金色光芒笼罩,耀眼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明明纤细得好似一捏就碎,那股尊贵和高不可攀的气质,让人望而却步。

    纳兰氏咬牙,心里恨意茫茫。

    二夫人三夫人咬牙切齿的谩骂开来,虽然笑声,却也传进了季连秋的耳朵,季连若和季连水愣了愣,在她们眼里,季连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美过,气质绝尘,绝美无双。

    季连海也大吃一惊;只有季森,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严重竟是睿智和高深莫测。

    季连绝嘴角带笑,在刚才季连秋出手,他就知道了她变化了,可是现在看着她,眉目间带着宠溺的笑容,季连月窝在她怀中,眼睛血红,身子颤抖,季连秋抱着他紧了紧,眼底的色泽又深冷了一些。

    季荣闻言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不屑的冷哼,“凭你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就算刚才碰巧耍小聪明挡下他的攻击力,但是依然能看清楚,她的魔法根本不够看,这么大言不惭,亏她好意思开口威胁。

    三夫人在一边冷声道,“季连秋,你大逆不道也不怕天打雷劈,这么跟自己父亲说话,你拧断你妹妹的手,这笔帐还没算呢。”

    一说到这事儿,季连若愤恨起来,“季连秋,今日你威胁父亲,来日是不是要威胁季家?”

    “不相干的人都给我闭嘴。”季连秋眸子冷光一扫,犀利的剜在三夫人和季连若身上,两人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废物?”季连秋哈哈大笑,“若要说我是废物,那么季荣你是什么?如果我是废物,我兄弟姐妹照样儿是废物,你是大废物,季森老侯爷是老废物。我全家是废物。五十步笑百步,都是废物,说的这么客气做什么?”

    夹杂着三分嘲讽,七分冷窒的嗓音,犹如一巴掌狠狠甩在季家众人身上。

    每个人的脸色都阵青阵白,好不精彩。

    季连绝和季连月看着她,高傲如季连秋,连骂人都带着几分恣意洒脱。

    季荣面色一沉,身上的杀意浓厚了几分,他催动咒语,将元素聚拢双手,偌大的水幕升起,幻化成一道长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季连秋涌来,季连秋将季连月一把推到季连绝身上,自己则被卷到半空中。

    “姐姐——”季连月猩红的眼眶隐忍着,即便是此时,他也一颗泪水也掉不下来,他在季连绝怀中挣扎着要冲上去,季连绝抱紧他。

    季连秋笑了笑,“小月,乖乖呆在哥哥怀中,等我亲自接你,今天我季连秋要是在这里活下来,他日我定要季家陪葬。”

    “不知死活的东西。”

    季连秋话音一落,季荣的水幕一圈一圈将她困在中间,每一滴水都幻化成利剑,朝她攻击过来,季连月小小的身子在季连绝怀中一抖,声音嘶哑。

    “姐——”

    那叫声,悲痛欲绝,惨绝人寰。

    季连绝知道此时此刻不能帮,要是帮了,秋儿永远冲破不了封印。帮不得,只有死死按住怀中临近奔溃的小人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