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我全家是废物(2)

    除了在外历练未归的季连漪,人倒是齐齐亮相登场,这下马威够水准啊。

    扫视一圈将目光放在季连绝身上,季连秋眼前一亮,记忆中的大哥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举手投足优雅温润,五官如玉,凤眼潋滟;现在的大哥一身白衣偏偏而立,衬得身边一干人等仿若陪衬,不及他千分之一。

    当真是公子世无双。

    季连秋朝他笑了笑,握紧了弟弟的手,季连绝看着那姐弟两相依为命,同进退的样子心里一酸,甚至连思考都没有,跨步朝两人走去。

    四夫人纳兰氏脸色一变,“绝儿你干什么,过来。”

    季连绝和季连漪是四夫人所出,虽然她娘轩辕氏乃是季荣正妻,却比四夫人要晚进门几年,纳兰氏和季荣曾经有一段情,却不知道纳兰氏为自己诞下一个儿子,再次相遇,便将纳兰氏娶了回来。

    那时的侯府已经有二夫人和三夫人,唯差一个王妃,季荣爱纳兰氏侯府人尽皆知,但是季老太爷跟故友早年曾立下婚约,不同意季荣娶纳兰氏为正妃,所以她娘轩辕氏得以上位,过得却并不幸福。

    侯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侯爷宠妾胜过正妻。

    季连秋上下打量着纳兰氏,风韵犹存,媚态恒生,玉容如雪,是男人看见就会心软的尤物,二夫人三夫人跟她这么一比较,相差甚远,不管是气质还是气场远远不及。

    而记忆中她娘轩辕氏,绝色倾城,冷漠如霜,薄情淡漠,她不知道娘喜不喜欢季荣,却知道,季荣从来都不喜欢她娘。

    想着娘亲难产生下季连月就撒手人寰,她对季荣没有半点喜欢。

    看着纳兰氏身边的男人,俊朗风雅,只是五官生硬,威严霸气,胸前的徽章乃是紫色六星,蓝色水滴。季连秋眼睛一眯,是六星斗皇吗?而且水滴徽章之上清楚写着魔导师初级。果然是高手。

    季荣冰冷的眸子盯着曾经让季家上下为之骄傲的女儿,打量着清池苑一圈,微愣,随即挑开眼看着趴在地上昏死过去的李嬷嬷,犀利的眸光倏然一变,“季连秋,你什么态度?李嬷嬷还请不动你了是吗?”

    季连秋冷漠不语,嘴角带着几分冷笑,桀骜不驯的态度,硬生生支起自己一身傲骨。

    三夫人这时冲上前蹲在李嬷嬷面前,花容失色,眼神恶毒的盯着季连秋,随即大哭出声,“李嬷嬷,李嬷嬷你怎么了?季连秋……你怎么下的去手,李嬷嬷是我身边的老嬷嬷了,她不过是来请你去前院,你重伤她至此,你什么意思?你……你太不像话了。”

    “娘,你别生气……”季连水宽慰三夫人,蹲在一边乖巧的抚慰,那眼底一闪而逝的精光,到让季连秋捕捉个全部,或许季连水是故意让她看到的。

    季连秋微微一笑,这两人堪比演技天后,不去拿奥斯卡,绝对浪费了。

    季连绝闻言不经意的皱了皱眉,没理会四夫人,脚步不滞留的走到季连秋姐弟两身边,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这才看向哭得满脸泪水的三夫人。

    “三夫人这话说得有趣,未知事情始末,开始就想要往秋儿身上泼脏水吗?”除了在外历练未归的季连漪,人倒是齐齐亮相登场,这下马威够水准啊。

    扫视一圈将目光放在季连绝身上,季连秋眼前一亮,记忆中的大哥风度翩翩,玉树临风,举手投足优雅温润,五官如玉,凤眼潋滟;现在的大哥一身白衣偏偏而立,衬得身边一干人等仿若陪衬,不及他千分之一。

    当真是公子世无双。

    季连秋朝他笑了笑,握紧了弟弟的手,季连绝看着那姐弟两相依为命,同进退的样子心里一酸,甚至连思考都没有,跨步朝两人走去。

    四夫人纳兰氏脸色一变,“绝儿你干什么,过来。”

    季连绝和季连漪是四夫人所出,虽然她娘轩辕氏乃是季荣正妻,却比四夫人要晚进门几年,纳兰氏和季荣曾经有一段情,却不知道纳兰氏为自己诞下一个儿子,再次相遇,便将纳兰氏娶了回来。

    那时的侯府已经有二夫人和三夫人,唯差一个王妃,季荣爱纳兰氏侯府人尽皆知,但是季老太爷跟故友早年曾立下婚约,不同意季荣娶纳兰氏为正妃,所以她娘轩辕氏得以上位,过得却并不幸福。

    侯府上上下下都知道,侯爷宠妾胜过正妻。

    季连秋上下打量着纳兰氏,风韵犹存,媚态恒生,玉容如雪,是男人看见就会心软的尤物,二夫人三夫人跟她这么一比较,相差甚远,不管是气质还是气场远远不及。

    而记忆中她娘轩辕氏,绝色倾城,冷漠如霜,薄情淡漠,她不知道娘喜不喜欢季荣,却知道,季荣从来都不喜欢她娘。

    想着娘亲难产生下季连月就撒手人寰,她对季荣没有半点喜欢。

    看着纳兰氏身边的男人,俊朗风雅,只是五官生硬,威严霸气,胸前的徽章乃是紫色六星,蓝色水滴。季连秋眼睛一眯,是六星斗皇吗?而且水滴徽章之上清楚写着魔导师初级。果然是高手。

    季荣冰冷的眸子盯着曾经让季家上下为之骄傲的女儿,打量着清池苑一圈,微愣,随即挑开眼看着趴在地上昏死过去的李嬷嬷,犀利的眸光倏然一变,“季连秋,你什么态度?李嬷嬷还请不动你了是吗?”

    季连秋冷漠不语,嘴角带着几分冷笑,桀骜不驯的态度,硬生生支起自己一身傲骨。

    三夫人这时冲上前蹲在李嬷嬷面前,花容失色,眼神恶毒的盯着季连秋,随即大哭出声,“李嬷嬷,李嬷嬷你怎么了?季连秋……你怎么下的去手,李嬷嬷是我身边的老嬷嬷了,她不过是来请你去前院,你重伤她至此,你什么意思?你……你太不像话了。”

    “娘,你别生气……”季连水宽慰三夫人,蹲在一边乖巧的抚慰,那眼底一闪而逝的精光,到让季连秋捕捉个全部,或许季连水是故意让她看到的。

    季连秋微微一笑,这两人堪比演技天后,不去拿奥斯卡,绝对浪费了。

    季连绝闻言不经意的皱了皱眉,没理会四夫人,脚步不滞留的走到季连秋姐弟两身边,宽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这才看向哭得满脸泪水的三夫人。

    “三夫人这话说得有趣,未知事情始末,开始就想要往秋儿身上泼脏水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