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教训老刁奴

    季连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姐姐将那半只鸡收走,然后清理桌面,仄仄的样子着实让季连秋哭笑不得。

    转身拉起弟弟的手准备回阁楼聊天,清池苑的门被人一脚踢开,来者不善,气势汹汹。

    看到季连秋身边的季连月也在,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也未有收敛,那是三房夫人身边的嬷嬷,这失去斗魂的几年间,几房夫人身边的嬷嬷对她季连秋可问候过不少,清池苑有点价值的东西都被搬空得差不多了。

    看见那李嬷嬷趾高气昂的样子,季连秋冷讽的扯了扯嘴角,在季连月想要教训的时候拉住了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安心,自己能应付。

    季连月抿紧唇瓣,小身子紧绷,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季连秋心里一疼,这孩子强迫自己长大,在她身边,恨不得用尽全部去保护她,她觉得暖心,也发誓势必好好护他一生周全。

    李嬷嬷走到季连秋面前,既不行礼,也不问安,眼神十分不敬的看着她,“三小姐,老爷让我过来请你去大厅。”

    “啪……”

    李嬷嬷话音一落,季连秋一巴掌甩在她脸上,一点不见客气,李嬷嬷脸被打偏到一边,不可置信的看着季连秋。

    季连秋冷哼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奴才居然敢对小姐大呼小叫,李嬷嬷在侯府时间也不短了,这规矩还需要我重新教你吗?”

    季连月先是一愣,随即心里手舞足蹈的哈哈大笑,哎哟,真是太好玩了,姐姐真的变了,他刚才就想要动手的,没想到姐姐倒是不含糊,这一巴掌真是悦耳。

    李嬷嬷瞪圆了眼睛,怒气蹭蹭往上涨,扬手往季连秋脸上甩去,一边还谩骂着,“季连秋你这个贱人,叫你一声三小姐,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行礼,就你一个废物也值得我李嬷嬷给你行礼,今天就算我打死你,三夫人也会保我舍你。”

    季连月小身子气得发抖,这就是她姐姐的生活吗?失去斗魂的生活,从未有一刻,他痛恨自己小胳膊小腿,如果他是哥哥,如果他能快些长大,谁敢这么欺负他姐姐?

    一个老刁奴也敢站在他姐姐头上去。

    季家真可是做得出来。

    季连秋聚集斗气在手心,火红色的球体颜色纯正,在李嬷嬷手掌离脸半寸位置,一掌挥出去打在李嬷嬷的胸口。

    李嬷嬷怒目圆瞪,里面神色太复杂,有错愕,惊讶,恐惧,不可置信……身子高高腾起,砸出去十几米远,被她砸到的石块震碎脱落,触目惊心。

    季连月惊讶极了,握紧了季连秋的手,“姐,你是火系吗?你居然是火系。”

    季连秋揉着他的小脸蛋,坦白,“姐姐可不止这点儿上不了台面的小招,小月,来告诉姐姐,你是什么系别?”

    “姐姐我是三系,也是历练中才激发出来的潜力,水系、冰系和土系。”

    这么厉害?季连秋惊讶了一把,没想到自己弟弟也是个小天才,真是太宽慰了。

    “小月,不错嘛。”

    “不及姐姐。”季连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姐姐将那半只鸡收走,然后清理桌面,仄仄的样子着实让季连秋哭笑不得。

    转身拉起弟弟的手准备回阁楼聊天,清池苑的门被人一脚踢开,来者不善,气势汹汹。

    看到季连秋身边的季连月也在,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也未有收敛,那是三房夫人身边的嬷嬷,这失去斗魂的几年间,几房夫人身边的嬷嬷对她季连秋可问候过不少,清池苑有点价值的东西都被搬空得差不多了。

    看见那李嬷嬷趾高气昂的样子,季连秋冷讽的扯了扯嘴角,在季连月想要教训的时候拉住了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安心,自己能应付。

    季连月抿紧唇瓣,小身子紧绷,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季连秋心里一疼,这孩子强迫自己长大,在她身边,恨不得用尽全部去保护她,她觉得暖心,也发誓势必好好护他一生周全。

    李嬷嬷走到季连秋面前,既不行礼,也不问安,眼神十分不敬的看着她,“三小姐,老爷让我过来请你去大厅。”

    “啪……”

    李嬷嬷话音一落,季连秋一巴掌甩在她脸上,一点不见客气,李嬷嬷脸被打偏到一边,不可置信的看着季连秋。

    季连秋冷哼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奴才居然敢对小姐大呼小叫,李嬷嬷在侯府时间也不短了,这规矩还需要我重新教你吗?”

    季连月先是一愣,随即心里手舞足蹈的哈哈大笑,哎哟,真是太好玩了,姐姐真的变了,他刚才就想要动手的,没想到姐姐倒是不含糊,这一巴掌真是悦耳。

    李嬷嬷瞪圆了眼睛,怒气蹭蹭往上涨,扬手往季连秋脸上甩去,一边还谩骂着,“季连秋你这个贱人,叫你一声三小姐,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行礼,就你一个废物也值得我李嬷嬷给你行礼,今天就算我打死你,三夫人也会保我舍你。”

    季连月小身子气得发抖,这就是她姐姐的生活吗?失去斗魂的生活,从未有一刻,他痛恨自己小胳膊小腿,如果他是哥哥,如果他能快些长大,谁敢这么欺负他姐姐?

    一个老刁奴也敢站在他姐姐头上去。

    季家真可是做得出来。

    季连秋聚集斗气在手心,火红色的球体颜色纯正,在李嬷嬷手掌离脸半寸位置,一掌挥出去打在李嬷嬷的胸口。

    李嬷嬷怒目圆瞪,里面神色太复杂,有错愕,惊讶,恐惧,不可置信……身子高高腾起,砸出去十几米远,被她砸到的石块震碎脱落,触目惊心。

    季连月惊讶极了,握紧了季连秋的手,“姐,你是火系吗?你居然是火系。”

    季连秋揉着他的小脸蛋,坦白,“姐姐可不止这点儿上不了台面的小招,小月,来告诉姐姐,你是什么系别?”

    “姐姐我是三系,也是历练中才激发出来的潜力,水系、冰系和土系。”

    这么厉害?季连秋惊讶了一把,没想到自己弟弟也是个小天才,真是太宽慰了。

    “小月,不错嘛。”

    “不及姐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