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第434章 希望他不要对自己好

    沐子兮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忽然禽兽了,她已经这么累,再也不堪他摧残了。

    “不用不用,那丫头就是这样的脾气,一会儿就好了,我回去睡。”她说着,就想起来,他却还扣着她,没让她动。

    “总是这么让着她?”他皱着眉问。

    想着她总被向小燕欺负,他莫名的有些烦躁。

    “也没有,姐妹之间不就是这样的吗?顾先生,放开我吧,我要回去了,您不也要去看看夫人吗?”这回顾千城放开了她。

    沐子兮坐直身体,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才站起身。

    走过来的时候腿就酸软的厉害,这会儿在椅子上躺久了,竟抽筋了,还没走出两步,腿就一酸,整个人就往路旁边的紫丁香树栽过去了。

    就在她以为她会摔的很狼狈的时候,却又一次落入一个温暖而结实的怀抱。

    她还有些惊魂未定,手下意识地搂住了他脖子。

    他则任她搂着,手臂把她的腰更搂紧了些,另一手搂住她的腿弯,沉默着抱起她,大步往主宅的方向走去。

    进了主宅的门,门边的两个安保员有些惊讶顾千城亲自抱沐子兮进来。

    路上沐子兮已经说过了几次,她没事,放她下来她自己能走。顾某人始终酷酷的,不说话,直接把她抱进来。

    这时沐子兮被偷偷地注视着,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把头埋进顾千城的胸膛。

    顾千城倒自然的很,也忘记了他的大男子主义,没觉得抱他的女人有什么不妥的。

    沐子兮被他抱进了他的卧室,还算温柔地放到床上,随即他拨了个电话给管家,吩咐他去医生那里拿一些活络油来。

    管家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把活络油给顾千城送到了。

    等管家关上门离开,顾千城看了看沐子兮的衣服,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脱!”

    “您不是,不是要我在这里擦活络油吧?”沐子兮有些局促地问。

    “脱!”他臭着脸,又加重了语气,心想,我可没帮女人干过这种活,你最好少说话。

    沐子兮可没想到他打算亲自给她擦,就算知道,她也有点儿不敢让他擦。这万一他擦着擦着忽然有想法了,她恐怕就不只是腿抽筋那么简单了吧。

    “顾先生,谢谢,不过我还是拿回去自己慢慢擦,或者让小燕帮我擦。”沐子兮脸上堆着笑,小声说道。

    “脱!”他不耐地皱起了眉,好吧,沐子兮只有屈服了。

    人家是好心啊,可不能浪费了他难得的善良,那等于是给自己找麻烦。

    沐子兮只好把裙子撩起一点点,把丝袜给脱了。

    “全脱了,一 丝 不 挂躺到床上去!”顾千城又命令一声,真有些弄不懂为什么这女人一下子这么笨了。

    她只是腿抽筋,有必要一 丝 不 挂吗?

    沐子兮羞窘的一脸通红,却又不敢违抗某人的命令,只好听话照办。

    好在背对着他脱,他也没反对,待她真的按照他说的标准脱完了,老老实实地躺上床,她才领会到他是要亲自帮她擦药。

    她想说,其实我可以自己来,不过看他那一张臭脸就知道,他不许她说一个不字。

    虽然他这么照顾她,让她心里甜丝丝的,忍不住觉得温暖,可是这么样什么都不穿躺在他眼皮子底下,她还是觉得别扭极了。

    他伸出大手给她翻了个身,让她俯卧在床上,而后在她柔白光滑的后背上倒了些活络油,轻轻的推开。

    沐子兮长这么大,何时得到过这样的照顾?后背的放松让她全身都觉得无比舒适,更舒适的却是内心。

    顾千城啊顾千城,你知不知道我有时候希望你别对我这么好,我怕我真的会爱上你,爱的忘记我是谁,你是谁。沐子兮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忽然禽兽了,她已经这么累,再也不堪他摧残了。

    “不用不用,那丫头就是这样的脾气,一会儿就好了,我回去睡。”她说着,就想起来,他却还扣着她,没让她动。

    “总是这么让着她?”他皱着眉问。

    想着她总被向小燕欺负,他莫名的有些烦躁。

    “也没有,姐妹之间不就是这样的吗?顾先生,放开我吧,我要回去了,您不也要去看看夫人吗?”这回顾千城放开了她。

    沐子兮坐直身体,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才站起身。

    走过来的时候腿就酸软的厉害,这会儿在椅子上躺久了,竟抽筋了,还没走出两步,腿就一酸,整个人就往路旁边的紫丁香树栽过去了。

    就在她以为她会摔的很狼狈的时候,却又一次落入一个温暖而结实的怀抱。

    她还有些惊魂未定,手下意识地搂住了他脖子。

    他则任她搂着,手臂把她的腰更搂紧了些,另一手搂住她的腿弯,沉默着抱起她,大步往主宅的方向走去。

    进了主宅的门,门边的两个安保员有些惊讶顾千城亲自抱沐子兮进来。

    路上沐子兮已经说过了几次,她没事,放她下来她自己能走。顾某人始终酷酷的,不说话,直接把她抱进来。

    这时沐子兮被偷偷地注视着,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把头埋进顾千城的胸膛。

    顾千城倒自然的很,也忘记了他的大男子主义,没觉得抱他的女人有什么不妥的。

    沐子兮被他抱进了他的卧室,还算温柔地放到床上,随即他拨了个电话给管家,吩咐他去医生那里拿一些活络油来。

    管家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把活络油给顾千城送到了。

    等管家关上门离开,顾千城看了看沐子兮的衣服,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脱!”

    “您不是,不是要我在这里擦活络油吧?”沐子兮有些局促地问。

    “脱!”他臭着脸,又加重了语气,心想,我可没帮女人干过这种活,你最好少说话。

    沐子兮可没想到他打算亲自给她擦,就算知道,她也有点儿不敢让他擦。这万一他擦着擦着忽然有想法了,她恐怕就不只是腿抽筋那么简单了吧。

    “顾先生,谢谢,不过我还是拿回去自己慢慢擦,或者让小燕帮我擦。”沐子兮脸上堆着笑,小声说道。

    “脱!”他不耐地皱起了眉,好吧,沐子兮只有屈服了。

    人家是好心啊,可不能浪费了他难得的善良,那等于是给自己找麻烦。

    沐子兮只好把裙子撩起一点点,把丝袜给脱了。

    “全脱了,一 丝 不 挂躺到床上去!”顾千城又命令一声,真有些弄不懂为什么这女人一下子这么笨了。

    她只是腿抽筋,有必要一 丝 不 挂吗?

    沐子兮羞窘的一脸通红,却又不敢违抗某人的命令,只好听话照办。

    好在背对着他脱,他也没反对,待她真的按照他说的标准脱完了,老老实实地躺上床,她才领会到他是要亲自帮她擦药。

    她想说,其实我可以自己来,不过看他那一张臭脸就知道,他不许她说一个不字。

    虽然他这么照顾她,让她心里甜丝丝的,忍不住觉得温暖,可是这么样什么都不穿躺在他眼皮子底下,她还是觉得别扭极了。

    他伸出大手给她翻了个身,让她俯卧在床上,而后在她柔白光滑的后背上倒了些活络油,轻轻的推开。

    沐子兮长这么大,何时得到过这样的照顾?后背的放松让她全身都觉得无比舒适,更舒适的却是内心。

    顾千城啊顾千城,你知不知道我有时候希望你别对我这么好,我怕我真的会爱上你,爱的忘记我是谁,你是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