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第322章 谁才是你的爱人

    “嗯……嗯……啊……”沐子兮忍也忍不住,晃动中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承受不了了一般的呻 吟。

    “还敢吗?”他冷着声音问她。

    “不,啊,不,不敢了。”沐子兮低低地认错声也被他撞碎。

    原来他只是这样罚她,也是她难以承受的,实在他过于强大,每一次彻底的深入都让她觉得好像要把她贯穿了。

    即使是这样,她的身体还是起了奇妙的变化,慢慢的她的身体开始湿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仅仅是感觉到痛,在胀痛之中还夹杂着快 感,这让她不知所措,又羞愤不堪。

    他突然停下了动作,把她从床上抱起,稳稳托着她弹性十足的臀瓣,让她离的他很近很近。

    “谁是你爱人?”他盯着她的眼睛问。

    沐子兮被他的问题问的怔住了,在她心里始终觉得向皓然应该是她的爱人。

    假如向皓然没有过世,他们一定会结婚,那他就会是她唯一的男人,也会是她爱人。

    即使现在他已经过世,即使她没有机会做向皓然的爱人,可她也不想亲口承认别人是她爱人,身体已经沦陷了,心绝对不可以。哪怕是心也保不住了,但她死都不想承认。

    她咬着唇,别开脸,不说话,倔强的模样让顾千城爱,也让他恨。

    他胯间一动,她又一次感受到就像要被顶穿。

    运动中,他带着她来到穿衣镜前。

    “看着镜子。”他冷声命令,沐子兮紧咬着嘴唇,很是觉得羞辱,但又明白必须要看,就像上次一样。

    她看到镜子中,他的分身撑进她的身体,他是故意的,动作很慢,让她看的真真切切。

    “看到了吗?谁在占有你的身体,谁就是你爱人。”

    这一刻,他变的很陌生,会肆无忌惮地蹂躏她,折磨她。

    不过这一刻,她心里却是好受的,因为她不用总是担心会爱上他。有时候她甚至会希望他对她坏一些,更坏一些,她就可以不陷入他的情网。

    这一晚沐子兮再次领教了顾千城的体力以及高超的技巧,他时而粗暴,时而温柔的厮磨,她的身体好像不被她自己主宰,只能交给他,任由他处置。

    一会儿是痛苦,一会儿是销 魂蚀 骨的美妙。她体验了高 潮,也体验了胀痛。

    一直到破晓,他才放过她,这期间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几个回合的交锋了。

    他把被子扔在她身上,自己去冲了澡,没睡觉,直接打开电脑办公。

    以为把这个女人弄的起不来床,他就可以不生气了。可她并没有承认他是她爱人,他还是很气恨。

    不想被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牵动着神经,他把自己放逐在工作中,不去搂她,不去抱她,忽略她的存在。

    爱人?他嘲讽地牵起了唇角。

    他竟会渴望一个女人自己承认,他是她爱人。

    顾千城,你不是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爱情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吗?为什么现在强迫人家说爱你。

    因为知道她心里有别人,忘不了别人,所以要征服吗?“嗯……嗯……啊……”沐子兮忍也忍不住,晃动中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承受不了了一般的呻 吟。

    “还敢吗?”他冷着声音问她。

    “不,啊,不,不敢了。”沐子兮低低地认错声也被他撞碎。

    原来他只是这样罚她,也是她难以承受的,实在他过于强大,每一次彻底的深入都让她觉得好像要把她贯穿了。

    即使是这样,她的身体还是起了奇妙的变化,慢慢的她的身体开始湿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仅仅是感觉到痛,在胀痛之中还夹杂着快 感,这让她不知所措,又羞愤不堪。

    他突然停下了动作,把她从床上抱起,稳稳托着她弹性十足的臀瓣,让她离的他很近很近。

    “谁是你爱人?”他盯着她的眼睛问。

    沐子兮被他的问题问的怔住了,在她心里始终觉得向皓然应该是她的爱人。

    假如向皓然没有过世,他们一定会结婚,那他就会是她唯一的男人,也会是她爱人。

    即使现在他已经过世,即使她没有机会做向皓然的爱人,可她也不想亲口承认别人是她爱人,身体已经沦陷了,心绝对不可以。哪怕是心也保不住了,但她死都不想承认。

    她咬着唇,别开脸,不说话,倔强的模样让顾千城爱,也让他恨。

    他胯间一动,她又一次感受到就像要被顶穿。

    运动中,他带着她来到穿衣镜前。

    “看着镜子。”他冷声命令,沐子兮紧咬着嘴唇,很是觉得羞辱,但又明白必须要看,就像上次一样。

    她看到镜子中,他的分身撑进她的身体,他是故意的,动作很慢,让她看的真真切切。

    “看到了吗?谁在占有你的身体,谁就是你爱人。”

    这一刻,他变的很陌生,会肆无忌惮地蹂躏她,折磨她。

    不过这一刻,她心里却是好受的,因为她不用总是担心会爱上他。有时候她甚至会希望他对她坏一些,更坏一些,她就可以不陷入他的情网。

    这一晚沐子兮再次领教了顾千城的体力以及高超的技巧,他时而粗暴,时而温柔的厮磨,她的身体好像不被她自己主宰,只能交给他,任由他处置。

    一会儿是痛苦,一会儿是销 魂蚀 骨的美妙。她体验了高 潮,也体验了胀痛。

    一直到破晓,他才放过她,这期间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几个回合的交锋了。

    他把被子扔在她身上,自己去冲了澡,没睡觉,直接打开电脑办公。

    以为把这个女人弄的起不来床,他就可以不生气了。可她并没有承认他是她爱人,他还是很气恨。

    不想被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牵动着神经,他把自己放逐在工作中,不去搂她,不去抱她,忽略她的存在。

    爱人?他嘲讽地牵起了唇角。

    他竟会渴望一个女人自己承认,他是她爱人。

    顾千城,你不是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爱情那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吗?为什么现在强迫人家说爱你。

    因为知道她心里有别人,忘不了别人,所以要征服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