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一通越洋报丧电话让宿琪从圣彼得堡回国,隔天在宿家见到了乔斯楠的未婚妻。那个女人说:“琪琪,好久不见。”宿琪却问她:“我是叫你大嫂还是二嫂?”“……”五年前宿寄国的一个错误决定,让他的一双儿女远走天涯,更让豺狼之心的乔斯楠霸占了她的家,染指了她哥的女人。她对乔斯楠有恨,更有…宿寄国说:“琪琪,只要你愿意去接触一下陆家小开,我会给你哥20 %的股份。”“原来这才是你们让我回国的原因。”宿琪点点头。★一场不得不去的相亲宴,一个不能不周/旋的妖孽男人。包厢门开,宿琪站起身:“陆先生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叫宿琪。”幽暗光线看不清门口那人,只觉得身量颀长,一步一步朝她走来。“腰围多少?”话落,烟盒扔在桌上。宿琪懵:“什么?”男人拎开椅子,坐下:“来之前,都不了解一下金主的喜好吗?”宿琪转身走人,但没过两秒她又笑着回来:“也对,怀龙种这种机会谁不想要?”“那也要看我愿不愿意交货。”点上烟后,男人抽着烟打量她。 ★宿琪放弃了和宿寄国的交易。一个月后的婚礼上,她执酒杯祝福新人。“第一杯敬你温柔多情笼络我心;第二杯敬你片叶不沾随时脱身;第三杯敬你深情厚爱赢得她心。我干杯你随意。”此话一出,所有人震惊。乔斯楠脸色青灰:“琪琪,你喝醉了!”她转身便走进大雨里,十米开外,陆安森的车跟上。车内,男人说:“撞她。”司机大吃一惊:“小陆先生?”“我的话你听不懂?”在乔斯楠婚后风光无限的晋升为人上人时,有媒体拍到小陆先生每日深居简出的去医院探病。两个月后,小陆先生用一场轰动全城的婚礼迎娶了他的太太。传言,小陆太太没有带任何嫁妆,只有一纸婚后三不协议:不同房、不同床、不干预彼此隐私。但新婚当晚,她却汗湿一条睡裙,陆安森却说:“疼就疼吧。”“你混蛋!”★ 陆安森喜欢她很久,为她的微微一笑等了很久,但他放不下矜持,在每一个与她吵架后的夜,他总习惯懒懒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喝的有点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