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如果说易瑾是言优沦陷痛苦的深渊,那墨以深,就是言优生命里雨后天晴的暖阳。初次见到她,墨以深便知道,世界上是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无需多言,她的存在就足以惊醒他所有的感觉。墨以深抑制心底的激悦,斜睨言优,语气客套:“我很好,多谢关心。”他的淡然,令言优觉得委屈:“墨以深,我大老远跑过来就为了看你有没有出事,你难道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哦?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当我自作多情,我就不该来这的。”言优红了眼眶说完转身就走。后背一暖,耳边传来男人沉沉的低笑:“你怎么那么没有耐心?说出来又不会少块肉。”言优挣扎:“滚开。”墨以深双臂束缚的更紧,在她耳边低喃:“好,带着你一起滚。”